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时间的朋友》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生物会照当下最优的行为来让自己生存得更好。所以它没有定型,它会不断改变自己,经过一段时间,甚至会变化成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乐视是最明显的例子。

高级生物通过有形生殖来完成繁殖。资本在其中化身成为雄心基因的角色:广布种子玩概率,同时承担一些统筹协作。2015年O2O的几大合并,背后正是资本协作的力量。

生物具备多样性。2015出现的新词“IP”就是多样性的体现。具体到商业上,首先是粉丝经济,在小圈子内做到极致,然后从最极致的这些IP中选择少量最有普适性的,各种资源环境推上去,让其尽情繁衍。多样性还一定程度上改变着商业入口,一开始是流量,然后是价格,最近是人格,之后,可能是“知识”。信息流太大,我们每个人都有强烈的需求:从信息流中找到适于我们的知识。这不是简单的搜索能够实现的,因为很多时候你根部不知道应该搜什么。

生物需要一套生态环境。生态是点和线交织在一起构成的。商业模式也可分为“线型”和“点型”。所谓“线型”,就是构造基础设施(服务),然后再基础设施之间打造连接它们的线,用户为使用这些线付钱。所谓“点型”,就是把一种产品做到最好,卖这种产品付钱。各种平台化、补贴站、流量争夺之类都是“线型”,可口可乐、老干妈是“点型”。书中认为新的机会,会主要出现在“点型”,当然这些点,是建立在充分使用各种“线”的基础上的。

这些观点当然不能说对,但的确给我带来了一种思路,对我来说,这就体现了这本书的价值了。


《时间的朋友》罗振宇的演讲


1.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2. 人性是物性的绽放,人道是天道的赓续。————物演通论
3. 人的本质就是社会关系的总和——马克思
4. 何须转型,只要生长。传统企业不一定要转型,互联网企业和传统企业各有各的难处,都在进化,都在生长,长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5. 所谓生物学的思维方式,虽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但也不用讲得那么玄乎。简单说,就是把时间这个维度带入到思考当中。不是按照既定的蓝图、目标、计划、策略去施工,而是根据环境、变量,一点点地变化,在每一个点上都追逐最佳的策略。

注:最佳策略不是最有利策略,见:《该死就死的市场经济》——同人于野——遗传算法-《自私的基因》

6. 达尔文晚年曾被一个动物折磨得死去活来。他说:“我一想到它,就难过得要吐。”这个动物就是雄孔雀。按照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演化论原理,雄孔雀这种奇葩动物该早早灭绝才是。没事你拖着那么长的尾巴嘚瑟什么呢?既妨碍觅食,又耗费能量,还不利于逃跑。 后来,达尔文想通了,问题的根子出在雌孔雀身上。 当雌孔雀喜欢长尾巴雄孔雀的时候,一根奇妙的逻辑链条就被启动了。短尾巴雄孔雀虽然活得雄姿英发、活蹦乱跳,但是因为颜值太低,以至于没有雌孔雀愿意和它交配,于是就绝种了。而长尾巴的雄孔雀纵有千般毛病、万种不是,却成功地把基因传承下来。 达尔文将这种比“自然选择”还要残酷万分的选择,称为“性选择”。
7. 2015年下半年,市场上不断有人叫嚣着资本寒冬。其实在资本界还流行着另外一个词——资产荒,也就是说可以投资、值得投资的资产太少了。 所有发生在2015年的戏剧化的转折,在我看来,根本就不是什么浪子回头,或疯狂后的清醒,而是资本做了一桌的好菜,结果却招来了一大波苍蝇。资本不得不停下筷子,赶赶苍蝇,一会儿还得接着吃。
8. 假设—— 1. 企业家原本是“孤雌繁殖”,需要自己筹集资本,自己独立经营; 2. 企业家在激烈竞争中,为了获得更多的多样性和适应性,必须演化出“雄性”角色,于是“资本”便从“企业家”群体中分离出来,成为一个流动性更高、力量更强大的分支; 3. 在这个新的“两性”关系中,资本扮演雄性,企业家则扮演雌性

注:资本使产业更活跃、更快迭代、更多元化、更多协作。

9. 现在的制度,只认资本,不认创业者,资本在市场上搜罗到足够的筹码和股票后,就可以把创业者赶走。

注:资本为创造力而搏,不再为劳动密集的机械化生产(剩余价值),也就是无法再控制人力资源,而让人有了自由,并促使人结成更大、更多、更复杂、更密集的协作体系,资本想要重新控制人力资源几乎不再可能。

10. 这种协作体的增长速度在过去的工业社会是无法想象的。社会进步的本质就是人和人之间的协作网络。资本有没有回报,我们管不着,但是庞大的协作体的成熟,却是实实在在的社会进步。 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个体的崛起。

注:传统(线下)做个体的(农业、商铺、作坊)因为缺乏大组织或社会化的合作经历和环境氛围,没有经历过大我对小我的替代,因此也特别不理解他人、社会服务这些行为和想法,他们所思所系在一个小家庭范围之内。但也有很多中老年人说跳广场舞变得更乐观、积极更热心公务了。传统个体到大协作体系(互联网技术)将产生巨大的变化,值得研究。

11. 每当一个社会的技术和组织能力达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就有人开始做基础设施,把原先没有连接起来的点连接起来,产生那个时代的连接红利。
• 每一代连接技术就必然产生一代红利,而红利的享有者未必是连接者。
• 新技术出现时,看连接旧世界的机会,新连接出现时,看利用新基础的机会。

