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旧雨巷 | 徯璺

灯火摇曳,静谧的雨声漫过窗棂,没有夜阑灯火的闪烁,只是雨丝扣着心窗。释卷,莞尔一笑。

捎信的鸽儿先来一卷残词,一路呢喃,随缘话诗,唤醒本已麻木的回忆。何曾几时?柔荑似水,在相思的纸页间,秉一扇雨雪,待她洇满桃红柳绿。

侧耳欲别不经睹,却觅得方山重水尽,凝情之士月下咏,举杯悱恻饮尽潇潇。

衣冠未整,足蹬褴履,只为匆匆抽闩,旧客却已去。看冬雨逐走阴霾,桂晖聊现一弧,旧巷,成了雨巷。本以为路,就是如此,却被自己折服。俯卧静听风吹花落,望过璃窗,静若念秋。

设筵,杯旧人凉。岁月蹒跚,只能迎一回时光故人,无叹无惜月下局,干尽涩茶叙冰蝉。一场雨雪霏霏不扰兴致,落入酒杯就当饮了月霖,自此作赋三篇。闲聊,纸扇已凉,石觞早寒,埋下缈缕思絮,就是为了一场雨,许她生根,发芽,无需温寒。只是大雾四方,循陌回望故能看着昔日月光撒下满地冰霜,但这灯盏,又能照多久?我将踏向远方,那月霜,又能漫多长······

旧巷,青巷,花巷,柳巷,别于一个又一个巷口,一杯浊酒潆洄于怀,总是忘不掉。踏入巷口,便是入了此陌,奈她萧飒萧然,这载走过丘墟,那载走过田埂,赠予雨丝中闪烁着的乡火。销了旧情,记忆也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变了味,便是岁月。

也许只是青瓦涓涓淡沲,不禁勾起那一丝柔然,萦绕于心,坠入心潭。流光敛影,踏破雨歇潇潇,迎过时光,却话水雾氤氲,蒙了那时的月,那时,巷外的土路泥泞,巷里的旧楼依旧,还是那份沧桑,仍怜那份沧桑。

流转,仍怪冬日念起了春雨,惹来徐徐闲愁,也许唯一的不同是,那时春芽伊人,现在旧黄未去,却还未有一场雨,能洇开一树秋愁,谢了旧时红装,包括这场,想过千遍,才发觉——怎能脱了往事。就是这一巷接着一巷,纵使愈发宽朗,雨巷仍是雨巷,青棂还是青棂,花儿还是花儿。

雨散了,时光笑罢,璃窗再也挨不了冰霜,又多了一条裂璺,巷的那头是哪?侧耳,雨打寡薄,念乡火中那片白霜,那是江北雨巷中的一段,我还记得,巷口的棂皱,散着阵阵清香,那缕温洄,曾将心潭温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