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三毛文集07:送你一匹马》散文集 | 精制精排

常常,听到许多作家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说:“我最好的一本书是将要写的一本,过去出版的,并不能使自己满意。”

每见这样的答复,总觉得很好,那代表着一个文字工作者对未来的执着和信心,再没有另一种回答比这么说更进取了。

我也多次被问到同类的问题,曾经也想一样的回答,因为这句话很好。

可是,往往一急,就忘了有计谋的腹稿,说出完全不同的话来。

总是说:“对于每一本自己的书,都是很爱的,不然又为什么去写它们呢?至于文字风格、表达功力和内涵的深浅,又是另一回事了。”

也会有人问我:“三毛,你自以为的代表作是那一本书呢?”“是全部呀!河水一样的东西,慢慢流着,等于划船游过去,并不上岸,缺一本就不好看了,都是代表作。”这种答复,很吓人,很笨拙,完全没有说什么客气话,实在不想说,也就不说了。

其实,才一共没出过几本书,又常常数不出书名来,因为并不时时在想他们。

对自己的工作,在心里,算的就只有一本总帐——我的生命。

写作,是人生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而已。

坚持看守个人文字上的简单和朴素,欣赏以一支笔,只做生活的见证者。绝对不敢诠释人生,让故事多留余地,请读者再去创造,而且,一向不用难字。

不用难字这一点,必须另有说明,因为不大会用,真的。

又要有一本新书了,在书名上,是自己非常爱悦的——叫它《送你一匹马》。

书怎么当作动物来送人呢?也不大说得出来。

一生爱马痴狂,对于我,马代表着许多深远的意义和境界,而它又是不易拥有的。

马的形体,织着雄壮、神秘又同时清朗的生命之极美。而且,他的出现是有背景做衬的。

每想起任何一匹马,一匹飞跃的马,那份激越的狂喜,是没有另一种情怀可以取代的。

并不执着于拥有一匹摸得着的骏马,那样就也只有一匹了,这个不够。有了真马,落了实相,不自由,反而怅然若失。

其实,马也好,荒原也好,雨季的少年、梦里的落花、母亲的背影、万水千山的长路,都是好的,没有一样不合自然,没有一样不能接受,虚实之间,庄周蝴蝶。

常常,不想再握笔了,很多次,真正不想再写了。可是,生命跟人恶作剧,它骗着人化进故事里去活,它用种种的情节引诱着人热烈的投入,人,先被故事捉进去了,然后,那个守梦田的稻草人,就上当又上当的讲了又讲。

那个稻草人,不是唐吉诃德,他却偏偏爱骑马。

这种打扮的梦幻骑士,看见他那副样子上路,谁都要笑死的。

很想大大方方的送给世界上每一个人一匹马,当然,是养在心里、梦里、幻想里的那种马。

我有许多匹好马,是一个高原牧场的主人。

至于自己,那匹只属于我的爱马,一生都在的。

常常,骑着它,在无人的海边奔驰,马的毛色,即使在无星无月的夜里,也能发出一种沉潜又凝炼的闪光,是一匹神驹。

我有一匹黑马,它的名字,叫做——源。

注:本篇原为台湾皇冠出版社三毛全集《送你一匹马》自序

作者: 三毛
出版社: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评分: 8.6

《送你一匹马》收录了三毛回台定居后发表的一系列文章。本卷与三毛早期作品风格不同,这一阶段的创作主要是出于对生命的感悟与体认而发表的心情文字。在字里行间中透露出来的,是生命中的痛苦与思索,是对家人和朋友满怀的爱。

作者简介 · · · · · ·

三毛,台湾著名作家,1943年3月26日出生于重庆,浙江省定海县人。本名为陈懋平,1946年改名陈平,笔名“三毛”,1964年进入文化大学哲学系,肄业后曾留学欧洲,婚后定居西属撒哈拉沙漠加那利岛,并以当地的生活为背景,写出一连串情感真挚的作品。1981年回到台湾,曾在文化大学任教,1984年辞去教职,专职从事写作和演讲,1991年1月4日去世,享年48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