12. IP这个词儿,在2015年之前,我闻所未闻。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说电脑的IP地址,没想到,它指的是“知识产权”。更没想到的是,这个“知识产权”的用法居然是中国人的首创。
• 阑夕曾说:“判断一个内容是不是IP,只看一个标准:它能否凭自身的吸引力,挣脱单一平台的束缚,在多个平台上获得流量,进行分发。”
• 那为什么一个故事、一个形象,能够跳脱一部剧本、一个游戏,变成多平台分发的内容,甚至可以变成商业的入口呢?因为它已经“幻化人形”了。
•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一个IP的背后只要有一小撮人追随,在商业上就足以开花结果。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人人都想要刷出自己的存在感。英雄的标准正在泛化,雷锋虽然只有一个,但大侠却很多,比如仙侠、太空侠、煎饼侠,无数待生之侠还在路上,奔袭而来。
• IP凝结人们的共同想象,对内能呼应我们作为社交动物的基因本质,对外能达成更大规模的社会协作。
• 回顾过往,商业交易的入口一共有三代: 第一代,是流量。 就是把东西放到你的面前,摆摊设点,沿街叫卖,酒旗招展,广告传播。古已如此,无分线上线下。在线上,京东其实也是一个“流量型”的商业。 第二代,是价格。 用低价格来吸引顾客,这也是一个古已有之的现象,但是在互联网时代,这个入口被搜索技术进一步撕开。 第三代,是人格。 过去我们管它叫“品牌”,即用长期的时间、海量的品牌费用,堆积出来的“人格化标识”。可口可乐、阿迪达斯,它们都不是活人,但就像一个人一样生活在我们周边,像钉子一样扎在我们的脑子里,它们有性格,有价值观,有谱系。这些品牌就是工业时代的IP。
• 我认为,还有第四个交易入口也在打开过程中,那就是“知识”。罗辑思维自认为正在艰难地探索这个入口,作为一个悬念留在这里。
• 罗永浩们的核心竞争力将进一步放大,虚拟IP和实体IP,将成为产业链上最重要的一部分。
• 互联网的出现让交易变得简便易得;经济成长即将在中国制造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中产阶级。新的交易入口将在哪里洞开呢?还是得找“稀缺性”。 于是,IP就登场了。
• 现在,这个传统小型社群的交易景象将会回归,但是方式更复杂。当代社会的社交不见得那么温情脉脉,甚至“温情脉脉”都已不是什么好词。它是人性的丛林,人性的一切侧面都在其中纤毫毕现。既有谦让、讨好、合群,也有炫耀、攀比、歧视。所有这些都将在未来交易中呈现。
• 任何IP,不管是真实的肉身明星,还是一个幻想中的大侠,都可以随时“认养”一个标准品,然后把它变成有强烈识别性和稀缺性的“非标品”。你可以想象一下,这对未来产业格局的影响会有多大。

注:给21世纪的人类一个梦想、理想、共同幻想之抽象或物化,通过某种理论、技术、文艺呈现——最大的IP

13. 金融看起来高大上,其实剥开来,其核心能力无非四个字——风险定价。公司拥有的数据越详尽,处理能力越强,其定价能力就越有可能超过传统金融公司和银行
14. 一切的经济形态,最高表现形式都是金融。
15. 云计算的本质是IT服务的在线化。
16. 如果说(阿里巴巴)大数据是让世界逐渐地了解人,那微信就折射出了一个新的模式——让人拥有整个世界
• 阿里本质上做大数据的公司
• 大数据是土壤——涂子沛
• 小米:硬件软件化:用IP(物美价廉的硬件)拿到流量(用户数),然后用软件和其他周边产品赚钱。
17. 我来不是叫世上享太平,乃是叫这世上动刀兵。
18. 正如一个商业评论者玩笑般的说法,商业模式无非两种:“拦路抢劫”和“坐地分赃”。所谓“拦路抢劫”,就是连线,他们造桥、修路、织网、设卡、收税;所谓“坐地分赃”,就是造点,他们进货、加工、溢价、卖出、盈利。
19. 2016年,新的机会窗口是做点。 当然,我这里说的点,比巴菲特更进一步,是指那些利用到了最新的基础设施,改变了产业原先的成本结构,打开了全新的交易入口的商品或者服务。
20. 这确实指出了另一条道路: 1. 把注意力放在自己擅长的“货”,也就是网络中的“点”上; 2. 追求当下的利润,而不是未来的某个“连线型”的设想; 3. 这条路一旦走通,“连线”的可能性反而打开了,越是深入“网络时代”,越是要成就那些“单点突破”的打法。
21. 那么,2015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可逆转的变化呢?结合上文分析的2015年的热闹现象,再来浓缩归纳一下: 第一,新物种。 资本已经是这个市场上的新的存在。它们甚至已经不满足于在幕后,开始登堂入室,狂蜂浪蝶;它们和创业者的交合,一定会产生一系列像乐视这样的新物种。无论喜不喜欢,我们都必须学会与其共处一室,甚至欢喜协作。 第二,新入口。 新来的玩家还有一堆新的“魅力人格体”,他们不仅崛起得迅速,占尽了这个时代传播便捷的便宜,而且从远期来看,他们还将是新一代商业的入口。 第三,新土壤。 脚下的大地正在崩解和重组,商业的首要土壤再也不是城市和工厂,而是数据和计算。玩家变了,规则变了,战场也变了。
22. 必须尊重真诚——因为在时间面前,一切无所遁形。 “没有任何道路可以通向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这是我在2015年听到的最震撼的一句话。
23. 雄者来,我有利剑,雌者来,纳之——《聊斋志异——莲香》原句:丈夫何畏鬼狐?雄来吾有利剑,雌者尚当开门纳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