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窗外蛐蛐不知疲倦的演奏着夜的交响曲,我越听越没有睡意。躺在小姨家的床上听着两个小调皮可爱均匀的呼吸望着屋顶发呆,好吧!我又林妹妹附身了,多愁善感的毛病不知何时养成的。想起了初中语文老师给我写的演讲稿上的一句话:我期待着我有林黛玉的才情……才…

文摘 | 故乡要靠自己创造,它几乎是纯精神的

文摘 | 故乡要靠自己创造,它几乎是纯精神的

我是一个没有乡愁的人。 没有回味无穷的故乡,没有留恋的童年,没有特别想念的人。我这一生,恐怕永远都可以随时离开,随时上路,随时更换居住的城市,即使心中不舍也不会成为阻挡,我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抱歉。作为一个异乡人,所生活的这座小城几乎就是我想念…

诗选 | 十载长安,杜甫其人与其诗

诗选 | 十载长安,杜甫其人与其诗

对于一个文学家而言,时间是最为公正、最为权威的评判者。在中国文学的这条长河中,名噪一时的作家灿若星汉,群英争芳。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当年曾经令人望其项背的作家都已随岁月湮没在历史的洪荒之中,那些当年曾经洛阳纸贵的作品也随着时间成为了一堆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