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似水年华

分明是货架后面的动静,其他人都守在卷帘门外,杂货店里只有自己一个活人—死者爬起来了?
  田跃进小心地转过货架,美人依然冰凉地躺在原地,脖子上的丝巾如僵死的蛇,死不瞑目。
  果然听到一丝声音,有人!就在墙后隔间里。
  是凶手?
  他不慌不忙地掏出手枪,无声无息地绕过地上的死者,摸了摸小门的把手。这道门已被反锁死了—凶手残忍地杀死了一个女人,居然不逃跑,还把自己反锁在凶案现场,等着警察过来发现?够变态!
  他举枪靠着门边的墙板,但避开了贴墙的电影画报。因为画报上有两个破洞,可能原来是一扇内窗,但用画报代替玻璃糊了上去。
  门内不再有任何声音,但他确信里面有人。他背靠墙看着地上的尸体,产生一种错觉,似乎不是他在看死者,而是死者瞪着眼睛看他。
  不等了,也来不及叫外面支援,他大声朝门里喝道:“出来!”
  然而,刚喊完他就后悔了—小门是从外面反锁的,里面的人不可能自己出来。
  他又向死去的美人扫了一眼,看到旁边的墙角下躺着一串钥匙。他半蹲着挪过去,小心地捡起那串钥匙。最大那把是开卷帘门的,看样子是她半夜自己开门把凶手放进来,自然不会是陌生人作案;此外还有几把小钥匙,估计是锁柜台和现金的。
  最后一把,看起来像房门钥匙。
  田跃进右手持枪对准房门,左手拿着那把钥匙,缓缓插进小门的锁孔。
  锁,打开了。
  “不许动!”
  如一尊战斗的神像,他握着手枪对准昏暗的门内,只看到一个小小的卧室,简单干净的木床,还有一个少年。
  他?凶手?
  当田跃进看清楚少年的脸,随即断然地摇了摇头。
  少年蜷缩在隔间地板上,双手抱肩微微战栗,看着突然闯入的中年男人,看着他手中黑洞洞的54式手枪。若不是那身绿色警服,他一定以为是无情杀手回来斩草除根。
  “你是谁?”
  田跃进把枪收了起来,依旧保持防范姿势,视线扫了一圈,确认不会再有第三个活人。
  少年大约十三四岁,刚进入青春期的样子,嘴上有一圈淡淡的绒毛,喉结微微突起,眼睛鼻子却还像小孩—田跃进想起了自己的十三岁,当年弄堂里有不少女孩暗恋过他。
  这少年身材瘦长,相貌颇为清秀英俊,白净的皮肤,直挺的鼻梁,线条分明的轮廓,留着短短的学生头,只是嘴唇明显干裂,或是被自己咬破的?少年没回答警察的问题,茫然瞪大的眼睛,就像后面死去的美人的眼睛。
  是,田跃进发现少年和死者的眼睛很像,脸部许多细节也很相似。
  不会吧?他对自己摇摇头,不是说死者是独居的吗,怎么又会多出这个男孩?
  少年的表情有些麻木,也许已保持这个姿势很久。田跃进伸手把他拉起来,少年身体有些摇晃,索性将他背在肩上,感觉还不到一百斤的重量。
  田跃进绕过躺在地上的死者,少年低头看到了她,一阵剧烈颤抖自背后传来,伴随着越发急促的呼吸声,几滴温热的泪水,落在田跃进的肩头。
  “她是你什么人?”
  田跃进适时地问了一句,少年却一言不发地闭上眼睛。
  勘察现场的人员都进来了,诧异地看着他们走出杂货店,没想到他还背着一个少年。
  仰头是一片大雨,无边无尽的大雨,笼罩这个荒芜世界。
  忍着肩膀里的疼痛,越过撑着伞围观的人群,田跃进背着少年,穿过冰冷的雨幕,来到南明高级中学门口。他把少年塞进警车,沉默地坐在旁边,注视这张半成人半孩子的脸。
  一次漫长而真实的幻觉……

下载地址

谋杀似水年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