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的洪水猛兽][韩寒][TXT][全本下载]

作品简介

《可爱的洪水猛兽》是继《杂的文》后再次推出韩寒2008-2009最新博客文的精选。本书集合了以韩寒自己独特的思考方式为基础的杂文,评时事、人文、电影、艺术、赛车等,把最率性的品格,最出彩的观点,最犀利的言语,最有趣的内容,一一奉献给读者。
这是一本观点独特、言语犀利的杂文集。
什么样的事让韩寒有直指人心的气魄;
什么样的人会引起韩寒的注意;
什么样的电影值得韩寒一说——
韩寒说:没有分量的文字是没有力量的。
s3947864

作者信息

韩寒,1982年9月23日生。作家,赛车手。

作品摘要

1.这一代人

前天参加了《萌芽》十周年的活动,谈到了一个问题,是非常老套的一代人的问题。我想说,事实上,不存在一代人和另外一代人,如果非要说有,那我们就说说这一代人。
从我看到的情况来说,这一代人其实也是相当传统的,离婚率居高不下,因为很多人嫁给了岁数,嫁给了住房,而不是嫁给了爱人。一到25岁,人人自危。但从这点可以说明,其实这批人和以前人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是,外界给了这些人很多的负面评价,这是不公平的,比如所谓的自我、不关心政治。自我其实是件好事情,而且很多表象上性格是由计划生育导致的。因为独生子女而带来的问题,我想这账似乎不能算在无辜的被生下来的人身上。
而所谓的不关心政治,其实也是无稽之谈。在当今的环境下,政治还不是可以用来关心的。以前那批人,只是情不自禁被政治关心了,而他们所扮演的只是政治潮流的小喽喽和被害者,被害不能成为一种谈资,就好比被强奸其实不能算在自己的性爱经历里一样。政治可以关心的时代暂时还没有到来。
而现在这个时代,到现在的诸多不满和不和谐或者利好和进步,其实和这一代人根本没有关系,这全是老一辈人搞出来的后果。政府公信力伴随着CCTV一起空前地丧失,也和这代人没有任何关系。这一代人暂时只能在娱乐、体育圈露个脸,我想不能对这个社会造成多大的影响。80后的到现在最大的才28岁,最小的19岁,也就是处长和处男的时候,完全没有任何的权势,所以权利使用不当造成的后果再推卸到这代人身上是无辜的。自己的屁股没擦干净是不能用下一代的胎毛来做草纸的。
其他的诸如生活放荡糜烂,一夜情,“不正当”关系,迷茫,嗑药,空虚,抑郁等等,从我观察的结果来看,这的确是从20世纪70年代出生的那批人开始的。但我不觉得这是坏事。有信仰自然好,关键是信仰带我们去何方。如果信仰带我们去沟里,那我们还是暂且留在岸上看天色吧。
但是,我们其实可以很高兴地发现,大群体素质的提高正是从这一代开始,最基本的不乱扔垃圾,不随地吐痰,不插队,都是从文革后接受教育的那批人开始慢慢培养成的。很多社会陋习和低素质表现,恰恰也是老一辈的光荣传统。
这一代人肯定是有错的,但我相信那更多是个人力量的失误。而再多的错,其实在今天说都是不合时宜的。因为现在我们能看到的所有的错,都是别人的,这一代人的错,还没开始。这一代人中的坏蛋王八蛋,都还没浮现。但是笨蛋肯定有不少,不过这点上哪一代都一样。

