给你所爱的人自由

“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自由。”
阳光确实是样好东西,还带有超越性,西人说,阳光照好人也照坏人。泰戈尔说,像阳光一样去爱,时刻都包围着她,却不会困住她。
有意思的是这书结尾的一句,云:如果你不爱一个人,也给他自由。整本书也就注意到这样一些,有搜到前言的部分,看起来也是谈如何去爱的文字。待会儿全数放到后面。
只是这以爱的名义而“给”自由的说法,或者又是以“自由”的名义而让人如此这般付出爱,无论哪种,始终不能全盘接受。这样的“给”也是无可奈何之举吧,若是能换来爱,我宁可不要自由,而真正的自由,是与任何一种牵挂都根本上矛盾的,爱则尤甚,你爱着一个人,必然有所期待,有所求,不管藏得多么深,忍的多么痛;你爱着一个人,必然也无法让自己自由。所以,如果是相爱的两人,始终也是两人,命运能多大程度连接在一起,取决于决心也取决于环境,可各自的“自由”当是深受对方所限了,可是有了爱,还要自有做什么呢?

前言

你若爱她,让你的爱像阳光一样包围她,并且给她自由。

——泰戈尔

一个人被人爱是幸福的。

婴儿躺在妈妈的怀里,那是他最温暖,最安全,最舒适的地方。小学生回家,有关心他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在门口张望。他也许不懂得这份爱的可贵,但一旦他流落在街头,像安徒生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姑娘,一定会感到被人爱有多幸福。

夫妻相爱,有一个家,那是一个温暖的地方,是一个避风港。彼此的爱把世上的嘈杂隔绝在外,一旦失去一方,和未亡人作伴的是凄凉和孤独。

在抵抗侵略的战争中,一位战士在战壕里受了伤,只要他有战友的支持,就有胜利的希望。同胞们的爱,同仇敌忾的意志,会给他无穷的力量。他愿用生命来回报祖国对他的爱。

爱是幸福的源泉,是力量的源泉,是家庭和社会的粘结剂。可是如果爱的方法不对头,爱也可能带来怨恨,甚至带来悲剧。这是多么可悲啊,幸福和力量的源泉怎么会变成了怨恨的呢?

这样的例子一点也不少见。父母要子女学工科,可是子女想要学文科;父母要子女寻找符合他们标准的对象,但是子女另有所欢。特别是牵涉到恋爱等感情强烈的问题,冲突可能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最后酿成悲剧。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今天还不断在重演。更多的是因为婚姻观点不同,闹到父子母女反目成仇。父母爱子女并没有任何私心,都是为了子女能过上好日子。可是事与愿违,谁能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对一切人都不利的结果呢!

就拿婚姻作例子,父母的眼光未必永远是对的。当然子女也未必都对。但侵犯别人的自由永远是错的。父母干涉子女的婚姻,用一个未必正确的理由去做一件一定是错的事,结果多半是很糟糕的。

夫妻之间的关系,亲热当然是不错的,但不能没有彼此的尊重,中国古训要求夫妻相敬如宾。许多夫妻关系的恶化,正因为缺少了彼此的尊重,说话不加考虑,伤害了对方的自尊心,三言两语,小误会发展成大矛盾,最后只好分手。

彼此尊重不可少,尊重什么?尊重对方的自尊心。如何才算尊重了对方的自尊心?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不妨碍对方的自由。父母为什么会干涉子女的自由?因为父母总认为子女比自己低一等,管子女是天经地义的事。所谓管,就是限制人的自由。可以说,干涉人的自由和不尊重人是同意语,反过来也是对的。尊重别人一定不会去干涉人的自由,很少有子女干涉父母自由的事,因为子女总认为父母是应该被尊重的,所以尊重人,确切地讲,就是给人以自由。

