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上升(国外篇)

“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上升”是歌德的名言,出自他的不朽诗剧《浮士德》,是《浮士德》的最后两行诗。这两行诗有多种译文,大同小异,不过我还是最喜欢“永恒之女性,引导我们上升”。至于歌德的《浮士德》,那就不用说了,声名赫赫,是继荷马史诗、但丁《神曲》、莎士比亚戏剧之后,世界文学史上第四个里程碑。同时,这句名言,也成了女性主义者歌德的标志。当代学者周国平先生认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女性主义者统共只有两个,一个是歌德,还有一个是中国的老子。

情欲奇妙,众生痴迷。且看国外小说家们如何描写‘纷纷的情欲’。

1.《失乐园》/渡边淳一。

曾当十年医生。日本情爱大师。2014年去世。

《失乐园》已成性爱经典。里面的性爱描写缠缠绵绵,悠悠不绝。然而等看完结局,幡然顿悟:所谓性爱,当真可以如此迷人心魄直至舍弃生命吗?

《失乐园》有同名电影和电视剧,推荐电影。也推荐《男人这东西》。

‘“好可怕……。”

久木听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动作,悄悄窥视着凛子的表情。

久木宽阔的后背覆盖了凛子那纤巧而匀称的身体。

透过床头昏暗的灯光,只见凛子紧蹩着眉头,眼睑微微颤动,像是在哭泣。

凛子正临近快乐的巅峰,她的心灵和肉体已经挣脱了一切束缚,一步步沉入了愉悦之中。

这种时候她怎么会说出“可怕”来呢?

久木轻声问道:“你说怕什么?”

耳畔热乎乎的气息使凛子浑身倏地一抖,她没有吭声。

“你到底怕什么呢?”

久木再次追问时,凛子才懒懒地低声说道:“我只觉得身体里的血在倒流,简直要喷涌出来了……”

这种感觉久木是无法体味的。

凛子紧紧贴了上来,久木用力搂住她那灼热的身躯,真切地感受到了凛子的新变化。

男人慢慢地把手伸到女人的后背,上下摩挲起来,此时的凛子好像忘却了刚才的狂热,静如处子,小狗似的温顺地闭上双眼,享受着爱抚,在满足与安宁感中,慢慢阎上了眼睛。’

2.《爱的饥渴》 / 三岛由纪夫。

三岛写小说,大都有美学。那是一种略极致,略激烈,甚而残忍、甚而变态的美。

‘三郎脸上泛起了红潮,渗出的汗珠光灿灿的。悦子一边近望着他的脸,一边在想:人世间还有比因冲动而焕发的美、因热望而光彩夺目的年轻人的表情更美的东西吗?同这种思绪相反,她的身体还在抵抗着。
三郎用两只胳膊和胸脯的力按住了女人的肉体,简直就像戏弄似的用牙齿将黑绫子大衣上的扣子咬掉。悦子处在半无意识的状态。她以洋溢的爱,感受到自己的胸脯上滚动着一个又大又沉重的活动的脑袋。’

3.《个人的体验》/大江健三郎。

199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个人的体验》即是获奖作品之一。

‘每当呻吟声升高的时候,火见子就扭动身子,用胖胖的手指挠自己的喉部和胸。鸟仔细地望着火见子那从被子露出的乳房和侧腹。乳房是画得很正确的半球型,不太自然地偏向两侧,相互对应着。两乳之间,是一片让人觉得反应迟钝的宽阔平坦地带。

4.《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

初读惊艳,青春物语。读多了之后,在那些乐趣与悲伤之外,稍嫌啰嗦。

《1Q84》、《海边的卡夫卡》等书都有很精彩的性描写。音乐、美食、性、青春、孤独等构成了村上的小说世界。《挪威的森林》由陈英雄拍成了电影。个人很不喜欢,失了原味。

其实《挪威的森林》里,我最喜欢的场景是玲子回忆她教钢琴时的那个女孩对她做女同的引诱。

‘但当我进入她体内时,她痛得很厉害。我立刻问她是不是第一次,直子点了点头。我突然感到有些困惑了。因为我一直以为木月和直子早已发生过关系了。我将阴茎推进最深处,就这么静止不动,好一段时间只拥抱着她。见她平静下来以后,我才慢慢地抽送,久久才射精。最后直子紧抱着我,叫出声来。在当时,那是我所曾经听过的高潮时叫声当中最悲哀的声音。’

5.《近似无限透明的蓝》/村上龙。

有人说村上春树如爵士,村上龙如摇滚。

6.《索多玛的120天》/萨德侯爵。

萨德是贵族。据闻他多次虐待非常年轻的妓女和他家里的男女佣人。后因写情色作品和社会丑闻而入狱。

帕索里尼改成电影《索多玛的120天》,成为世界十大禁片之首。里面爆菊、吃屎、滴蜡、割耳朵、割胸部等等,慎入慎看。

7.《情人》/杜拉斯。

‘如果我不是一个作家,就会是个妓女。’曾公开与两个男人同居。其为人,为文,皆浓烈。

‘一个女人若一辈子只和一个男人做爱,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做爱;我爱男人,我只爱男人。我可以一次有50个男人。’

《情人》由让·阿诺改编为电影。里面可以看到梁家辉的性感的臀部。

‘她没有看他的脸,她没有看他。她不去看他。她触摩他。她抚弄那柔软的生殖器,抚摩那柔软的皮肤,摩挲那黄金一样的色彩,不曾认知的新奇。他伸吟着,他在哭泣。他沉浸在一种糟透了的爱情之中。
他一面哭,一面做着那件事。开始是痛苦的。痛苦过后,转入沉迷,她为之一变,渐渐被紧紧吸住,慢慢地被抓紧,被引向极乐之境,沉浸在快乐之中。’