2.大师们,我等无条件臣服于您

最近有记者问我,外面说我炮轰和侮辱了很多文学大师,问我怎么看。
我就开始回忆,哪里?大师在哪里?想我什么时候炮轰和侮辱李白苏轼他们来着?后来我终于想起了事情的原委,我觉得,所谓炮轰或者侮辱,是别人生怕不够劲爆少人看,自己加的标题。这就好比我一拍你的肩膀,说,哥们,你今天穿的衣服我不是很喜欢。最后就演变成我痛扁了别人一顿。
事情是这样,我和陈丹青两人做一个电视节目,我说的大意是,新中国以后的中国文学很不注重文笔和文采,我们的课本选文章和要求背诵的那些文章的文采也都很差,老舍,茅盾等人的文笔很差。
然后陈丹青补充到,还有巴金。
我表示很同意。因为老舍是我一个口误,我就是想说巴金来着。
我们也觉得冰心写的东西读不下去。

最后我和陈丹青大致说,你看,我们俩说了这个,电视台就肯定很高兴,他们就等着我们说类似的话,就会拿这个来做文章了,因为这个招骂啊,然后大家说我们两个是炒作,是借这些作家来出名,可我们并不是这么想的。真是没有办法说话啊。

这个里面我的唯一错就是,把老舍和巴金搞混了。老舍的文笔还是不错的,我本意是巴金和茅盾的文笔很差,但巴金老舍茅盾冰心这四位作家,在中国的政治文学体系里,往往是打包在一起的,所以我一时搞混了一个,在此要向老舍先生说声抱歉。
但我很坚定地认为,巴金、冰心、茅盾三人的文笔和文采是非常一般的。
至于余华和苏童,我则没有说过。
我不大明白,评论三个作家的文笔很一般,我个人不喜欢这样的写作手法,为什么会变成侮辱大师和毒害青年。今天在人民网上看见有评论说,文化名人不应该在媒介发表不负责的言论,尤其是大嘴巴言论错误导向舆论,出言不逊的结果是伤害整个民族的文学尊严。
怎么几句话就把整个民族的文学尊严就伤害了呢?作者的名字叫民族么?为什么这个叫“不负责任的言论”呢?我当然为我说的话负责任了。这又不是我一时激动胡说的,我从小学看语文课本的时候就这么认为了。而这怎么就成了错误的舆论导向了呢?您的小名叫正确么?
对于中国早期的这些作家,我们任何人都是可以根据个人喜好来评价的。比如我,我个人比较欣赏梁实秋、林语堂、鲁迅、钱钟书这些文采和文字天赋比较好的,比较不喜欢巴金、冰心、茅盾等文采比较差的。
我个人的认为是,作为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作品的情怀,作品的文采和说真话。