政府是为老百姓管理公共事务的,人民政府更是爱人民的。如何爱法?就是不干涉他们的自由。政府出于好心,恐怕百姓学了坏,互相传播坏思想,走火入魔,害了自己,有时候要提出各种劝告,干涉他们的自由。其实,作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成年人,自己知道如何保护自己,不用别人过度操心。把自己的好恶是非强加于人,不但不受欢迎,反而产生出怨恨情绪。正好像父母之管子女一样,本来是一片好意,可是往往好心办了坏事,结果却适得其反。

在经济活动中干涉人们的自由也是有害的。前几年曾经争论过是否要发展啤酒的问题。有入主张限制啤酒业的发展,因为啤酒业每年要消耗大量粮食;如果增加啤酒的生产,势必将减少粮食的消费。这样的理由听起来似乎是合理的,但是它干涉了人们选择的自由。也许这些建议者会在自己喝啤酒的时候,啃一口馒头来代替,但对于绝大多数的消费者而言,馒头是不能代替啤酒的。这一建议之所以错误,就是因为干涉了人们消费选择的自由。至于爱吃肥肉的人强叫别入也吃肥肉,爱抽烟的人强叫别人也抽烟,显然都是不对的。个别地方还有强行劝酒的习惯,也是极不受欢迎的陋习。

我国的经济改革取得了非常伟大的成功。我们自己身在其中并不感觉。可是许多外国朋友,尤其是经济转型的国家,对我们的成功非常羡慕。改革成功的基本经验是什么?无非是扩大了人民选择的自由度。过去一般百姓不可以坐飞机,不可以坐软席卧铺,现在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过去不许可农民进城谋职,现在限制放宽了许多;过去不能辞职自谋职业,现在可以到国外去干活。我国的经济活力主要来自百姓的活动自由度的增加。当然和发达国家比,自由度还不够。自由度越大,人才施展的机会越多,人才被埋没的机会越少。世界银行等机构专门研究过经济自由度和经济发达水平之间的关系,得到的结论是,自由度高的国家发达水平也较高。

有人把自由理解为为所欲为。这是很大的误解。恰好相反,自由是不干涉别人的自由。要理解这一点,必须认识到,自己既是自己,又是他人的别人。从全社会来看,自己跟别人是没有区别的。如果每个人都不干涉他人的自由,这意味着每个人都生活在无人干涉其自由的环境中,这样全社会岂非得到了最大的自由?自由的敌人正是少数企图干涉他人自由的人,在肆意侵犯他人的自由。

在有阶级的社会中,特权阶级就是常常干涉别人自由的人。他们拥有一般人所不具备的特权,由于成文的或不成文的规定,特权者的自由比一般人的自由更多。他们的额外的自由是靠着牺牲他人的自由而得到的,这显然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在消灭了特权阶级的社会里,人与人是平等的,任何人都不能侵犯他人的自由,包括父母、夫妻、老师、和官员。但是政府必需有权威,这不是特权,而是管理公共事务所必须的。当然政府的权威是用于保卫人民的基本权利的,可不能用来无端地侵犯人们的自由。

取消了能侵犯他人自由的特权,每个人的自由就自然存在着,用不着再去争取。我们所追求的社会就是人人平等,没有特权的社会,也是每个人享有充分自由的社会,所以自由不是任何人恩施的。虽然当今特权正在消亡,但由于对爱的误解,往往发生对他人自由的侵犯。所以我要呼吁: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

在国际关系中,彼此尊重,不干涉他国的自由,同样是不可动摇的原则,当然这个自由是以不侵犯别国的自由为限。我们讨厌霸权主义的干涉,我们自己也不应对别的国家限制其自由,规定其选择。世界上的许多争端正是因为国家之间试图用特权去干预纯属别国主权范围内的事。中国永远不称霸,就是不强加于人,不干涉他国的自由,尊重他国的主权和自由。

不论从家庭,社会,还是国际的范围里来看,一个人的自由并不需要以减少他人的自由为代价,所以自由可以成为人的基本权利。从社会的角度看,它是没有代价的,社会并不为此而有所损失,但使得它的成员得到了所希望的东西。有些人并不懂得自由的重要性,对自己所爱的人侵犯他们的自由,造成了许多人间悲剧。所以我们要再次呼吁:给你所爱的人以自由。

