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时节君不来,泪断咸埃

  一对前世的眼。眸子湿了千年。却没有望见。


  
  【绝尘花开】

  花落在我的眉边,一痕凉意。石阶上的长椅,青苔生了很久很久。她就漠然地倚着,花落在我的眉边,失了颜色。她还是倚着。

  说不出在等待,似乎宿命已定,这一局没有悔棋的落子。她对着莺啼,向着风吟,却没人发现她在等待。依旧一直没有落下来。

  蘸着纤柔雨水,倾斜了一夜的花枝,她还是倚着。

  阶下荒草离离,阑珊月色打碎琉璃,她还是倚着。

  那一刻,我一眼望见陌上的你,我知道等待结束了。

  她再不会倚着,满眸欢喜,寂静无声,她离开了我。

  粲然带泪,也好,三世就此了。我或许应该放手了。

  今生她不过是一滴泪。倚了一世的阑干,一直没有落下来。最后因为一眼遇见你,把自己断送,终是一朵绝尘泪花洇开了。


  【梦外蝶来】

  这一世的泪是来自前世的露。

  霖雨未歇,一只妖冶蝶儿低低飞过,栖落在这瓣花间。花倦了,蝶儿不飞,一枚花露打湿了蝶翼。蝶翼原是那么脆弱,风雨里折了,承不住这花露,一滴花露葬了一尾飞蝶。

  蝶儿不飞。因为那是花露。为她赴风雨,风雨为她赴。深谙是劫,依然无悔而不住。

  盛过花露的一瓣花空了,和那尾蝶儿一同坠落。

  那叶花,碎裂最后的梦境。花与蝶,蝶与露,一起埋在那个结界。

  花瓣滋养过的花露,只是留下一脉素香。和着尘土,染了咸埃。花露蘸过蝶翼,此生无憾。

  前世的露,湿了蝶翼,化作一颗来世泪。蝶翼与花露的缱绻,是最美的沦陷。


  【犹是等待】

  前世的蝶是那一世的他。

  你在树下折一柄桃枝,温柔地笑。我轻声唤你,你嫣然回眸,真的,复是照见了惊鸿——我决定守住儿时承诺,所有的罪与债,都由我代偿。

  我试探地提起那场战事。所有话题刹那凝固,你如水的眸子停留在那句话上,期待我的下文。

  终是未能开口。我选择让你继续等待。

  如果我诉说真相,他是敌国间谍,因为叛军而殁。那位曾经名赫江东的帅领,那位风姿翩翩的白衣萧郎,那位你眼里忠肝义胆的夫君,倏然成灰。

  那么选择让他在戎马峥嵘中完满你的回忆。

  滚滚狼烟何时能熄?就让我在下一场战役里永远守住这个秘密,你的白衣萧郎不会再回来了。

  而我,也会一起离开。

  你犹是等待。


  
  【泪断咸埃】

  第一世,我为竹马,你为青梅,他是白衣萧郎,你做了他的妻,他成了我的敌。原谅我独留你一人。我可以放弃一切,至少守住当初的诺言。无论最后你是否发现,我都带着这个秘密离你而去。和他一起消逝了第一世。

  第二世,我为花瓣,你为花露,他是妖冶蝶儿,他栖落我身,你与他缱绻。我时时刻刻用自己承载你,我所有的芳华都予你作润养。你还是为他不惜陨落。

  第三世,我为阑干,你为珠泪,他是陌上少年,我守护你在我的心,你终是为他而落。我最后的守候,莫若一世不落泪,这样你便永远留在我的世界里。

  到底,你还是离开了我,这一次,是微笑着流泪……

  三世过了,我依然莫能留住你,最后,你还是为他泪断咸埃。

  许多事,三生三世,挽不住的,再努力也枉然。纵使灰飞烟灭,万劫不复,我们依旧义无反顾。

1 thought on “花落时节君不来,泪断咸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