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人物

下载《达摩流浪者》杰克·凯鲁亚克 | 背包革命、自然精神、生命思索以及禅之道

我生平所遇的第一个”达摩流浪者”就是上述的小老头,而第二个则是贾菲·赖德–他是” 达摩流浪者”的第一名,而且事实上,”达摩流浪者”这个词儿,就是他始创的。贾菲来自俄勒冈,自小与父母和姊姊住在俄勒冈东部森林的一闾小木屋。他当过伐木工和农夫…

豆瓣阅读2016年度原创好书榜:最好的故事,在这里等你

每一年,我们都会根据这一年度新上架原创作品(含画册、专栏、连载)的销售和评分情况,精选出最受欢迎和好评的多部原创作品。 2016年的年度原创好书榜里,有那些你熟悉的作品呢? 凡人皆有一死 作者:自然 豆瓣评分:9.4 《白事会》第三季,讲述白事从业者所目睹的众生在死亡面前的态度,作者看似荒诞不经的描述和冷眼旁观背后却是…

读史 | 黄巢其人,不第而由爱生恨?

《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对这首诗,相信大家都不陌生,这个就是黄巢在屡次科举不第后写的诗,写完这首诗,黄巢就再也没有参加科举,而是继承祖业:贩盐。 没错,的确是贩盐,作为以农民起义军领袖出名的黄巢,实际上并不是穷苦老百姓,他跟朱元璋有本质的区别,黄巢是曹州冤句(…

一个人在目空一切的时候,是会喜欢追求速度感的

灞上轻薄行 / 孟郊 长安无缓步,况值天景暮。 相逢灞浐间,亲戚不相顾。 自叹方拙身,忽随轻薄伦。 常恐失所避,化为车辙尘。 此中生白发,疾走亦未歇。 少年行 / 施肩吾 醉骑白马走空衢,恶少皆称电不如。 五凤街头闲勒辔,半垂衫袖揖金吾。   陈可抒说, | 1 | 一个人在目空一切的时候,是会喜欢追求速度感…

朴瑾惠与希拉里:我看到的是人性的脆弱与苍凉

扫描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认知自我,认知权力与环境,认知他人。每当我们的认知,向着正确的方向靠拢一点,我们生命中的快乐与幸福,就会多上那么一点点。如果说,围观这世界的狗血烂事有什么价值。价值就在这里,就在于让我们的认知,更近一步的回归我们的初心。 (01) 最近两桩国际大事刷屏:一是青瓦台朴瑾惠猪队友事,二是美国希拉里猪…

荐书 《加缪手记》找回可人的面庞和柔情似水的心曲

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 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 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 ▼ 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 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 你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 ▼ 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 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 ▼ 当我听某个人说话听烦了, 想要摆脱他时,就…

莫言 | 对年轻人而言,最好的老师就是阅读

我是1955年出生于山东的一个农村,十几岁的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辍学回家。但我已经具备了很强的阅读能力与对读书的渴望。当时农村的物质生活非常艰苦,再加上文化大革命对文化的摧残,能够找到的可读的书籍屈指可数。为了读到一本书,我常常要付出沉重的劳动来进行交换。 记得我邻村同学家里有一本绘图版的《封神演义》,为了读到这本书…

朱生豪 | 最美的情书,是他们用真心相爱的岁月

民国一代,大师辈出。连写情书这种事,都是高手如云。 令人印象深刻的,既有徐志摩之类的滥情者,也有沈从文这样的痴情人。 像沈从文对张兆和“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的痴心告白,曾感动无数人。 其实民国还有一位浪漫的情书大家,堪称世上最会写情书的人,他叫朱生豪。 …

阿城:我亦是偶有颓丧,就到热闹处去张望女子

阿城这个人应该是少年早熟 的,12岁便已遍览当时能读到的众多中西文学名著,这种阅读的天分在他的文字里充分体会到,无论文理,到他手里,似乎可以很快得其精粹,写作时信手拈来绝 对不会让你觉得是“摘抄”或者引用。 说年轻气盛 年轻自然气盛,元气足。元气足,不免就狂。年轻的时候狂起来还算好看,二十五岁以后再狂,没人理了。孔子晚…

思享 | 于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30年后的人生变局准备粮草

我们读书,我们接受教育,我们向有智慧的朋友求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赋予自己这样一种能力——无论时局如何变化,无论命运把我们丢到何等陌生的环境,我们仍然能够活下去,爬起来,站直了。 (01) 最近任正非在华为内部有个讲话:《华为三十年大限快到了 想不死就得新生》。 文章说: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大限快到了。如果…

人物 | 打不倒你的,终将成就全新而精彩的你 | 张幼仪

无论我们的人生,有多少疼痛和委屈,都始终要坚信,只要你足够坚韧和强大,这个世间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那些打不倒你的,终将成就一个全新而精彩的你。 她,出生于上个世纪民国时期的名门世家。 她,嫁给了赫赫有名的浪漫诗人,却遭到嫌弃被逼离婚。 她,最卓越的身份是中国银行家,一生充满了心酸与传奇。 她,就是大才子徐志摩昔日的原配…

诗选 | 十载长安,杜甫其人与其诗

对于一个文学家而言,时间是最为公正、最为权威的评判者。在中国文学的这条长河中,名噪一时的作家灿若星汉,群英争芳。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当年曾经令人望其项背的作家都已随岁月湮没在历史的洪荒之中,那些当年曾经洛阳纸贵的作品也随着时间成为了一堆尘封鼠啮的遗纸。然而,真正优秀的作家作品却能够在时间的淘沥中得以存留,并且时间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