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经典短篇

豆瓣阅读2016年度原创好书榜:最好的故事,在这里等你

每一年,我们都会根据这一年度新上架原创作品(含画册、专栏、连载)的销售和评分情况,精选出最受欢迎和好评的多部原创作品。 2016年的年度原创好书榜里,有那些你熟悉的作品呢? 凡人皆有一死 作者:自然 豆瓣评分:9.4 《白事会》第三季,讲述白事从业者所目睹的众生在死亡面前的态度,作者看似荒诞不经的描述和冷眼旁观背后却是深深的悲悯。 左眼中的世界 作者:兰思思 豆瓣评分:9.4 一个关于选择的故事,而选择的后果无人可以预料。无所建树的三十岁,是继续不温不 […]

思享 | 值得一读再读的经典短文

一篇文章是否经典,不在于辞藻是否华美,而在于文字所承载的生命力。下面几篇文章,便是如此,即使几十年以后再读,你仍会感动。尤其在这个季节读起来,更是感慨万千。 ·关于时间 《匆匆》/ 朱自清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是有人偷了他们罢:那是谁?又藏在何处呢?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现在又到了哪里呢?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手确乎是渐渐空虚了。在 […]

经典短篇 | 一片阳光 | 林徽因

放了假,春初的日子松弛下来。将午未午时候的阳光,澄黄的一片,由窗棂横浸到室内,晶莹地四处射。我有点发怔,习惯地在沉寂中惊讶我的周围。我望着太阳那湛明的体质,像要辨别它那交织绚烂的色泽,追逐它那不着痕迹的流动。看它洁净地映到书桌上时,我感到桌面上平铺着一种恬静,一种精神上的豪兴,情趣上的闲逸;即或所谓“窗明几净”,那里默守着神秘的期待,漾开诗的气氛。那种静,在静里似可听到那一处琤琮的泉流,和着仿佛是断续的琴声,低诉着一个幽独者自误的音调。看到这同一片阳光 […]

经典短篇 | 为你自己高兴 | 刘心武

死神就坐在门外的过道里,坐在幽暗处,凡人看不到的地方,一夜一夜耐心地等我。 朋友小凌自幼双腿萎瘫,在一家印刷包装纸的福利厂工作,业余爱好文学书,常到我家来借,我有一天就对他说:“你怎么不立个大志向,发奋写作,也成个作家?”我自然举出了中外古今的一些例子,又借给他《三月风》,激励他登上“维纳斯星座”;当时他没说什么,过些天来还书,他告诉我:“我没有写作的天分,我就这样当个读者挺好。”临告别时更笑着说:“我活得挺自在。我为自己高兴。” 上个星期天我在大街上 […]

经典短篇 | 夜深花睡 | 三毛

我爱一切的花朵。 在任何一个千红万紫的花摊上,各色花朵的壮阔交杂,成了都市中最美的点缀。 其实并不爱花圃,爱的是旷野上随着季节变化而生长的野花和那微风吹过大地的感动。 生活在都市里的人,迫不得已在花市中捧些切花回家。对于离开泥土的鲜花,总觉得对它们产生一种疼惜又抱歉的心理,可还是要买的。这种对花的抱歉和喜悦,总也不能过分去分析它。 我买花,不喜欢小气派。不买也罢了。如果当日要插花,喜欢一口气给它摆成一种气势,大土瓶子哗的一下把房子加添了生命。那种生活情 […]

经典短篇 | 《种种可能》 | 我偏爱不去问还要多久,什么时候

文/辛波斯卡 译 /胡桑 我偏爱电影。 我偏爱猫。 我偏爱瓦塔河边的橡树。 我偏爱狄更斯,胜于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偏爱喜欢人们, 胜于喜欢人类。 我偏爱手边放着针线,用于不时之需。 我偏爱绿色。 我偏爱不把一切,都归咎于理性。 我偏爱例外。 我偏爱及早离开。 我偏爱和医生谈点别的什么。 我偏爱线条优美的美式插画。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 胜于不写诗的荒谬。 就爱情而言,我偏爱毫不特殊的纪念日, 那样就可以天天庆祝。 我偏爱这样的道德家, 他们不向我做出任何 […]

经典短篇 | 玩笑 | 契诃夫

一个晴朗的冬日,中午时分……刺骨的严寒,纳金卡挽着我的胳膊,她的鬓发与上嘴唇的毫毛上都蒙上了一层银霜。我俩站在一座高山上。从我们立足的山顶到山下的平地,伸展着一面斜坡,太阳照着它如同照着镜子。我们身边有个小巧的雪橇,一条鲜红的绒布蒙盖在雪橇上。 “纳杰日达·彼得洛芙娜,咱们往下滑吧!”我恳求着说,“就滑一次!我向您保证,我们肯定完好无损,不会受伤。” 可是纳金卡害怕。从她穿着的那双小套鞋到冰山脚下的这个空间,在她穿着的那双小套鞋到冰山脚下的这个空间,在 […]

短篇 | 雨夜小抄 | 沈从文

去住处厨房关窗户,预备出门,沿文津街过景山前街就可以到北池子。这是我再熟习不过的一条街,一直向南横到东华门,临着就是南池子。南池子街畔的槐树还没有长出叶子,自然也轮不到柳絮的登场,可柳叶儿已经冒出来了,青青绿绿的。入夜的南池子永远是寂寥的街道,只偶尔有一些出租车和其他的汽车经过,自行车则极少,然后是青灰色的沿街墙面又一路冷清过来北池子。我喜欢这些,可在关上窗户的间隙,外面已经稀稀拉拉响起了雨声。 北京的春雨应是难得的,半月前的深夜春雪让许多人羡慕,原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