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单的人总会相逢

这是一本与旅行有关的书,这也是一本和旅行扯不上边的书。没有风景,没有美食,没有攻略,没有照片。作者真正想要讲述的,是旅途中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故事,从而引发我对这个世界的思索。在这场旅行中,作者和33个城市的33种人生,有穷人、富人、受过教育的、未受过教育的、推陈出新的、循规蹈矩的、大城市的、小村庄的……背景各不相同,却都活在当下,拥有丰满的个性。他们所带来的,是对于这个我们所生活着的世界的全新看法。这场旅行的成果,是一份令人愉悦、真诚又风趣的记录,它组成了一代人的肖像。

有人往外走,是为了找寻自我,有人颠沛流离,是为了忘记自我。小寒给人的感觉是一直在路上,却从未远离生活。他行走在路上,遇到有缘人,以摆渡人的心,将不为人知,藏在33座城的故事挖掘起来。书中的人,或许与我们擦肩而过,也曾与我们同搭一辆车,有太多相似的人,有着不同的故事。他们之间看似毫不相干,但又真实的活在每一座城里面。看过小寒写的普通人的爱情,写过彩云之南的人与事情,写过旅行途中的种种,他细腻的心思,写出了众多生命本身的细节,颇动人心。

2011年,我从学校出来,孤身一人,千里迢迢远赴一座海上孤岛——海南岛,在曾经的东坡先生流放地的一所学校做教员。后来,我不幸身患重病,急飞武汉住院治疗。隐瞒着父母,找人借钱支付高昂的医疗费,一个人挂吊水,一个人上手术台,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从黎明到黄昏到黎明。弥漫着死亡气息的白色床单,晚上就清晰地盖在我的头顶上。人在这时如果说还有什么希望,那便都是虚妄。一个月后,我回到家中,身体虽有所恢复,但也因药物大受损伤,心理也备受打击。

自此,我几乎断绝了一切朋友来往,关闭了一切信息,在一所学校里捐得教员,却备受学校里老师的冷眼和学生的嘲笑。之后迫不得已,我放弃了教师本职,转入武汉开始从事教辅图书编辑的工作。这里的日子多少也是寂寞的,周围的人已不再读书,我所做工作也与文学文字无关。在这生活不断转换的期间,我熟悉日月星辰,熟悉春夏秋冬,熟悉黄昏和黑夜,熟悉失眠和恐惧,熟悉失意和孤独,熟悉“茴香豆”的“茴”有四样写法……

在坎坷的生活面前,人总会思考一些有关命运的问题。我想,我是一只被吊在笼子里的鹦鹉,我的灵魂是被痛苦和寂寞压抑的石块,我渴望得到救赎,我渴望有所谓的救世主来解救我出这生活的泥沼。

偶然的机会,我结缘于一位善良,慈悲的佛教教徒,在与他的交流和影响下,我开始阅读一些佛经,在佛家的慧言智语中寻找生命的意义。佛家所讲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正如我此时心灰意冷的情绪。似乎我已能看淡一切,超脱一切,也产生了一丝想要出家的念头。后来,正值公司忙碌之际,我仍坚决地向主编请了假,从武汉到杭州,从杭州再到天台,辗转奔波,到达佛窟禅寺,参加这里举办的短期禅修班。

这座依石窟而建的庙宇,异常冷寂,条件简陋,素斋伙食也极简单,凌晨三点半上早课,还有午课,晚课,还要做其他杂务。同修之间,也少有交流。几日后,渐渐地,有人离开。那天,两个同修背着行李包要离开了,在寺庙门前等车到客运站。大家趁着这机会,攀谈起来。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是环游全国的背包客,其中一个还去过东南亚,中东和北非。这奇特的经历,令我惊讶。在此之前,我很少有过旅行的经历,也从没听过背包客,更不知道什么是沙发客。这种旅行的生活,从不存在于我生活的世界中。大家彼此客套地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姓名:

作者信息

小寒,职业背包客一枚。工作于一国企,半年后辞职,开始旅行。历时8个月,花费10000元,环游中国。搭车、住帐篷、做沙发客,打工挣下一站的旅行费。在路上,他遇见了生活中不会遇见的风景,听到了很多稀奇故事,接触到不同的人。2012年,他把自己的旅行故事写在了天涯上,点击率上千万,更多的人开始关注这位90后背包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