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随笔

《林间物语》马永娟

本书为随笔集,作者以诗化的语言引领读者从森林、温泉、草地、流萤、虫吟、鸟鸣这些美好的元素和细节开始,用心灵的触角,美学的眼睛,哲学的思考,对简单的自然景色进行饱蘸深情的描摹。在一帧帧画面感十足的林地图景中,回溯往日时光,有着“风景旧曾谙”的回味和体悟。 常常想从现有的生活模式和逼仄的活动范围出走,去林地与森林、野花、草地,温泉、池塘、小溪,蛙鼓、虫吟、鸟鸣,傍晚的霞、黎明的雾、草叶上滚动的露珠,还有灌木丛中疾驰而过的野鸡、野兔、小松鼠来一场浪漫的邂逅, […]

散文。待繁华落尽,终将尘埃落定、有因有果

无论你是在天涯,还是海角,安于心境,淡出庸争,不与浊水,谦心于人,得不忘形,失不遗志,穷不辱德,富则不淫。 人生苦短为利累,花开花落几时休。 时间总在爱与不爱之间走去,总在命运来不及响应的时候把一切剥离。爱恨情仇止于流年岁月。我们总在悲伤的时候怀念以往,终究是云烟终究是流年。 我将昨日写进冬日蓝色的天空里,韵白的忧伤在天空弥漫。相守相离像命运的协奏曲在不停的重演,我们总在一场场告别中驱动自己的身体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艰难前行。告别像是久违的红颜知己,我们 […]

散文。暖冬,许你月朗风清

日子静好,季节入了冬,没有了秋日的色彩斑斓,但山河的轮廓依然清晰,苍凉中蕴含深意,让人有了希冀与念想。午后的阳光温馨而安暖,小院的枝叶上依旧是麻雀快乐的家园,它们嘻嘻着,叽喳着,像在说着情话。榆梅的叶子在微风中轻轻的滑落,那不是与树的别离,那是叶儿在冬天里的再次新生。阳光雨露还你一片绿色,你来,我还在这里,你去,我静静生长。 春天的桃花,夏天的碧荷,秋天的黄菊,冬天的雪白,都是季节赋予我们美丽的色彩。情感入冬,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安恬,冬,是开在岁月枝头上 […]

你的新年愿望,真的能实现吗?

2017年,听起来这多么像一个异次元年份,仿佛存在于遥远的科幻世界,可它踏踏实实地来到了我们眼前。 新年,是这样一个时刻:在漫漫无涯的时间荒野中,它为我们切分出了一段崭新的开始。从这个新的开始往前看,我们重新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于是,在这样一个崭新崭新的2017年的开端上,我们难以免俗地,要许下新年愿望。 不过我们也听多了计划失败、愿望落空的感慨。比如说,半年前办的健身卡却只用了一回;说好的减肥却永远从明天再开始;预定的旅行总因为工作太忙而无限期推后& […]

语录。世界二十大名著,凝练的二十句话

1、幸福的家庭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 ——《安娜·卡列尼娜》 2、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 ——《浮士德》 3、认识自己的无知是认识世界的最可靠的方法。 ——《随笔集》 4、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吗?我向你发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美貌,我会让你无法离开我,就像我现在无法离开你一样。虽然上帝没有这么做,可我们在精神上依然是平等的。 ——《简·爱》 5、大人都学坏了,上帝正考验他们呢,你还没有受考验,你应当照 […]

人生有无限的可能性,但你必须有所放弃

经历了太多生命的洗礼,也慢慢经由自己的努力走向自己想要的人生,因此,突然有一种感慨:人生有无限可能,人生远远比你想象中的更精彩。不得不说,我现在的人生是由我自己创造出来的,而且现在的生活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梦想中的样子,换句话说,现在的我在走向我想要的人生。 相识多年的好友结束了七年的北漂生涯,决定回到家乡重新开始。大学毕业那年她为了断绝毕业就分手的恋爱魔咒,也不加入两地煎熬的异地恋大军,于是选择放弃本校保研的机会,陪着男朋友到陌生的北京工作。那时她带着 […]