全书精华摘录

侵犯别人的自由永远是错的

用一个未必正确的理由去做一件一定是错的事,结果多半是很糟糕的。

彼此尊重不可少,尊重什么?尊重对方的自尊心。如何才算尊重了对方的自尊心?最简单的解释就是不妨碍对方的自由。

干涉人的自由和不尊重人是同意语,反过来也是对的。

改革成功的基本经验是什么?无非是扩大了人民选择的自由度。

自由是不干涉别人的自由

自己既是自己,又是他人的别人。从全社会来看,自己跟别人是没有区别的。

自由的敌人正是少数企图干涉他人自由的人,在肆意侵犯他人的自由。

在有阶级的社会中,特权阶级就是常常干涉别人自由的人。

额外的自由是靠着牺牲他人的自由而得到的

取消了能侵犯他人自由的特权,每个人的自由就自然存在着,用不着再去争取。

一个人的自由并不需要以减少他人的自由为代价,所以自由可以成为人的基本权利。它是没有代价的,社会并不为此而有所损失,但使得它的成员得到了所希

望的东西。

中国之所以穷,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即缺乏人与人平等的人权思想。

人人都可以享受,而且不会引起冲突的权利,就叫人权。

人权用不着去刻意追求,只要取消了特权,人权便自然来到。

道德以利他为前提,结果是利己,所谓“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交换以利己为前提,结果是利他,所谓“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市场经济更需要道德约束的主要原因就是:道德约束比法律约束的成本更低而效率更高。

法律是代价高昂的奢侈品,最好的状态是存而不用;道德是物美价廉的润滑剂,时时刻刻在协调着人与社会。

人人都可以享受,而且不会引起冲突的权利,就叫人权。特权是只有少数人可以享受的权利。

没有特权就是人权。所以人权用不着去刻意追求,只要取消了特权,人权便自然来到。

权利不能够买卖,因此权利不是商品。

权利的均等保证了起点的平等,而市场机制则导致了终点的不平等。前者保证平等,后者保证效率。

在一个市场力量比较弱,等级观念残余影响比较强的社会,社会内物质资源的使用并不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人在金钱面前并不平等。

一个人的命运必然同时受到三种机制的摆布,即基本权利、市场机制和特权。

特权的享有和分配是互相排斥的,但人的基本权利是不具有排它性的

在平等自愿基础上的交换不是损人利己,而用行政权力对市场约束却是贪污的根源。因为实施或不实施某一约束,会有不同的经济后果,人们就会用钱来沟通权力。

地方保护主义的一种主要表现就是歧视性限制,这种规定是从局部利益出发,用损人利已的手段获取利益。歧视性规定一般都会遭到对方报复,其结果是彼此都受到损害。

局部利益损害集体利益,最后使自己的局部利益也受损

这一信条特别高超的地方是,它告诉人不要做什么,而不是应该做什么。它是从消极的一面叙述了人的道德守则。

拥有特权的人不但“己所欲、施于人”,而且己所不欲也施于人。

从反对恐怖主义出发,最后自己变成了恐怖主义者,也是因为把“己所欲,施于人”推行得过了头。

只要起点公平,各人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终点就一定是不一样的。强求终点的公平实际上对优秀人物是不公平的,所以承认终点不平等是有利于社会进步的。

真正的公平既非起点的公平,也非终点的公平,而是竟争规则的公平。

为什么这样大范围内的错误不能被认识和被纠正?因为它是以某种更高的原则伪装起来的。

神学的危害不是引起残酷的冲动,而是给这些冲动以自称是高尚的道德准则的许可,并且赋予那些从更愚昧更野蛮的时代传下来的习俗以貌似神圣的特性。

一个国家如果不能保障少数人的基本权利,最后也不能保护国家的主席。民主的精神不光在于少数服从多数,更重要的还在于少数人的权利必须受到尊重。

他们往往有极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有超脱于当时世俗观点的洞察力,因而很容易成为歧视政策集中攻击的目标。他们不但受到统治者的摧残,而且也往往得不到群众的理解。一旦群众被“发动”起来,首先被群众出卖的就是这些实际上代表群众利益的出头椽子。

