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大家小书:细说红楼》有理有据,见解独到 | 周绍良

《红楼梦》这部伟大著作,已经赢得两个世纪人们的喜爱,我相信它将是人们永远所喜爱的。它在世界上是一部被最多的人阅读的文学作品,在过去和现在研究这部书的人为它写过不少专书,发表过很多从各个角度研究它的文章,恐怕这在作品研究方面应该数第一位。杜甫诗是大家喜欢的,俗有“千家注杜”之说,似乎也未必赶得上《红楼梦》罢!

我也是一个《红楼梦》的爱好者,事实上我并不是《红楼梦》专业研究者,由于搞文学史的关系,从而注意到有关《红楼梦》的资料,读书有见,常以笔记记其所得,偶应友人之约为报刊撰稿,仓卒之间,辄取平素所积笔记加以拼凑、连缀,汇为一篇以应事,所以这些文字都比较粗糙,内容的发挥、意见的表达也是不够的,曾看到清代大儒顾炎武《日知录序》上说:

尝谓今人篡辑之书,正如今人之铸钱。古人采铜于山,今人则买旧钱,名之曰废铜,以充铸而已。所铸之钱既已粗恶,而又将古人传世之宝舂挫碎散不存于后,岂不两失之乎?

我的这些杂凑的东西正是顾炎武所批评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却常有人来借阅旧稿,有时自己连留底都没有,颇难应命。现在把它收集起来,汇为一册,这又是一桩灾梨祸枣的行为。

《红楼梦系年》本来意图从这里追踪一下书中的贾宝玉与“自传说”是不是能有所配合,或者从这里发现一点可与曹雪芹联系的痕迹?事实经过摘录,从这里也没找到什么。意外是在事情的排比上,却明白显出曹雪芹增补《红楼梦》的痕迹,原意根据这点深入研究一下写点文章,可是由于懒的缘故,始终没动手。现在保存在这里,也可以与姚燮、周汝昌他们编制的相互参看。

另外像关于讨论曹雪芹卒年问题,这本是一次座谈会上的发言和补充,今日看起来这个问题对于《红楼梦》的研究只是细微末节,他早死一年或晚死一年,毫无增损于《红楼梦》作品本身的伟大。不过既然社会上还有“壬午”“癸未”之争,所以还是保留下来以表示自己的态度。

对于后四十回我认为它是保存了曹雪芹大部分原稿的。我的意见是曹雪芹所以能完成前八十回增删工作,主要是因为他的写作的前半段是比较仔细地完成了每回故事情节,因之增删比较容易;至于后四十回,则只是一部写作提纲,每一回如果按照前八十回那样描写叙述,在文字上照已经确定的“分出章回”的安排,势非每回字数增加四五倍不可,因之被迫无奈只好放下,所以保存像今天这样。这是我写那两篇讨论后四十回文章的本意。

至于写《“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一文,原来的意图是想解决《红楼梦》两个开头楔子的问题,可以说是一种大胆假设,也只是尝试罢了。

另外都是一些考据与序跋,实无足称,谨请专家与读者指正。

过去我和朱南铣同志交往是密切的,他的学问甚深,见解颇高,对《红楼梦》的研究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我从他那里得益不少。我们共同编辑了《红楼梦书录》和《古典文学研究资料汇编〈红楼梦〉卷》,这本小册子里也保存了我们合作的两篇文章。现在他不幸逝世已经十一周年,第二次全国《红楼梦》学术讨论会闭幕之日也即他十一年前遭难之日,编成这本小册子,以纪念我们的交谊,谨以献于故友在天之灵。

注:以上文字摘自《〈红楼梦〉研究论集》后记

——————

作者: 周绍良 / 出版社: 北京出版社

本书编选了周绍良研究红楼梦的全部重要文章,作为著名红学家,周绍良在红楼梦研究中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其主要观点体现在对《红楼梦》系年的详尽梳理,对《红楼梦》后四十回原稿真伪甄别,以及曹雪芹卒年的考证,其他细节的论证亦娓娓道来,有理有据,对红学研究极具参考意义和史料价值。

作者简介 · · · · · ·

周绍良(1917—2005),著名红学家、敦煌学家、佛学家、文史学家、收藏家、文物鉴定专家,原籍安徽建德(今东至),其祖父是著名实业家周学熙,父亲是著名佛学家周叔迦。周先生一生勤奋著学,笔耕不辍,论著有《红楼梦研究论文集》《清代名墨丛谈》《蓄墨小言》《清墨丛谈》《百喻经今译》等;合著则有《红楼梦书录》《古典文学研究汇编·红楼梦卷》《近代文论选》《唐传奇笺证》《资治通鉴·唐纪勘误》《曹素公制墨世家》《馂余杂记》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