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三毛

下载《三毛文集11:流星雨》散文集 | 精制精排

当时荷西在服最后的一个月兵役,荷西的妹妹老是要我写信给荷西,我说:“我已经不会西班牙文了,怎么写呢?”然后她强迫将信封写好,声明只要我填里面的字,于是我写了一封英文的信到营区去,说:“荷西!我回来了,我是Echo,我在××地址。”结果那封信传遍营里,却没有一个人懂英文,急得荷西来信说,不知道我说些什么,所以不能回信给我…

下载《三毛文集10:滚滚红尘》散文集 | 精制精排

我之选择了以另一种文字形式来创作,主要动力仍出自对电影一生一世的挚爱。 一部精彩的电影所带给我的震撼,来自每一个部分所赋予的一连串冲击,而不止是故事本身。组合这多般元素的唯一人物,是导演。 这部剧本的进行过程,也缺不了导演逐句逐场的参与和过滤。 在剧中人——能才、韶华、月凤、谷音、容生嫂嫂以及余老板的性格中,我惊见自己…

下载《三毛文集09:我的宝贝》散文集 | 精制精排

我有许多平凡的收藏,它们在价格上不能以金钱来衡量,在数量上也抵不过任何一间普通的古董店,可是我深深地爱着它们。也许,这份爱源出于对于美的欣赏,又也许,它们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更可能,因为这一些与那一些我所谓的收藏,丰富了家居生活的悦目和舒适。可是以上的种种理由并不能完全造成我心中对这些东西的看重。之所以如此爱悦着这…

下载《三毛文集08:亲爱的三毛》散文集 | 精制精排

前两年多,我刚从远地做了一场长长的旅行回来。为着说说远方的故事,去了台中。 也就是在台中那一场公开谈话结束之后,“明道文艺社”的社长,老友陈宪仁兄邀我次日清晨去一趟设在台中县乌日乡的明道高级中学,说校长汪广平先生很喜欢我去参加学校的升旗典礼,如果能够去一趟,是十分欢迎的。汪校长自然是早已认识的长辈。 当时,立即就答应了…

下载《三毛文集07:送你一匹马》散文集 | 精制精排

常常,听到许多作家在接受访问的时候说:“我最好的一本书是将要写的一本,过去出版的,并不能使自己满意。” 每见这样的答复,总觉得很好,那代表着一个文字工作者对未来的执着和信心,再没有另一种回答比这么说更进取了。 我也多次被问到同类的问题,曾经也想一样的回答,因为这句话很好。 可是,往往一急,就忘了有计谋的腹稿,说出完全不…

下载《三毛文集06:万水千山走遍》散文集 | 精制精排

由墨西哥飞到洪都拉斯的航程不过短短两小时,我们已在洪国首都“得古西加尔巴”(Telgucigalpa)的机场降落了。下飞机便看见扛枪的军人,虽说不是生平第一次经验,可是仍然改不掉害怕制服的毛病。对我看制服象征一种隐藏的权力,是个人所无能为力的。 排队查验护照时,一个军人与我默默的对峙着,凝神地瞪着彼此,结果我先笑了,他…

下载《三毛文集05:梦里花落知多少》散文集 | 精制精排

我们一共是四个人——拉蒙、巧诺、奥克塔维沃,还有我。 黄昏的时候我们将车子放在另一个山顶的松林里,便这样一步一步的走过了两个山谷,再翻一个草原就是今夜将休息的洞穴了。 巧诺和奥克塔维沃走得很快,一片晴朗无云的天空那样广阔的托着他们的身影,猎狗戈利菲的黑白花斑在低低的芒草里时隐时现。 山的棱线很清楚的分割着天空,我们已在…

下载《三毛文集04:温柔的夜》散文集 | 精制精排

我喜欢漫游,也喜欢黄昏和黑夜交接的那一段时光。 我们现在的家,座落在一个斜斜山坡的顶上。前面的大玻璃窗看出去,星罗棋布的小白房在一脉青山上迤逦着筑到海边。 厨房的后窗根本是一幅画框,微风吹拂着美丽的山谷,落日在海水上缓缓转红,远方低低的天边,第一颗星总像是大海里升上来的,更奇怪的是,墙下的金银花,一定要开始黄昏了,才发…

下载《三毛文集03:稻草人手记》散文集 | 精制精排

麦田已经快收割完了,农夫的孩子拉着稻草人的衣袖,说“来,我带你回家去休息吧!” 稻草人望了望那一小片还在田里的麦子,不放心地说“再守几天吧,说不定鸟儿们还会来偷食呢!”孩子回去了,稻草人孤孤单单的守着麦田。 这时躲藏着的麻雀成群的飞了回来,毫不害怕的停在稻草人的身上,他们吱吱喳喳地嘲笑着他“这个傻瓜,还以为他真能守麦田…

下载《三毛文集01:雨季不再来》散文集 | 精制精排

我之所以不害羞的肯将我过去十七岁到二十二岁那一段时间里所发表的一些文稿成集出书,无非只有一个目的——这本《雨季不再来》的小书,代表了一个少女成长的过程和感受。它也许在技巧上不成熟,在思想上流于迷惘和伤感,但它的确是一个过去的我,一个跟今日健康进取的三毛有很大的不同的二毛。 人之所以悲哀,是因为我们留不住岁月,更无法不承…

下载《三毛文集02:撒哈拉的故事》散文集 | 精制精排版

我的先生很可惜是一个外国人。这样来称呼自己的先生不免有排外的味道,但是因为语文和风俗在各国之间确有大不相同之处,我们的婚姻生活也实在有许多无法共通的地方。 当初决定下嫁给荷西时,我明白的告诉他,我们不但国籍不同,个性也不相同,将来婚后可能会吵架甚至于打架。他回答我:“我知道你性情不好,心地却是很好的,吵架打架都可能发生…

经典短篇 | 夜深花睡 | 三毛

我爱一切的花朵。 在任何一个千红万紫的花摊上,各色花朵的壮阔交杂,成了都市中最美的点缀。 其实并不爱花圃,爱的是旷野上随着季节变化而生长的野花和那微风吹过大地的感动。 生活在都市里的人,迫不得已在花市中捧些切花回家。对于离开泥土的鲜花,总觉得对它们产生一种疼惜又抱歉的心理,可还是要买的。这种对花的抱歉和喜悦,总也不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