而对于我们一直强调的“文以载道”和“思想性”,我觉得是应该放在最后的。因为文学很容易变成政治的妓女,导致的结果就是,你跟对了人,你就是崇高和灵魂,你跟错了人,一模一样的文字,你就变成了反动和毒草。而我们一直说的“感情真挚”,我也不认同,你一个作家,仅仅只有感情真挚,那还不如去做午夜聊天节目的知心大姐。
所以,我们单单说文字,我个人认为这冰心茅盾巴金三个人的文采的确不行。当然,因为每个人对文采的理解不一样,所以,大家自然可以觉得这三人不光思想非凡,而且文采也非凡。关于这个,大家各自说理就行了。
小学课本选入他们的东西是有问题的,首先,如果是真正的大师级别的东西,我个人认为给刚识字的小学生看,是不合适的,这才是侮辱大师。当然,不要再拿白居易给老奶奶念诗来说事了。但因为政治和思想上的迫切需要,所以有必要在小学阶段收入教材,并且背诵。这些范本导致了小学生认为,文章就是应该这么写的。而这些人被后人所推崇的却是他们几十万个字堆成的整本书,可我们拼命学的是他们的一段话,这也是他们几个人最弱的地方,那就是在一个段落里的文采。
如果我身为一个好的作家,我的写作手法被一群小学生给分析和模仿了,那我会觉得挺丢人的。
人民网的评论继续说:对文学大师心怀尊敬之心、追念之心是一个民族的基本涵养,是一位有责任的文化人的基本修养,贬低大师甚至出言不逊已经超出文艺争鸣的范畴。
这段话我很不认同。首先,这是你的大师,不是我的大师。其次,我不觉得我说茅盾冰心巴金文笔不好是对他们出言不逊。只要不是人身攻击,你再大的师,无论是人民封的大师或者政党封的大师,都是可以自由评说的。在我们这个国家里,不能说政治,不能说官员,不能说制度,不能说腐败,难道连个写书的都说不得?况且我还没评说大家所看重的“思想和立意”,单纯说个文采而已。在封建社会,评说个大诗人写的差,不合我意,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别等到一千年以后……当然,有人会觉得,没不让你说啊,你这不正说的欢么,我们只是都不认同你说的,他们就是文采好,或者那叫文笔朴实立意高。那我也没办法。但这些人要比那些危言耸听的评论家可爱多了。
再其次,一位有责任的文化人的基本修养是有骨气,说真话,不献媚,不阿谀,绝对不是对文学大师心怀尊敬之心,追念之心。文化人不是来烧香的。我也不觉得这是一个民族的基本涵养,如果一个民族的全部人都必须觉得有那么几个作家,写的必须是好的,所有的全好,没有一点不好,否则你就是没涵养,那这是个除了朝鲜以外的什么民族啊。
而当时所谓的“冰心的书读不下去”,这也是陈丹青,包括我的真实想法。任何人都有权利觉得另外一个人的书不在自己的审美里,读不下去。如果大家读我的书读不下去,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而为什么在某些评论家眼里,读不下去冰心就是人格和文学品格出了问题呢?你不能非得逼着我看冰心看得津津有味才行吧,我的确是不喜欢,我也只是把我内心真实想法说了出来。如果你非要逼着我读冰心的书,我对你的惩罚就是逼着你读冰心的书。看看你是真喜欢还是假喜欢。
所以,看见很多在网上痛骂的人,他们的措词之激烈,表现之激动,是要比玉米相对于李宇春更甚的。但是否巴金茅盾冰心三位老人在他们心中的位置要比李宇春在玉米心中的位置高呢?明显不是这样的,我甚至怀疑把老舍茅盾巴金三个人放他们面前,他们能否分清楚谁是谁。当然,你们可以说,你们只认文字不认脸,但是我也怀疑,在那么多叫嚣着你胆敢不尊重文学大师的人们,你们中是否都完整地看过你们所“尊敬”的大师的书?是否还记得冰心老舍茅盾巴金原名叫什么?我想,如果李宇春原名叫李春波的话,所有玉米都是应该记得的。所以,其中很多人是巴金冰心茅盾的假粉丝。你们只是单纯看我不顺眼,不喜欢我,就甘愿马上摇身变成你们的大师们的不忠实读者,这是不诚实的。至少在我念书的时候,似乎整个班级甚至学校都没听说过有多少人多么喜欢看这三个人的作品的。而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义正词严的假读者,我感觉这些茅盾、冰心、巴金的假粉丝马上就要组成“盾牌”“心冰乐”“京巴”等粉丝团了。
对于他们的真读者,对我留言说,其实巴金写得很好,并且告诉我为什么好,哪段的那里很好。那我对他们也很尊重,我也会尝试再去看看。这是正常的文学观点的不同。而不是借着这三个“大师”的帽子给别人扣更高的帽子,顺便名正言顺地骂两句。但到现在,我依然认为,巴金,老舍,冰心,茅盾这四个人中,别的什么都不说,就说文采,除了老舍不错以外,其他三个人的文采从最差到较差的排名是——冰心,巴金,茅盾。作为一个作家,文笔和文采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作家必须要拥有独特和出色的文字技术和文字风格,这是所谓的思想性和感情真挚所不能代替的,这也是汉字的魅力所在,中国历来的作家都是很看重这点的,从诗经开始,到唐诗宋词,到四大名著,无不如此,再到后来的白话文中,钱钟书梁实秋林语堂胡适鲁迅沈从文包括张爱玲做得都不错,但是因为到了新中国,文字的魅力被思想的正确和意识形体的需要所替代,很长一段时间里,政府和人民再没有运作出文采出众的真正文学大师。
而现在,看着一些评论家们的意思,是不是面对老巴冰茅他们这些作家,我等必须觉得全部都很好?有异议就是我人格和涵养出了问题?也不用管个人的文学喜好如何,必须抛弃所有阅读口味,无条件臣服于他们?