强求结果的平等必然伴随着强制剥夺现象,又产生了新的不平等。

在一个实施强制剥夺的社会内,关于什么是公平的解释,往往是存在争议的;在这种争议中有权对此作出解释的人必定要占上风,连执行强制剥夺政策的人也会跟着与众不同。

在追求结果平等的社会内,一般仍旧存在着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不平等,即权势的不平等,以及由于权势不平等所引起的物质不平等。结果平等的政策相当于在百米赛跑时要求所有的选手同时到达终点。这种规则的游戏非但使得所有的选手都提不起劲儿来,就连旁观者也会觉得没有意思了。

处理具有平等对称地位的社会成员之间的利害关系时,公平是唯一合理可行的道德原则,损人利己和损己利人既不可取,又不可行。但在日常生活中,由于普遍存在着的人和人地位、条件和处境的不对称,舍己为人成为谐调社会活动的高尚的而且是必要的道德原则。

我们最应该避免的是作出这样的决定:在设计一个社会制度的时候,规定了一系列牺牲个人利益、照顾他人利益的法律、政策、条文等等,可在日常的待人接物中却人人寸利不让,提倡无情的斗争,引起生活中的摩擦,不愉快,造成一个冷漠、缺乏同情的社会。

把制度设计建立在人人有权追求自身利益的基础上,意味着首先就得承认个人或集团之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相互作用,都受到各自追求利益的动机的驱使。因此任何个人或集团都要受到利益上的制约,没有人可以例外,因为不受制衡的个人或集团必将损害别人的利益。

价值的观念不适用于生命。

道德常常能填补智慧的缺陷,而智慧却永远填补不了道德的缺陷

金钱万能的确切意义应该是:钱是市场上通用的交换手段,用钱可以在竞争的市场上购到任何一种商品,而不附有其他限制条件。

钱的万能性也可理解为金钱面前人人平等,身份和地位在市场交换中不起作用。

货币出现之后,无权而有钱的人进入了特权阶层的消费领域,金钱冲击了特权。带贬义的“暴发户”就是出于对新进入的消费者的敌视称呼。

不让有钱的人有势,不让有权的人捞钱

经济学证明了竞争性的市场制度能最有效地利用资源,结果是市场制度促使社会财富空前的增长,同时将人们分成了富人和穷人,有资本阶层和无资本阶层。
一旦由于任何一种理由让权力进入了市场,权力就可以与金钱交换,这是一切市场出毛病的起始点。

我们要防止的是有钱的人有势和有权的人借权弄钱。

市场制度的基础是人权。

没有特权就是人权

现今世界上凡是人权比较被尊重的地方,市场制度都比较健全;人权被破坏的地方都没有市场制度。

人权是人人都可以拥有而不会发生彼此冲突的权利;特权则是只能少数人拥有,否则就会引起冲突的权利。

自由主义理想是一种个人修养,每个人都不要干涉他人的自由。当每个人都生活在没有人干涉他自由的环境中时,每个人都得到了最大的自由。这就是自由主义的理想。

人权是没有义务的权利

人权是天赋的,所以它不能被剥夺。

无论一种理论看来起多么言之成理,如果它违背了人权不可被剥夺的最基本的原则,这种理论应该被视为有害且错误的。

对坏人惩罚过度,自己也变成了坏人了

在一个缺乏人权安全的结构中,人人都将变得阴险毒辣。这不是由于这些人心计不良,而是环境和制度造成的。

计划经济是非常诱人的一种制度,它将永远有无穷的魅力,不断地诱惑人们去接近它。

我们必须放弃这样一种幻想,即我们能够经由审慎的思考而创造人类的未来。

自由主义隐含的意思是一个群体中没有任何享有特权的人,他有权为了自己的自由而妨碍别人的自由。所以反对自由主义的人必定是赞成特权的人,不论他赞成的目的是什么

用等价类的概念理解自由主义,可以使我们明白在群体中保证每人都享有最大限度的自由的方法是每人的自由不可越过一界限,此界限在于不干涉他人同样的自由。

信奉自由主义的人应该做到的个人修养包括:

