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游记

客厅里的绅士(The Gentleman in the Parlour)

小说家间或不写小说让自己歇口气,我以为很好。每年写部小说,如很多作家必须所为,以谋一年生计,或因害怕自己若是保持沉默要被忘却,可谓一桩闷事。他们的想象力无论怎样丰富,心中未必总有一个急需表达的主题让他们不得不写;他们也不太可能塑造自己未曾用过的鲜活人物。他们若是有说书人的天赋并谙熟自己的技艺,或许写得出一篇令人满意的小说,但除此以外的东西只有靠运气。作家创作的每一部作品都应该是他精神奇遇的记录。这不可能做到。职业作家不能指望总是跟随这一目标,他必须时常…

在中国屏风上(On a Chinese Screen)

这本集子很难被称为一本书,它只是可以写成一本书的素材。我喜欢旅行,因而周游列国。我喜欢旅行带来的那种无拘无束的自由感觉。时间从来没有像在旅行中那样宽裕,也许你有一份庞大的计划但仅仅完成了一部分,你仍然会觉得有空闲可以做任何事情。你有大量的时间可以尽情挥霍,而不必感叹光阴似箭或遗憾未能珍惜时光。虽然我认为有条件却不去享受旅行的闲适是件傻事,但我也乐意去体验艰辛。我喜欢美味佳肴,也不介意难吃的甚至单调的饭菜。在南太平洋时,我每天吃的都是牛肉汉堡,但胃口一点…

《不顾一切去旅行》你是最美的一道风景

布拉格的下午,刚下过雨的天依然灰蒙蒙的。 早上来自卢森堡的姑娘带着她小小的橘色行李箱走了,于是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另一个中国女孩。我和她前一天打过照面,她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梓筱。 我总是一下记不住别人的名字,每次第一眼看到一个人,注意力全在脸、表情、言谈举止上,当别人告诉我名字的时候,我也会机械地报出自己的名字,却每次都忽略了用心去记住别人的名字。但她的名字我记住了,因为曾经一个我认识的女孩和她同名。 青年旅舍中,整个不算宽敞的6人间里摆放着3张上下铺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