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锦

这是一个悲凉的传奇。傅圣歆为了避免家族企业的破产,不得不依附于曾有宿怨的商界巨子易志维。他们在彼此的试探与挣扎里,慢慢陷入与对方的情感纠葛中。只是现实严酷,容不得她奢望爱情或是幸福。易志维突然发现其弟易传东爱上了傅圣歆,骤然翻脸之后,圣歆几乎失去一切,心灰意懒之下,她答应了另一个青梅竹马、却是家族新仇人——简子俊的求婚。当易志维陷入困境时,傅圣歆不顾一切回到他身边,最后一次希翼得到爱情。谁知这爱情,竟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骗局。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锦袍,她终究只是一朵锦上花,点缀在他姹紫嫣红的过往,静静凋谢了芳华。

作者简介 · · · · · ·

思存,网名“匪我思存”,畅销书女作家。笔下的故事多为催人泪下的爱情悲剧,题材也比较多样化,现代都市类的,民国类的,架空历史类的都有,读者年龄层跨度也比较大,从中学生到白领,到40多岁的家庭主妇,其中以白领阶层为主。经常在《南风》、《公主志》等多家女性杂志发表短篇小说。

相关评论

《裂锦》与《芙蓉簟》,是同一个故事的,两个名字。
  
  这个故事,是易志维的《裂锦》,因为一向善于自制的他,最终还是像戒掉一个不良嗜好一样,把她从自己生命里戒掉了。就像书扉页那句宣传语所说:“生活是一袭华丽的锦袍,她终究只是一朵锦上花,点缀在他姹紫嫣红的过往,静静凋谢了芳华。”
  
  这个故事,是傅圣歆的《芙蓉簟》。因为她所有的一切,父亲,家庭,青梅竹马,甚至连她飞蛾扑火般奋不顾身的爱情,终究像那冰凉而滑不留手的芙蓉簟,什么都抓不住,原来什么都没有。
  
  匪我思存的小说,翻来覆去,被我读过很多遍。唯有这篇《裂锦》,却总不能狠下心来,读完第三遍。因为觉得太痛,不能抑制的疼痛。连那一点点饮鸩止渴的幸福,都要烧成万劫不复的灰烬。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匪我思存的小说里,我最偏爱这篇《裂锦》。它比不过《冷月如霜》令人惊艳的辞藻,比不过《碧甃沉》回首百年身的惆怅,比不过《佳期如梦》丝丝入扣的生死爱恨,比不过《寂寞空庭春欲晚》的黯然与寂寥。
  
  可是,《裂锦》比它们,都要爱得艰难,艰难得那般如履薄冰。《冷月如霜》里的定淳和如霜,《碧甃沉》里的慕容沣和静琬,《佳期如梦》里的佳期、孟和平与阮正东,《寂寞空庭春欲晚》玄烨和琳琅,仿佛只是举手投足初初相见,爱情便已深到缘定三生,至死不渝,来得那般容易;便纵是以后情深成孽,黯然转身,痛彻心扉,也无不因为,曾经那样全心全意,明净澄澈的幸福,不再回来。
  
  《裂锦》却不是这样,易志维和傅圣歆,不是这样。谁都不能奢望爱情,谁都不能开口说爱。他们的相爱,是一步步陷入纠葛的网,举步维艰: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欢喜,一点点小心翼翼的试探,一点点若即若离的暧昧,一点点一晌贪欢的放纵,一点点饮鸩止渴的悲凉,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失落,一点点可望不可及的期待。慢慢地沉溺。就像落入甜果汁里的蜜蜂,直直地飞下去,虽是甜蜜,却亦是溺毙。
  
  每每读到易志维和圣歆在东京那段,总是忍不住疼痛:“在这里两个人都把别的心思放下了,纯粹的玩。游览金阁寺、到东寺去拜佛求签,在妙心寺中浪费大量的菲林,跑去参观有名的西阵织、友禅染。凡是游客和恋人会做的事情他们都做,可是圣歆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悲凉的感觉,就像一个人笑得最快乐时突然想起来,以后永远没有这种快乐了,所以那笑就僵在了脸上,怔怔的发了呆。小时候父亲教她背了不少古文诗词,她模糊记得有一句‘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用在这里正是,只不过她是梦里明知身是客,知道梦随时可醒,那种没有明天的悲哀就越是沉重。”
  
  他们的爱,始终带着一种饮鸩止渴的绝望。不能说爱,亦不能去爱,却偏偏爱得那般刻骨铭心。于是便纵是有一点点纯粹的幸福,也不过是饮鸩止渴。因为不敢确定这些幸福,是否真的存在,又能抓住多久。
  
  《裂锦》的番外《满盘皆输》里,有一段写易志维和傅圣歆的往事,总让我不停不停地读,仿佛想要抓住那一点点稍纵即逝的幸福,饮鸩止渴的幸福。“就是在那时,看到大叠的旧照片。照片质地极好,颜色还没有毁掉,拍得毫无理法,完全是家常随意抢拍的一些镜头。拍摄背景总是同一套屋子里,宽敞简洁,有客厅里拍的,也有书房的,有露台的,亦有厨房的。照片都是拍着同一个人,偶尔也有合影,大大的特写,一望即知没有用三角架,是举着胳膊随便对准自己拍下来。镜头离得太近,像是后来街头时兴拍的大头贴,但两张脸都笑容灿烂。有一张照片是那个人正在接电话,举手挡住半边脸,仿佛要挡去镜头。大特写的手,紧紧抓住另一条伸过来的胳膊,女性的纤细的手腕,被他捉在手中。拍到的大半张脸上,明明都是笑容。笑得那样明亮,眸中薄而净的闪亮光辉,仿佛是宠溺。隔着薄薄的镜片玻璃,隔着遥迢的时空,隔着一切未知的往事,凝聚在镜底的那一刹那,仿佛就要籍此来证明曾有过的瞬间幸福。”
  
  再幸福的瞬间,终究也只是饮鸩止渴而已。就如故事里那句话,“就像明知明天就要考试,今天偏偏就要看小说一样,有一种奢侈而放纵的幸福。”再幸福,也不过是奢侈,不过是放纵。最终,他还是把处心积虑的圈套,步步收紧了。绝望的她最终,还是从窗口,义无反顾地跳下去了。可是,“他有多爱她,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们爱得那么艰难,那么刻骨铭心,却终究要在这个世界面前,分崩离析。
  
  匪我思存,最终为《裂锦》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深夜你突然醒来,你的手慢慢抚过我的脸颊,黑暗里你的眼睛闪过明亮的光泽。时光凝驻,这一刻的爱情情深似海,而人生,注定寂寞如雪。”

下载地址

98.裂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