8.《查泰来夫人的情人》/DH· 劳伦斯。

DH·劳伦斯还写过《儿子与情人》《恋爱中的女人》等书,但风格和《查》有区别。推荐《不是我,是风》,是一个女人描绘自己与劳伦斯的恋情的。《查》也有电影版。(推荐书单,提升阅读技能,欢迎常到荐 书堂来看看~)

‘他也是把前身裸露着,当他进她里面的时候,她觉得他裸着的皮肉紧贴着她,他在她里面静止了一会,在那儿彭胀着,颤动着,当他开始抽动的时候,在骤然而不可抑止的征服欲里,她里面一种新奇的、惊心动魄的东西,在波动着醒了转来,波动着,波动着,波动着,好象轻柔的火焰的轻扑,轻柔得象毛羽样,向着光辉的顶点直奔,美妙地,美妙地,把她溶解,把她整个内部溶解了。那好象是钟声一样,一波一波地登峰造极。她躺着,不自觉地发着狂野的,细微的呻吟,呻吟到最后。’

9.《飘》/玛格丽特·米切尔。

作者唯一的作品。

改编成电影《乱世佳人》。费雯丽和克拉克·盖博主演。

‘她有生以来头一次遇到了一个比她更强有力的人,一个她既不能给以威胁也不能压服的人,一个正在威胁她和压服她的人。不知为什么,她的两只胳臂已抱住他的脖子,她的嘴唇已在他的嘴唇下颤抖,他们又在向那片朦胧的黑暗中上升,上升。’

10.《北回归线》/亨利·米勒。

亨利·米勒在美国被禁,书只能在巴黎出版,却受到那些解放巴黎二战归来的士兵们的喜爱。《亨利和琼》是关于亨利·米勒的一部电影。

11.《在路上》/杰克·凯鲁亚克。

这是垮掉的一代最富盛名的一本书。行走、酗酒、乱性、吸毒,然后坐下来记述一切。写完之后,度过作为普通人的最后一个夜晚,因为第二天,就出名了。

这是疯子的路。这是年轻人向往的路。

《达摩流浪者》: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我在沉闷而甜蜜的早晨同她做爱。接着,我们两人像困在洛杉矶的疲惫的天使,一起发现了生活中最亲切最美妙的东西,一起睡熟了,一直睡到下午很晚。’

12.《洛丽塔》/纳博科夫。

《洛丽塔》初为禁书,因为被批描写不伦之恋。有好几个电影版本。

洛丽塔,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

‘在我指尖的摸索下,我感觉到她的汗毛轻轻地竖立在她的胫骨上。我迷失在笼罩着小黑兹的那股火辣辣如夏日般光焰的健康热气中。让她留在这里,让她留在这里……当她用力将那个光溜溜的苹果核扔进炉围里时,她年轻的身躯,她毫无羞怯、天真的腿和圆圆的屁股,都在我紧张而暗藏诡计膝盖上辗过;突然间,一股神秘的感觉涌上心头。我走进一个实在的平面,那里的一切都无所谓,除了快乐的注入酝酿在我的体内。开始时是我最深处的根甜美的伸延,变成了赤热的刺痛,此刻是已经达到那完全安全、自信和可靠的境界,不会在 感觉生活的其它地方找到。带着一种这样建立起来,并顺利走向终极骚动的深层炽热的甜蜜感,我觉得我可以放慢了,延长那份赤热。洛丽塔唯我占有了,但她是安全的。

13.《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米兰·昆德拉。

改编为电影《布拉格之恋》。

‘他的动作如此急促,使她毫无戒备。她那高塔一般的骨架仰面躺下时,他从她脸上红色的斑点中,看到了失去平衡以后害怕的表情。现在,他站在她上方了,一把托住她的膝下,把她叉开的双腿微微向上举起。那双腿猛一看去,就象一个战士举起双臂对着瞄准他的枪筒投降。’

14.《苦妓回忆录》/马尔克斯。

《苦妓回忆录》是马尔克斯封闭之作。致敬川端康成《睡美人》。

马尔克斯在国内门徒众多。马尔克斯二十三岁时已经得过两次淋病。那时,他一天抽60支劣质烟。

‘我一把掀起他的裙子,将她的内裤曳至膝盖,从后面发起了进攻。哎,老爷,她发出凄郁的哀叹,那里不是用来进而是用来出的。一阵深深的震颤让她的全身发起抖来,但她定定地站着没动。’

15.《2666》/波拉尼奥。

波拉尼奥四十岁之前是一个诗人,流浪汉。四十岁时开始写小说,五十岁因来不及等待肝脏移植而离开人世。十年,就为自己在人间建好了纪念碑的底座。天才是挡也挡不住的。

‘反之,让—克劳德在十六岁就阅读了萨德侯爵的大作,早在十八岁就跟大学里的两个女同学三人同居,早在少年时对色情漫画的爱好就把他改造成了一个成熟、理性、有节制的收藏者:专门收藏17世纪和18世纪的色情文学作品。说得形象一些吧:就是摩涅莫辛涅,山中女神,九位缪斯的母亲,眷顾法国人比西班牙人多一些吧。总而言之,让-克劳德可以坚持连续性交六小时(而不射精),因为读书读嘛;而曼努埃尔也能行(射精两次或者三次,累个半死),靠的是情绪,是力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