尊重他人自由发表意见的权利,并努力捍卫这种权利,除非这种意见是唆使他人侵犯别人自由。

不把自己的主张强加于人,即使这种主张出自善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在征得同意的条件下,慎施于人。

不歧视任何人,不论是由于肤色、信仰、民族、社会地位、财富、学识的区别。

自由主义经济学是一种反对政府管制的经济学

试比较专制独裁和自由主义,前者只要有足够的武力,注定是会成功的;而后者却不能勉强任何人,只能等待别人自己的觉悟。

权势的不平等,阻碍了平等自愿的交换。

市场制度建设中的第二个障碍是市场规则难以被确立。

在调整传统道德使其适应市场制度时,很容易走偏。

道德就是这样产生的。它要求每个人在公共秩序方面遵守规则,最终他本人也能享受到别人或全社会为他提供的道德服务。

商业交换同时有着两种截然不同的动机在起作用:交换本身是受自利动机的驱动,人们做生意都是为了赚钱,这是完全正当的;同时做生意必须遵守市场规则,这是受道德约束限制的,它是反自利的。一个成熟的市场体制最根本的特征是自利动机和道德约束协同作用。每个人都受周围环境的熏陶,懂得哪些场合下应该自利,哪些场合下应该受道德约束。

其理想是在一个地域内人人平等,在政治上有同样的发言权,在经济上有同样的分配权,而且人与人之间相互尊重,通过合作走向繁荣。

交换是所有权的交换,没有了所有权的保障便不可能有交换。有了所有权便会有贫富之分,贫富之冲突便不可避免。

全民所有制必定采用计划经济,那里没有价格,但是有分工。一个没有价格的分工社会,使得分工不能发挥比较优势,可能发挥了比较劣势

教育的普及,出生率的降低,资本产出系数的提高,都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现象,而并非发展的原因。

最大的浪费是计划中的浪费

如果所有权不明确,不牢靠,通过交换得益还不如通过巧取豪夺得益来得方便。尤其如果对手是一个弱者的话,更没有必要去交换了。

经济制度是人们取得可交换的物质享受(通过或不通过货币)的规则。

中国改革的最终目标是:让人们的一切收入都通过要素市场得到;非要素得到的收入越多,则从要素市场得到的分配就越少。

他们陷入了长时期的经济停滞,因为非要素收入的渠道已经制度化,既得利益集团形成了强大的政治力量,任何制度创新都会遭到强有力的抵制。

以后凯恩斯提出来,在萧条情况下百姓不敢花钱,要由政府搞项目来扩大花钱,不论用于投资或政府的消费,都可以使萧条转向繁荣;只有全社会的投资意愿不足,因而发生萧条的情况下,消费才有助于经济增长。

未来社会的基本矛盾仍将是有限资源与无限欲望的矛盾。这个矛盾不可能彻底化解,而只可能设法缓和,其办法是高效率地使用一切资源,避免浪费。

只有生产方希望获得最大利润和消费方希望获取最大效用(不大精确的意思相当于用最少的钱买最满意的商品)的动机下,通过市场竞争和讨价还价达成能使供需均衡的价格协议,然后此价格进而指导生产者降低成本,指导消费者增加效用(相当于使用价值),社会才能避免资源的浪费,人们才会有富裕的生活。

