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shui-zhao-le
窗外蛐蛐不知疲倦的演奏着夜的交响曲,我越听越没有睡意。躺在小姨家的床上听着两个小调皮可爱均匀的呼吸望着屋顶发呆,好吧!我又林妹妹附身了,多愁善感的毛病不知何时养成的。想起了初中语文老师给我写的演讲稿上的一句话:我期待着我有林黛玉的才情……才情差的太远,倒是时时黯然神伤,特别是繁华落幕、最热闹、最开心大笑之后这种感觉越强烈,不知这是一种病还是性格使然,有同病相怜的朋友吗?

关于乌镇本来不想写的但闭上眼睛的时候黑瓦白墙 、 石板路、 小桥流水、 曲径通幽的小路……彩色的记忆被浸泡过滤只剩浑然天成的黑白水墨影像,这是我记忆中的乌镇,刘若英和黄磊的《似水年华》!我们不相信宿命,但无法对发自心底的声音置若罔闻。坐在桥上的时候想起了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站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户,你却装饰了别人的梦。

夜晚的西栅华灯初上不知为什么在拥挤的人流中让我想起了《千与千寻》里的一幕,黄昏总是会让我感觉很无助,好像一切都要结束了,可是新的开始又毫无踪迹。如果有一天你去了那里看到了昏黄闪耀在水中的灯火也想起了《千与千寻》里的画面,记得打电话和我说说你联想的是那个场景画面,不知我们想的是否一样!无论何时何地我都愿意与你分享动漫里的精神世界,纵然我们生活在纷繁的尘世!我想如果你真的喜欢并热爱着动漫你会理解我的。

很喜欢西栅里的图书馆,里面的管理员有一个很有书卷气息的男生给人的感觉有点像文哥。朴素 、古色古香的木质书馆,里面中外各类书籍都有涉及很赖看,选了一本杂记在木桌旁坐下,耷拉着脑袋翻看着不知不觉竟和着书香木香睡着了,直到闭馆的时候银杏子才把我叫醒。我睡的真的好香,也没有做梦只是口水打湿了书页(好尴尬,还是第一次睡得这莫香)。晚上逛的差不多了就和银杏子坐在桥边看风景聊天,一年没见我们变化都挺大的但还是无话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惬意。 看着来来往往的男女老少,我就对她说:我觉得乌镇很适合小情侣牵手边走边看风景,特别是冬天下雪的时候。她听了笑着说:你可以谈一个呀!我望着人流半晌才回过神来说:谈毛线呀!谈何容易……

错过了那首歌又奈何?!昏黄的灯火在水波中荡漾 ,乌蓬船轻轻划过,一切过后又恢复了平静,只是偶尔泛了几圈涟漪。片尾文说:“有个诗人叫聂鲁达,他说,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是不是我们的爱情,也要到霜染青丝时光逝去时,才能像北方的冬天的枝干一般,清晰、勇敢、坚强。我们醉在水乡,任年华似水,似水年华。”

就像小马过河一样,再多别人的意见描述参考,终归只是个人的主观反馈,每个人的都有自己的经历 、 三观 、性格……什么还得自己亲身经历体验,别人说的话只是参考。以上就是我对乌镇第一次的大概印象,不知下次感觉又是怎样?!

黄磊在《似水年华》最后说:我的感觉,没有大是大非,没有谁对谁错,只是关于风景还有爱情!今天是哪一天?昨天的明天,明天的昨天。

最后附上《似水年华》很精彩的一段对话。

文:这一夜我好想长大,你说男人是因为什么而长大的?大概是因为女人吧!

英:那女人呢?

文:女人?那该问你才对啊!

英:女人,是因为爱上一个男人而长大的.所以爱情是可以让人成长的.

文:但是令彼此成长的两个人,却无法常驻在一起.

英:你是说我们吗?

文:对,是我们,但不止是我们.

文/木婉风清扬(简书作者)

1 thought on “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