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

春归陌上,好时光总是翩若惊鸿。桃花映衬尘世荒芜,明月照亮千年孤独。一个人,命中真正的期许和惆怅,往往是无法用言语企及和抵达的,这是无常的缺憾,人力不可挽救。但我们终是孜孜不倦做着这样的事,不断期待,不断告白。以梦为马,夸父追日。

安意如,一个把文学视为知音的美丽女子,凭借过人的才情成为当今古典诗词赏析第一人。
她的“古典美学三境界”丛书,早已成为众多文学爱好者的必备之选。
全新精装修订版《陌上花开》,和你一起品读乐府诗词的唯美与缠绵。

乐府歌诗”皆感于哀乐,缘事而发”。因直抒胸臆,发自肺腑,相较精致雕琢的文人诗,另有一番动人魅力。
安意如以独一无二、唯美感性的文笔,溶合通透、缠绵的诗歌、丰富细腻的史料于一体,生动复原近百首古意盎然的乐府诗词原本面貌,完美呈现两汉、魏晋、南北朝光怪陆离的精神风貌、艺文风采。
本书收录安意如品鉴乐府歌诗经典之作全部39篇,由作者亲自参与历时数月精心修订。独家收入作者安意如清新诗韵私房散文。
回到汉魏、两晋、六朝、盛唐、五代,去观望彼时的风月无限。

