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童度河》风雅?修行?还是幻觉!

心躁动,情亦难深。心贪婪,情难长久。凭空起念,想看荷花。哪怕独自,也要成行。 面对浑浊池塘纵然月再皎洁亦无法辉映呈现。同样若自心不净除污染不积累福德就不能及时知觉完美期待的幻像映现。 这本书的大部分文章,写于二○一二到二○一四年期间。有专栏文章,或是在旅途、闲暇、临睡、起床之时,写在备忘录里的段落。因为想法转瞬即逝,养成习惯时时写下。不管素材是大是小,是深是浅,一律留个记录。这些段落和句子原本彼此独立,互不相关。为让阅读较有秩序,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形成篇章。 另有三个短篇,在二○○九到二○一四年… 继续阅读《月童度河》风雅?修行?还是幻觉!

人物 | 一个作家的嬗变:从安妮宝贝到庆山

如果心有方向,不管外界与外境如何,都可以获得一处栖息之地。如同钟摆在动荡起伏之中,能够回到平衡的中心点。人身难得,一生短促而无常。但大多时候,人仍不知道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真实又是什么。我们活着,仿佛嫌弃生命太长,虚掷时光。又仿佛会永久地占有和享用这个物质世界,而不关心接下来的路会通往哪里。   撰文丨月华 对许多80、90后的年轻人来说,安妮宝贝自然不陌生;对于很多人来说,她也是青春记忆的一部分。曾经有那么一个时期,她的书是人手一本的爆款畅销书。从繁华的北上广,到偏远的小… 继续阅读人物 | 一个作家的嬗变:从安妮宝贝到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