价格是利益对立的产物,乌托邦思想希望消除社会内利益对立,可是果真如此的话,同时也消除了产生价格的机制。一旦失去价格,社会将发生资源的浪费。

所有的个人都以利己为动机从事经济行为,在公正律的支配之下经由看不见的手引导,走向私利和公益的和谐一致

他所说的生产关系基本上就是经济制度。的确,一切经济欠发达的国家都在经济制度上存在严重缺陷。

什么是国力的基础?我认为答案应该是用道德维系的市场制度。

其实,百姓关心的只是人权,他们并不关心民主。

最重要的改革是政治领袖们的人权得到较好的保障。

中国政治上的危险在于政府和百姓任一方失去耐心,进而导致冲突。所以对百姓的耐心教育是重要的,也应受到政府的欢迎,这应当是推动改革社会力量所应从事的一项主要工作。

均衡价格是供需双方协调利益冲突的产物。如果没有双方的利益冲突,就不可能有均衡价格的产生。

一方面我们需要市场以克服稀缺性,另一方面市场又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日益复杂的新问题,说明未来社会的制度必然是市场制度与非市场制度的一种结合。
道德自古以来就与抑制自利有关

为革命牺牲是一种精神满足,那是因为自己的牺牲能使别人得到物质满足。如果一切的人都无求于物质满足,精神满足岂不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人是自利的生物实在是人类社会的大幸。由此,人类才有了最终的大同世界的理想。如果人是利他的,则任何理想都不可能建立起来。

革命是出于捍卫自身的利益,而不是出于漠视自身的利益。因此革命的最终目的,不可能是建立一个否定初衷,否定自身利益的社会。

善恶判断虽然是一种理性判断,但它并不是从某一公理系统通过逻辑的环扣达到其判断结论的,它在逻辑之外,还有个人经验、周围环境、以及文化素养在起作用。

道德要求人们不自私,而法律只要求不损人。

利人利己的活动是最有益于社会的。

一个不能摆脱绝对平均主义的民族,其经济决无发展的可能。

外部效应。处理这一类问题的方法也不是简单生硬地予以一律禁止,而是将外部效应“内化”,

道德的原则就是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

投机集团如果能赚钱,必定对抑制价格的波动作出了贡献。投机集团并不能从制造价格波动中得利,只有原来就存在着价格波动时他们才能赚钱。

投机集团既不生产又不消费,却从价格波动中获利。如果这笔利润不是靠别人的亏损得来的,他们的利润又从何而来呢?

当社会上普遍地流行欺诈行为时,信誉成了稀缺的东西。根据经济学的一般规律,越是稀缺的东西越值钱,所以讲究商业信誉的商号此时反而能赚更多的钱。

按绝大多数情况来看,多赚钱就是多贡献没错。

幸亏个人自利的行为能导致经济发展和整个社会的共同富裕,这实在是人类的大幸!但自利而又能导致利他,只有在市场体制下才有可能。

事实上,人类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过程,从制度演变来看,就是不断限制瓜分财富的机会,使瓜分财富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同时保证创造财富的人能得到他应有的份额。

无偿贡献和不劳而获是同一件事的两个侧面;消除不劳而获的彻底办法是消除无偿贡献

私有制是道德之神

比较好的所有制结构不是清一色的公有或私有,而是一个经常处于调整中的不断优化的结构。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一个人沉湎于物质享受成为庸俗的人,或享受物质生活而仍是高尚的人,其主要的区分点在于他是否关心别人的物质生活,承认别人的物质享受和自己的享受具有同样的重要性。其次,也在于他是否也懂得精神享受,追求友爱、艺术的欣赏、知识的学习、健康等。

在工业社会里服从是一种组织原则而不是伦理规范。

一个社会内如果条条框框太多,有时甚至多得彼此冲突,人们就会试图用说谎来逃避管制;相反,如果条条框框太少,说谎而逃避管制就可以成为一件严重的过失。

一个人即使接受一种新的道德观,他也未必会按这种道德观来行动,因为他知道别人还没有接受这种新观点,因而他的行为很可能被人指责为不道德。

下载地址

http://vdisk.weibo.com/s/zeKh9TQ20Iun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