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窗外蛐蛐不知疲倦的演奏着夜的交响曲,我越听越没有睡意。躺在小姨家的床上听着两个小调皮可爱均匀的呼吸望着屋顶发呆,好吧!我又林妹妹附身了,多愁善感的毛病不知何时养成的。想起了初中语文老师给我写的演讲稿上的一句话:我期待着我有林黛玉的才情……才…

文摘 | 故乡要靠自己创造,它几乎是纯精神的

文摘 | 故乡要靠自己创造,它几乎是纯精神的

我是一个没有乡愁的人。 没有回味无穷的故乡,没有留恋的童年,没有特别想念的人。我这一生,恐怕永远都可以随时离开,随时上路,随时更换居住的城市,即使心中不舍也不会成为阻挡,我为这样的自己感到抱歉。作为一个异乡人,所生活的这座小城几乎就是我想念…

随笔 | 问情为何物?竟让人付之死生?

随笔 | 问情为何物?竟让人付之死生?

少时看金庸老先生的著作,几乎是一本不落,课堂上看,休息了看,推开饭碗就是看。如果说电视剧,这应该算是第三次看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了,之所以选拔看古天乐版,或许是先入为主,又或者是她确实最接近原著。当然,最大的感触是一个“情”字贯穿了整个作…

思享 | 听从内心的声音,突破心灵的桎梏

思享 | 听从内心的声音,突破心灵的桎梏

每个人都有艰难的日子,让你的心美好而辽阔,这世界属于勇敢的人——那些能够赋予自己勇气,于消沉颓丧中堀起,勇于向现下的自己发起挑战、找到并实现自我的人,他们与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他们在做,在前行。不理会他人的闲言碎语,不计较阴暗的羁拌与阻隔,…

诗选 | 给我爱情,我就爱他

诗选 | 给我爱情,我就爱他

给我爱情,我就爱他 很多的病 很多的醉里 我选择它 美丽的毒 看看你 就要给我临终的辉煌 有些人 非得要把酒 酹向四面八方 有些人 集中为入喉的一口 他们都心旷神怡 他们都享受 美丽的毒 就是你的醉意 达不到的地方 就是你无论如何帮助自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