图书摘录

题记
我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英]西格夫里·萨松(Siegfried Sassoon) 我没有想到,这最后的数万字,会在北京完成。我以为,会是在那个高原小城里,看着窗外飘落的雪,拥着藏家的炉子,在键盘上静静绽放我的文字。 那样,告别人世的喧嚣。 我相信会有一天,我会走入那种不被打扰的宁静当中去,就像……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上) 此刻。我就在你的身边,心里唱着这支歌,一支寂寞的歌。千年之前的千年,越女在鄂君身边,唱出这首歌。得与失之间,知与不知之间,谁比谁婉转,谁比谁幸福? 这支歌是这样唱的: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
欢若见怜时,棺木为侬开
(上) 真要命,翻乐府翻到这首《华山畿》,一时兴起翻出吴奇隆那首《梁祝》来听,原本还很亮堂的情绪就暗下来,自己把自己搞得悲戚戚。 一边听,一边想起电影里杨采妮哭得双眼流血,一路狂奔,嫁衣渐去,在身后飘飞如硕大的云。最后她一身缟素跪在坟前悲咽:“山伯,我已经填上了词,写在你给我的那封信上面。无言到面前……
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
(上) 这句话,我很想对别人说一说。苦于一直没有男人赠予千金或是价值千金的东西,所以我也就一直没有机会做出羞答答的样子说:“感君千金意,惭无倾城色。” 一个女人,以色事人固然是很卑微的事情,可是如果不能够以色动人,同样是很卑微的事,会郁闷到内伤。大多数人都想这样吧,他为我倾倒,而我又不对他迷恋,姿态……
乐府三行
■ 现在,请你停下手中的事,如果你在看这本书,请连诗词也忘却,听我讲乐府里的几个故事。它们一个说的是夫妻不能相互保全,一个是说父子不能相互保全,而最后一个是说兄弟不能相互保全。 (一)《饮马长城窟行》 我知道自己行将死去了。黑暗充盈了我的双眼,冷风冻凝了我的骨髓。当喉咙中最后一丝气逸出,身体放下疲惫……
未知身死处,何能两相完
■ 大乱之后必有个承平之世,所以春秋战国后出来大秦,秦王朝覆灭之后又出来个汉朝。西汉由刘邦起享国二百多年,又乱,自有刘秀出来平定天下,建立东汉。汉末,天下大乱。历史的发展应了那句老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高祖的《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帝王的……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 乐府神弦曲的《白石郎曲》有“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之语,我一下子就走神想到嵇康。 其实,是我想得宽了。《白石郎曲》不是写嵇康的,更不是写给嵇康的。神弦曲是江南(建业附近)民间弦歌以娱神的祭歌。南朝民歌也属于“清商曲辞”。据《晋书·夏统传》,当时祭神,多用女巫,“并有国色,善歌舞……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
(上) 以前我只知道石崇是中国奢侈史上的巨擘,贪污腐败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看《晋书》总有点疑惑潘岳这种文才斐然的人怎么会和石崇关系不错,因为两个人实在有点不搭调。就算潘岳要攀附权贵,也不必攀附石崇,因为石崇以官而论,实在不大,不过一地方官尔,至多接济点钱粮。但潘帅哥以其“掷果盈车”的魅力,怎么也不至……
谢公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
■ 前时我在南京,想去乌衣巷一游,终因时间太紧而放弃。去乌衣巷要经过朱雀桥,两者相离甚近。那首耳熟能详的诗这样写道:“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说到底我是因为刘禹锡去的,就是想夕阳西下的时候去,看那夕阳余晖下的乌衣巷、朱雀桥边的野草花,站在那里想一想曾经显赫……
悲歌可以当泣,远望可以当归
■ 《东邪西毒》是我会时时拿出来看的片子,每次看都有不同的感触。在这部戏里,每个人都有弱点,或者说人性的阴暗面。王家卫着意将阴暗面细致剖析清楚呈现,每个人都是一个巨大的伤口。这一点,林青霞的角色表现得尤为明显。 她演的角色是五胡十六国时燕国慕容家的后代,一出场就满身戾气,不可一世:“我是慕容家的公子……
休夸此地分天下,只得徐妃半面妆
(上) 读乐府,至“山似莲花艳,流如明月光”两句之时,常不免有些小小出神。也不知,身为帝王的萧绎几番思量,才写下如此的清艳流光;也不知,在如此的清艳流光中,是否深隐着他那艳美而放荡的女人…… 而他的女人,恰是徐昭佩,历史的一个旖旎花边——“徐娘半老”是她,“半面妆”也是她。 徐昭佩是一个奇怪的女人。……
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
(上) 以诗词做筏,我看见的不只是缓缓展开的历史,那些悲辛的、欢悦的、微小的、宏大的事件,还有一个个寂寞的、丰饶的人生。上篇未尽的一些事,因着萧纲的一句“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思”,有了继续言说的可能。 杨柳乱成丝,攀折上春时。 叶密鸟飞碍,风轻花落迟。 城高短箫发,林空画角悲。 曲中无别意,并是为相……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桨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秋去春来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
■ 阳春二三月,杨柳齐作花。 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南家。 含情出户脚无力,拾得杨花泪沾臆。 秋去春来双燕子,愿衔杨花入窠里。 ——胡灵太后《杨白花》 作为一个千年后的女人,我想我是能够明悉她的内心的。再读《杨白花》,我有感于她的勇敢深情。 杨花飘落下来,无休无止,纷纷扰扰如同她的心绪。杨花从眼……
花开花落不长久,落红满地归寂中
■ 张丽华在结绮楼上端坐梳妆,她七尺的长发,在手掌盛开如花树,陈叔宝在宫人的引领下从临春阁出来,先去了望仙阁。镜子里的她笑了笑,继续任宫婢小心打理她的长发。 梳洗完毕之后,她凭栏看了一会儿,见后主仍在望仙阁,有些远,听不清在说什么。叔宝挤在二妃中间,三人在调笑。这是个左右逢源的男人。她不经意地笑了笑……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如果让你来猜一猜,这首诗的作者,你会猜谁?孟浩然,还是王维?假如我告诉你,这首曲叫《春江花月夜》,作者是隋炀帝杨广,你会不会有一点吃惊? 《春江花月夜》在初唐张若虚的手上成为不可逾越的高峰,其后的几千年,诗人词人层出不穷,却再也没有人能够动摇“……
罗带同心结未成,江头潮已平