3.伺候舒服为止

自由有限,禁止滥用。
首先,是请您欣赏某诗人和时评员的文章:
《瞧不起文学大师瞧得起徐静蕾》
韩寒最大的“亮点”莫过于新浪网博客亚军的雅称!写作本文是笔者拜读其博客的唯一理由,之前作家韩东批评韩寒走的是野路子、完全非文学、缺乏对写作的诚意,读后发现此言不假。其中有一篇讥讽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江城子》的文章,仅仅一个标题:幸亏没入作协。言外之意是瞧不起作协及王兆山,仿佛作协是藏污纳垢之地,王兆山是水货作家。殊不知其“幸亏所入的新浪博客”,却让一个玩不好文学的演员徐静蕾坐上了博客王的宝座,自己却甘居其后。如果博客王是余秋雨或余光中,韩寒他倒还可以炫耀一把,可偏偏不是。甘居徐静蕾之后可从未听其“炮轰”过徐静蕾文笔很差,现在,却“炮轰”老舍、巴金、冰心等文学泰斗的文章完全没法看。可见韩寒瞧得起的人只有徐静蕾,即使是老舍、冰心等公认的文学名家他也不放在眼里,更不用说王兆山了。

这篇在逻辑上很有创新的文章是在某网站的新闻评论上看见的,标题是《韩寒瞧不起文学大师瞧得起徐静蕾》,把我骗进去点击了。

我身边也有小朋友问,哥哥最近又说什么了?
小朋友没有读过三位老人的东西,我就跟他这么解释来着:你看,新中国的文坛和流行音乐一样,有四大天王,老舍就好比是张学友,茅盾好比郭富城,巴金好比刘德华,冰心好比黎明。我觉得除了张学友唱的还行以外,其他人都一般,黎明的唱功最差。就这事儿。
小朋友觉得没有什么可以讨论的,就跑了。
其实把一些神化的符号弄通俗点,就是这样的。但最对不住的是陈丹青先生,因为我看到了一个网友留言:

不了解你要评价的人,你就没有发言权,你和陈丹青根本就没有把这些大师的作品看完,你们就根本不了解他们,你就没有资格去批评他们。你们两个人就是两个80后脑残……

还有留言说,虽然说要言论自由,但是我觉得最近的言论有点太自由了,自由得有点可怕。居然有人可以随便对大师表示不敬。

关于自由,燕赵都市报还有让人叫绝的肖先生的文章,认为我和陈丹青“攻击人”,有违法之嫌一说,因为我们已经侵犯了别人的公民权,而且“滥用自由”。我第一次听见“滥用自由”一说,原来在我国,一个读者在电视节目里表示不喜欢某作家的文笔,读不下去某作家的书已经是滥用了自由,大家可要以我为鉴,你就那么点自由,别滥用。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你有说话的自由”,这放在学术讨论上,应该照常实用。但是韩寒如此“炮轰”文学大家,不得不让人思考,这个自由也不是无限的,电视是宣传为主,以这个宣传为主,不是学术讨论为主的电视,来说某个人怎么怎么不好,恐怕已经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畴,有侵犯公民权利和滥用自由之嫌。

