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间物语》马永娟

本书为随笔集,作者以诗化的语言引领读者从森林、温泉、草地、流萤、虫吟、鸟鸣这些美好的元素和细节开始,用心灵的触角,美学的眼睛,哲学的思考,对简单的自然景色进行饱蘸深情的描摹。在一帧帧画面感十足的林地图景中,回溯往日时光,有着“风景旧曾谙”的回味和体悟。

常常想从现有的生活模式和逼仄的活动范围出走,去林地与森林、野花、草地,温泉、池塘、小溪,蛙鼓、虫吟、鸟鸣,傍晚的霞、黎明的雾、草叶上滚动的露珠,还有灌木丛中疾驰而过的野鸡、野兔、小松鼠来一场浪漫的邂逅,渴望精神私奔激起生命的颤栗与亢奋。

在那里,你会想起童年,想起故乡,想起爱与被爱,想起或是憧憬许多美好的事情,感受一份日常生活之外的惬意与安静。

———————————————————–
有一种凉,与风无关,与季节无关。

触目所及,高楼大厦夺走了地平线,粉尘雾霾遮盖了白云蓝天。喧哗的股市,沸腾的楼盘,官位、职称、薪水、房子位置、孩子入学……人们步履匆匆,心事重重,生怕比别人慢了半拍。物欲挤压下,窒息、焦虑、不安、燥热,像流感病毒在人群中传播。物质生活一天天膨胀,精神空间一天天萎缩。我们内心粗糙而鲁钝,没有时间静心感受自然赐予的风物,错过了诸多值得惊喜和答谢的细节。于是,常常想从现有的生活模式和逼仄的活动范围出走,改变所处环境,在一个多见树木少见人的心静之地与森林、野花、草地,温泉、池塘、小溪,蛙鼓、虫吟、鸟鸣,傍晚的霞、黎明的雾、草叶上颤动的露珠,还有灌木丛中疾驰而过的野鸡、野兔、小松鼠来一场浪漫的邂逅,渴望精神私奔激起生命的颤栗与亢奋。在那里,你会想起童年,想起故乡,想起爱与被爱,想起或是憧憬许多美好的事情,感受一份生活之外的安静、凉爽与惬意。

沿流光逆行,追寻那一抹曾经揳进我们身体的静中生凉的意趣。

宋代诗人杨万里的“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当属追凉中的上品。寥寥几笔,皎洁的月光,浓密的树阴,婆娑的竹林,悦耳的虫吟,以及悄然独立的身影,勾勒出一幅夏夜追凉图。让人自然而然地想到静与凉之间的因果关系,从而认识到诗中的月光、竹林、树阴、虫鸣,都是为揭示静中生凉之理设置的背景。

无独有偶,唐朝诗人白居易,在酷暑天气拜访恒寂禅师,见他安静地坐在房内,惊奇地问他为什么不换个清凉的地方。禅师说:“我觉得这里很凉快啊!”白居易有所感悟,作诗一首:“人人避暑走如狂,独有禅师不出房;非是禅房无热到,但能心静即身凉。”他在另一首《销暑诗》中也曾描绘“散热由心静,凉生为室空”的意境。范成大的“风从何处来?殿阁微凉生。桂旗俨不动,藻井生上征”,虽设问风从何来,但既然桂旗不动,可见非真有风,殿阁之“微凉”不过因静而生。杜甫的“忆昔好追凉,故绕池边树”、方夔的“六月红云不肯移,清心自合胜炎曦”,延伸的都是“心静自然凉”的审美范畴。“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的翘望,“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的清澈,“六月山深处,清风冷袭衣”的幽静,读来让人对美隐隐动容,内心滑过一股颤栗的清凉。

人在心意平静的时候,交感神经兴奋性下降,分泌的肾上腺素和去甲肾上腺素也就下降,随着代谢的减慢,人的心率就会减慢,燥热感也会减轻。这一医学实验结果在某种程度为内心平静,才能凉快作了生理注解。同时也说明人主观感受的重要作用。日常生活中,遇到问题、困难、挫折时,抱持平常心,少一些势利,少一些攀比,放下奔走竞逐的烦恼和功名利禄的妄念,延展“心静自然凉”这种久远的生态,以及由此而生的从容与淡定,或许能由山重水复到柳暗花明。

不妨此刻就去林地吧,踏过丛生的杂草,涉过叮咚的小溪,拨开交错的枝桠,树林背后的树林,隐藏无数的美景,蛰伏已久的记忆被一一唤醒。月光如水,流淌忧伤与甜蜜。草木轻响,湖水泛光,植物的气息氤氲青松林的丘陵山岗。万物悄然生长,蛐蛐在草间歌唱,林地一片清凉。

标题: 林间物语
作者: 马永娟

作者简介 · · · · · ·
马永娟,笔名娟子。二级作家,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散文学会副会长,著有散文集《为自己点支烟》《如是藤花落》 《旗袍女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