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兄弟之上》上帝的五记耳光

当初,刚刚准备好去爱的时候,上帝曾警告我们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我们不屑一顾,爱得如火如荼。

随后,上帝毫不客气地,赐予了我五记耳光。

上帝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其时,我们的爱,尚未萌动,安分地做着两颗来处不明、去向无定的种。

上帝利用我们与生俱来的这点安分,在我们的爱蠢蠢欲动的第一时间,甩出第一记耳光,放逐那颗爱的种子,远去一片荒芜的沙漠,没有养料,也没有雨露,只有赤裸的阳光,和风沙弥漫的旅途。

上帝仍然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其时,我们的爱,早已在那片荒漠里枝繁叶茂,身边滋生起一方热闹的绿洲。刺眼的阳光,周遭遍布。

上帝利用阳光对他的忠诚,在我们的爱海誓山盟不够用的时候,甩出第二记耳光。光速飞来上帝的箭,实实地刺穿我们相互温暖的胸膛,扰乱,我们相互扶持的脚步。

信念的靴子不翼而飞,荆棘丛中无处躲藏。

尔后,阳光谢幕,黑云来袭,顷刻间,狂风卷着暴雨,暴雨淋着凄凉,我们的爱,一度找不到了,原来的方向。

上帝继续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其时,我们的爱,早已经习惯了刺眼的阳光,或是肆虐的风暴,坦然地暴露在光天化日里的荆棘丛旁。

上帝利用我们的亲人对他的盲从和依赖,在我们的爱张扬着五光十色的时候,甩出了第三记耳光。

逼得我们至爱的亲人对我们刚刚繁盛的爱咆哮不止,逼得我们至敬的人啊,天经地义地忽略我们的感伤,逼得他们失去理智一样,坚持让我们在亲情和“所谓的爱情”之间做出选择。

逼得我淳朴的老父亲暴跳如雷地吼出一声:滚!我们没有你这个儿子!

逼得我那善良的母亲啊,泪眼滂沱,痛心绝望。

其时,我们哭得,像两只不想再做食肉动物的,狼。

上帝接着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其时,我们的爱,早已付诸海角天涯的流浪。

上帝锲而不舍,在我们的爱相约起地老天荒的时候,甩出第四记耳光。

上帝终于拿出他最残忍的伎俩,挑拨我们之间的相互忠诚,让我们可以用很久的时间,冷眼凝视对方淌血的伤。

所幸的是,一切最终在难舍中化解,久违的深情拥抱后,我们的爱更胜往常。这一次,上帝情不自禁地火了,他选在一个乱糟糟的下午,失态地咬着牙向我宣称:你所谓的爱人出了车祸,已经躺在,医院的重病房中。

上帝坚持说:你们是不能相爱的

其时,爱人已经死里逃生,我们的爱,继续在那片沙漠的绿洲中葱茏。

上帝似乎终于安静了,想是无奈地默认了,这场百度劫难里风花雪月的爱情。我们的爱,终于离开了那些荆棘密布的小径,踱上了,柳暗花明的征程。

只是,我们,我们曾经扬言无须介意平淡,平淡的日子却让我们日渐惶恐。爱情在平淡中慢慢老去,爱情在惶恐里陡然丧命。

其时,我们,已然不再年轻。

温柔的晴天,喧嚣的人群边缘,我们没有心情地一同放手,一个背转身,相向无声。不知道各自应该惋惜些什么,是多年蹉跎也丰富的漂泊岁月,还是多年后蓦然去回首的谁?是拿来祭奠擦肩而去的青春,还是用来怀念一生远离的某个人?

没有一如所料的坦然,只有始料未及的心惊。水样年华,逝声淙淙,原点到原点,近乎沧海桑田般地绕出一个,决然的零。

其时,我蓦地感觉耳边脸颊传来一阵莫名的燥热,忽然意识到了,那落在我耳畔的一声脆响,正是殚精竭虑的上帝赐予我的,第五记耳光的灼痛。

内容简介

2001年,我们大一。

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兄弟们一致怀疑我们宿舍里的项磊很可能是一个同性恋者,于是总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他诱供。迫于无奈,他最终坦承了这件事。

好像是迫切需要一份证明似的,我们开始一边无休止地拿项磊的性取向说笑,一边下意识地和他拉远了身心距离。

项磊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一直专注于寻找他的所谓的真爱,可是,事实好像并不像他的憧憬那样简单……

作者简介

何要辉,男,1982年人,现居北京。

网络同志小说写手,作品目前只此一本正式出版。

下载地址

本地下载: 兄弟之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