(一) “长相思”,取《古诗·孟冬寒气至》中“客从远方来,遗我一书札。上言长相思,下言久离别”的诗意为名。初为唐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又名“双红豆”“忆多娇”等。李白,白居易,林逋,康与之,纳兰容若……古人写得滥了去。 李白的《长相思》:“长相思,在长安。天长路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
章台柳,章台柳,昔日青青今在否
■ 前番我写谢安以刘禹锡《乌衣巷》起笔,引来不小的争论。我的一个朋友还举了韩翃的《寒食》来做对比,认为刘诗不如韩诗雅致。这么一说倒让我想起韩翃来。 这首诗的确有名,有名到德宗身边缺一个机要秘书时,中书省两次推荐,皇上都不满意,再问皇上的意思,皇帝说要韩翃,当时恰好还有个人叫韩翃,官员请旨问要哪个,皇……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 那天听《桃花扇》,唱词里有“王气金陵渐凋伤,鼙鼓旌旗何处忙?怕随梅柳渡春江”之语,突然有感触,孔尚任写金陵,也是受了刘禹锡很大影响。 时至今日,我们说到怀古诗,还没有人能越过刘禹锡不谈。读他的诗文发现他显然有金陵情结。他的怀古名篇《西塞山怀古》和《金陵五题》将咏史诗推向一个无人企及的高峰。 王濬……
始知结衣裳,不如结心肠
■ 听一支轻婉的曲子,在深夜。敲下孟郊这个名字,心却忽然湿了。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这首《游子吟》,已和“床前明月光”一样,几乎成了每个中国人的启蒙诗。离家久了,总会在有意无意间,想起这首诗,想起远方的母亲。 无论时空如何转变,千年前的那位母……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 乐府在汉魏时极盛,在唐“安史之乱”后,由于国势式微,社会矛盾加剧,文人的忧患意识加重,感觉到乐府旧题已不足以准确抒发内心的感受和需要了,一场由杜甫处开始萌芽从贞元元和年间开始的诗歌运动应运而生。此时文人多从乐府旧题的禁锢中摆脱出来,自立新题抒写时事,兴起一场影响深远的诗歌运动,号称“新乐府运动”……
相思一夜梅花发,忽到窗前疑是君
(上) 《有所思》最著名是汉乐府里的,写一女子欲与情郎决绝时的哀伤犹豫之情,歌曰: “有所思,乃在大海南。何用问遗君?双珠玳瑁簪,用玉绍缭之。闻君有他心,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相思与君绝!鸡鸣狗吠,兄嫂当知之。妃呼豨!秋风肃肃晨风飔,东方须臾高知之!” 闻一多先生认为此……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上) 某天早晨醒来,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诗“一剑光寒十四州”,想了半天,想起来这是小时候看的一本武侠小说的名字。我少年时有段时间很迷恋武侠,父亲对我的阅读又不做限制,所以就横扫了金古温梁,包括陈青云、卧龙生等人的作品,好像是诸葛青云的《一剑光寒十四州》,那本书其实很一般,什么内容早忘记了,这个名字倒……
人生长恨水长东
■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浪淘沙令》 四更刚过,他就醒了,披衣立在阶前,遥望长天,窗外是连绵的雨,他的愁意如雨不绝。从什么时候开始,他感觉到自己成为一个时常会心存留恋的人。 多少恨……
君若到时秋已半,西风门巷柳萧萧
(上) 姜夔是南宋格律派最重要的词人,他的词很有名,可是我太不喜欢,拿王国维的话来说是“隔”,我的感觉也是“隔”。这个“隔”又不仅仅是王国维说的隔意,是姜夔所要表达的想法与我心有隔阂。倒是他的诗很得我心意,可惜被词名所掩盖。 有一首小诗一直叫我心思缱绻。这首诗是: 我家曾住赤阑桥, 邻里相逢路不遥。……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 若写陈圆圆,吴梅村的《圆圆曲》本最切题,但那“冲冠一怒为红颜”,几成滥调,况那情形,多为诗人杜撰,未为信史。如此牙慧,还是不拾的好。思之再三,倒是纳兰容若有两句词,颇为契合: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 这两句情辞凄恻,颇有一股扰人情愫,实难言尽,亦可看做古往今来,多少薄命红颜的判词。而红……
浮生所欠止一死,尘世无由识九还
(上) 金乌西坠,梅村先生在故国的长城下徘徊。每每思之,那激烈的将军为了夺回一个美人打开了这里的雄关,他就痛心疾首,几乎能一夜白头。所谓引狼入室,真正的狼不是外族,而是同族人之间你死我活的倾轧。汉族人败于此,败于自己汹涌、凶猛、绵延泛滥的欲望。 清兵过来,恭敬地请他启程。这恭敬锋芒毕露,满是胁迫。他……
万人丛中一握手,使我衣袖三年香
■ 清咸丰十年,公元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京城,洗劫圆明园。据传,英军有内应引入,其人为龚自珍之子龚橙。 有此一传,不但龚橙百年来背定了汉奸名号,更连累乃父死后清名。 龚自珍是清朝开辟一代新风气的大家,是真正打破清中叶以来传统文学的腐朽局面,首开近代文学风气的人物。龚自珍的思想和学识在当时萌芽未发……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上) 这一年我非常执迷地写仓央嘉措,反复地听“仓央嘉措情歌”。去到西藏,对着布达拉宫,不能自制地流泪了。 去布达拉宫排票。被照顾,第一个进去,直到九点半领到第一张票。被告之可以不用票,随时出入布达拉宫。可是我来此并不为参观,我为的是他曾经住过这里。 《问道语录》载:“从布达拉山的顶峰上,圣心所化光……
廊桥
■ 提到廊桥,脑海中首先映现出的是电影《廊桥遗梦》。电影海报上那座像走廊一样的桥我从未留心过,直到我发现在生养自己的国土之内竟隐匿着这“廊桥”的祖先,低调平静地卧在浙南的山野间。 庆元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如果你不趴在中国地图上逐村逐地搜索,怕是一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个地方。而在这个地方却随处可见这种连……
青瓷
(一) 在杏花烟雨的江南,将西湖的龙井泡上,看杯中浮动的碧色。这是北宋的月色,还是南宋的流光? 我终是不能随你而去啊,就像我们一直不能并肩策马,相伴天涯。 这青瓷的颜色,如雨过天晴。我愿用它为你奉上一盏清茶,将你半生的戎尘洗去。 汝窑的新瓷,留不住孤山二月的梅花。 因缘如手中这杯。它断了又续,满了再……
名剑风流
■ 若说廊桥代表了江南的人间烟火,青瓷意味着江南文化的静雅内敛,那么剑则是江南侠骨丹心的明证。 江南文化从不是单一的,虽然更多的时候,连我自己也忘情于江南的名山秀水,流连山色晨光中的清寂。 今日又翻《绝越书》,见其中记载欧冶子铸剑事,心有所感。想起在龙泉所见的一柄柄名剑风流。 当日那小小的宝剑博物馆……
总跋 ——如是我闻
总跋 ——如是我闻 2012年,是我出道以来的第六年。是冥冥中的巧合亦是注定,我自己所看重的作品,《人生若只如初见》《当时只道是寻常》《思无邪》《观音》《陌上花开》《美人何处》《世有桃花》七本书,都在这一年内陆续进行再版。当你们翻开这一页,看到再版序言的时候,应该是2013年。 一个传说中万事已然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