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之上

只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会去想这些白天无睱思考的问题。

对我而言,人生是两半完全不相干的部分,白天,混迹于交际圈,努力把自己的另一部分掩盖起来,——瞧,我现在已经得心应手,我可以如其他人一样,以第三者的姿态去谈论另一面的自己,——晚上,卸下一身的倦意,开始思索自己以及自己所在的世界,始终无果……

  朋友说,在《兄弟之上》的世界里,你会发现曾经的自己。

  我不以为然,他屡屡劝诫,甚至在劝诫无效的情形下,他开始把这部小说当做我的睡前故事,每天读上那么一段,我渐渐开始迷惑于他的执着,在他离开一周的日子,我终于放下了成见去看这些文字。我开始理解他的执着,他不过是希望有个人跟他共同承担,——在与我相识五年之后,在他步入项磊般情境的时候。

  不知应该庆幸还是应该难过,在《兄弟之上》的世界里,我没有看到太多自己的影子,——没有那种发现同类后的惊喜,没有最初不停的寻找,也没有那种任性的分分合合。我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依照着原本的方式,孤单行走。扒开记忆,我甚至记不得那么多年以来我是如何排遣那种异于世人的孤独的。
  冥冥之中,遇见一个人,然后在一起,不去想结局。
  经历了失眠的夜晚,——人生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失眠,——闭上眼睛,却没有睡意,索性一口气看到天亮。打个电话跟合伙人说,今天晚点到。这是第一次,在我应当更换角色的时候,还处在夜晚的人生当中,倦到无力戴上假面。
  晚上回到住处,我给他一个短信,我说,总以为自己看得开,其实总也看不开,故事的作者也看不开,没有谁能解开这个迷茫,故事的作者也解不开。
  很多人和现实的很多东西对抗着,根本不知道是要妥协还是要坚持。
  
    3
  
  夜晚的那半自己第二次感到迷茫,随着迷茫而来的,是一种不确定性,让人找不到安全感。我找故事的作者询问,希望求得一个结果,最后得到的结果是矛盾。
  我开始急切地认为这个故事需要一个结尾,需要一个我能被指点迷津的结尾,我要把它转述给我的朋友。可是,我把自己的思绪翻遍,也找不到一条皆大欢喜的提纲。一边是道德和责任,一边是爱情和真实,面前是一个两格半的盒子,我要如何放置?我知道很多人装下了全部的道德和责任,剩下的半格留给半条生命的爱情……
  我开始预见我们的结局,包括所有人的结局。
  我们的社会只留给我们两格半的盒子,甚至其中一格早早地被道德所占据,我们最随心的选择也不过是,放下所有的爱情和一半的真实。
  这样的爱情注定只剩半条生命,也可能是孤魂野鬼,或早或晚。项磊即使把整个盒子里放满爱情,最终留下的,也只是被另一个人抽去一半后剩下的另一半,而已。

内容简介 · · · · · ·

2001年,我们大一。

通过种种蛛丝马迹,兄弟们一致怀疑我们宿舍里的项磊很可能是一个同性恋者,于是总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向他诱供。迫于无奈,他最终坦承了这件事。

好像是迫切需要一份证明似的,我们开始一边无休止地拿项磊的性取向说笑,一边下意识地和他拉远了身心距离。

项磊似乎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一直专注于寻找他的所谓的真爱,可是,事实好像并不像他的憧憬那样简单……

作者简介 · · · · · ·

何要辉,男,1982年人,现居北京。

网络同志小说写手,作品目前只此一本正式出版。

下载地址

兄弟之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