做个读者真难。大家拿起一本书千万记住,你是没有权利读不下去的,万一你真没读下去,你是万万不能说的,尤其是面对大师,因为你不光人格沦丧了,你还可能违法犯罪了。据说法律面前是人人平等的,在我身上适用的,在你们身上也肯定适用。但是,这位时评家只想到了侵犯公民权益,最后,最狠的登场了,他也觉得,现在的言论太自由了,居然可以不喜欢大师,暗示我不读冰心是颠覆社会体制,已经犯下颠覆国家罪,对我封杀事小,枪毙才是王道:

国家对网络和韩寒这样的人监管太松,就应该尽早地封杀,让他们丑恶的言论烂在肚子里,永远不能见诸于众,蛊惑人心!
言论自由了,可它总得有个度,像韩寒这样的人,如果在日本,早被砍了拉出去喂狗了。日本人的爱国是狂热的,我们并一定要完全效仿,可像韩寒这样的人,居然在中国被当作偶像一样膜拜着,就有些奇怪了。我们最近关于余秋雨和王兆山的讨论多了些,其实他们对国家和社会并没什么危害,而韩寒的言论,对社会未来的信仰和价值观的培养,却不可小觑!倒不是觉得韩寒的威力有多大,只是鸦片的毒害远大于正面的说教,上瘾了就很难戒。
韩寒炮轰中国当代几大文学名家,表面上看似是文化领域里的正常争论,但仔细揣摩,他是想从根本上颠覆现有的社会体制。教科书历来被各个国家所重视,教材内容的选用是考虑综合因素的,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家利益至上。韩寒含沙射影地说了一大堆,无非是站在一个凌驾于他所处的这个国家利益之上,来制造他的影响,至于他身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中国目前之现状,是没有文字狱这一说的,否则像韩寒这样的人,不知被枪毙了多少回。

此文最后一句话,我没感受到作者是在感恩时代和社会的进步,相反,我看到的是作者的无限惋惜和追思——唉,好好的文字狱,怎么就没了呢。

所以,听了大部分的评论者们自己想象出来的“谩骂大师,踩踏大师,侮辱大师,颠覆大师,颠覆社会制度,颠覆国家”的罪名以及“危害民族”“忘本灭祖”“人性沦丧”的批评,对我提出“砍了”“封杀”“杀掉”“灭掉”“枪毙”等处理方法,我害怕了,我怂了,我决定收回我说的话,投靠他们,并重新告诉大家:

那是上午录的节目,听说早上起来要喝水,所以我不小心喝多了,我说的都是胡话,其实啊,在我看过的所有的书里,我最喜欢的是巴金、冰心、茅盾和老舍的书,他们四个人的书我从来爱不释手。一旦三缺一,我就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巴金教我说真话,所以,我从来不说谎,你看,这不正说的欢么。我最喜欢《寒夜》,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所以我改名韩寒,以此纪念。因为张爱玲不喜欢冰心,所以我一点都不喜欢张爱玲。《色戒》我也抵制了。汤唯被广电总局禁了,我很高兴。谁让你跟错人呢?其实汤唯你还是有潜力的,如果当时你演的是《致小读者》里那可爱的小读者,就不会是现在这样子了。他们四人,尤其是冰心茅盾和巴金三人,思想性就别提了,肯定正确,但关键是文笔还特别的好,这点尤其难得,我常常情不自禁就背诵了起来,我真希望不光小学语文书里让我们背诵他们经典的段落啊,我多么希望我参加工作以后,公司都让我们背诵啊。我多么希望,CCTV的百家讲坛里用四百集的节目对他们的文章进行剖析,这样,在我死后,我就只盼坟前有屏幕,纵做鬼,也幸福啊。

因为以前说过,文学往往是政治的妓女,所以,像上文一样,我伺候得评论家们舒服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叫上陈丹青给大家也认个错,双飞更舒服哦……如果大家觉得我这样的服务很好的话,以后一直点我哦,我的工号是18万4531号,工号是有点难记,唉,没办法,作家里干这行的太多了……

下载地址

可爱的洪水猛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