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待繁华落尽,终将尘埃落定、有因有果

无论你是在天涯,还是海角,安于心境,淡出庸争,不与浊水,谦心于人,得不忘形,失不遗志,穷不辱德,富则不淫。
人生苦短为利累,花开花落几时休。

时间总在爱与不爱之间走去,总在命运来不及响应的时候把一切剥离。爱恨情仇止于流年岁月。我们总在悲伤的时候怀念以往,终究是云烟终究是流年。

我将昨日写进冬日蓝色的天空里,韵白的忧伤在天空弥漫。相守相离像命运的协奏曲在不停的重演,我们总在一场场告别中驱动自己的身体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艰难前行。告别像是久违的红颜知己,我们总在转身时才发现一切总在不停歇的匆匆离我们远去。也许那一刻心是颤抖的,而眼睛却是我们心里的最诚实的读者,当温暖的泪滴划过我们曾经有着甜蜜笑容的脸颊,眼泪是岁月给的我们一剂良药,却终究医不好我们脆弱的心灵。我们都曾遇到那一眼就可以定今生的爱情,却只因为这一眼我们要耗尽余生去忘记。那一眼也只能在我们静静感叹生活的时候悄悄提及,那一眼也只能是我们孤独时陪我们的一坛老酒。我们都曾酒醉不眠,我们都曾将这一切归于无缘。

岁月是禅者,静坐,不言不语,不悲不欢,不苦不甜。待繁华落尽,一切都将尘埃落定,一切都将有因有果。

我们都曾走过岁月,都曾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任意穿梭,也许你不食人间烟火,也许你迷失红尘,这路途也只能我们自己一步一步前行。我们都曾相遇过,都曾离别过,都曾在岁月的面前低首祈祷双手合十,但这一切都在我们的记忆中静静的消退,留下的只不过是隐隐的光影和模棱两可的不确定。祈祷的那一刻我们都是岁月虔诚的信徒,那一刻我们都曾许下诺言,那一刻我们都曾被自己感动,那一刻我们都曾一眼万年,那一刻我们都曾长相厮守。但我们没有不言不语,没有不悲不喜,没有不苦不甜,我们总在取舍之间,这是一个悲伤地故事,而我们都有这样的故事。故事里最悲伤的是我们自己,我们相信了自己的那一瞬间。

走过长长的路,走过长长的河流,走过云雾漫漫,寻找那个虔诚的自己,那个曾经双手合十的信徒。我们都在来来回回的路上,这是红尘,红尘里烽烟四起,红尘里剑指天涯,红尘里你我都是那在冬日里独舞的雪花,在阳光明媚的时候总会悄悄为这红尘撒些泪滴。也许我们都应该找一个美好的时间坐在庭院里的桌前,什么都不用做,只去观看那云卷云舒,去观看那花开花谢,也许我们的前世是一片云,也许我们的前世一朵清莲,于静于动都是不言不语,不悲不喜,不苦不甜。

我们与万物都在相逢相识相知相爱相守相离中慢慢老去,岁月依旧,红尘依旧,当你老了是否记得那一眼万年,当你老了你是否记得那一刻虔诚的双手合十,当你老了是否记得曾经你眼中最美的我。

外一:《月夜》

明月当空,我感受着这初冬月夜的凉意,观四处清楚而曚眬,望清空窎远,星光璀璨,吾欲剩风去,高处不胜寒。

看红尘烟雨,缭乱繁华,只有在这清寂的月夜,淡泊事外,安享心底的平静,除去尘世的浮华臆造,才能静谧于心灵的愉悦。

吾曾悠居过深山茅屋,安享过屋外月夜下的水流、风萧、鹃凄、蝈鸣,静享过江南月夜,水光潋滟,香风四溢……。

无论你是在天涯,还是海角,安于心境,淡出庸争,不与浊水,谦心于人,得不忘形,失不遗志,穷不辱德,富则不淫。只有这纯真,让心安静,就象这一轮明月,虽浮云遮蔽,却亮光四岀。

人生苦短为利累,花开花落几时休。让这月夜的清新,唤觉我久已木然的心扉,在寂寥里寻觅五彩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