一个人在目空一切的时候,是会喜欢追求速度感的

灞上轻薄行 / 孟郊 长安无缓步,况值天景暮。 相逢灞浐间,亲戚不相顾。 自叹方拙身,忽随轻薄伦。 常恐失所避,化为车辙尘。 此中生白发,疾走亦未歇。 少年行 / 施肩吾 醉骑白马走空衢,恶少皆称电不如。 五凤街头闲勒辔,半垂衫袖揖金吾。   陈可抒说, | 1 | 一个人在目空一切的时候,是会喜欢追求速度感的。 在施肩吾的笔下,光是马还不行,还要白马,还要醉骑,还要一马冲向空空的道路,还要有一群恶少在追捧叫好。这种趾高气扬的得意之态,在金吾 […]

荐书 《加缪手记》找回可人的面庞和柔情似水的心曲

不要走在我后面,因为我可能不会引路; 不要走在我前面,因为我可能不会跟随; 请走在我的身边,做我的朋友。 ▼ 一个人只要学会了回忆,就再不会孤独, 哪怕只在世上生活一日, 你也能毫无困难地凭回忆在囚牢中独处百年。 ▼ 当对幸福的憧憬过于急切, 那痛苦就在人的心灵深处升起。 ▼ 当我听某个人说话听烦了, 想要摆脱他时,就装出欣然同意的样子。 ▼ 我们很少信任比我们好的人, 宁肯避免与他们来往。 相反,我们常对与我们相似、 和我们有着共同弱点的人吐露心迹。 […]

思享 | 省而自知,升级你的认知系统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模式,都有自己对某人,某事,某物的独特视角,或对,或错;或无理,或有理;或无据,或有据;或深远,或短浅。私以为,重要的是省后而自知,若一错再错而不自知,岂非悔莫大焉…… 突然想到一句:“美而不自知,吾以美之更甚”。或不太贴切…… (01) 看了个视频,超搞笑那种。 学者易中天,拘谨出场。 一胖头少年耐心开导:您为什么不能放开呢?我们不是豺狼虎豹,我们也不是舍你而去的母牛,我们就是怀着一些问题的青年学生。咱们心对心的交流一下。 易中天 […]

阿城:我亦是偶有颓丧,就到热闹处去张望女子

阿城这个人应该是少年早熟 的,12岁便已遍览当时能读到的众多中西文学名著,这种阅读的天分在他的文字里充分体会到,无论文理,到他手里,似乎可以很快得其精粹,写作时信手拈来绝 对不会让你觉得是“摘抄”或者引用。 说年轻气盛 年轻自然气盛,元气足。元气足,不免就狂。年轻的时候狂起来还算好看,二十五岁以后再狂,没人理了。孔子晚年有狂的时候,但他处的时代年轻。 七十年代初阿城(右)与朋友黄其煦在云南长途汽车站 说女人 世俗间颓丧的多是男子,女子少有颓丧。女子在世 […]

杂记 | 我在那里睡着了 | 木婉风清扬

窗外蛐蛐不知疲倦的演奏着夜的交响曲,我越听越没有睡意。躺在小姨家的床上听着两个小调皮可爱均匀的呼吸望着屋顶发呆,好吧!我又林妹妹附身了,多愁善感的毛病不知何时养成的。想起了初中语文老师给我写的演讲稿上的一句话:我期待着我有林黛玉的才情……才情差的太远,倒是时时黯然神伤,特别是繁华落幕、最热闹、最开心大笑之后这种感觉越强烈,不知这是一种病还是性格使然,有同病相怜的朋友吗? 关于乌镇本来不想写的但闭上眼睛的时候黑瓦白墙 、 石板路、 小桥流水、 曲径通幽 […]

思享 | 世间真正的高手,是能胜,而不一定要胜

何谓高人?据說,左宗棠很喜欢下围棋,而且,还是箇中高手,其属僚皆非其对手。 有一次,左宗棠微服出巡,看见有一茅舍,橫樑上挂著匾额「天下第一棋手」,左宗棠不服,入內与茅舍主人连弈三盘。 主人三盘皆输,左宗棠笑道:「你可以將此匾額卸下了!」。 隨後,左宗棠自信滿滿,兴高采烈的走了。 过沒多久,左宗棠班师回朝,又路过此处,左宗棠又好奇的找到这间茅舍,赫然仍见「天下第一棋手」之匾額仍未拆下,左宗棠又入內,与主人再下了三盘。 这次,左宗棠三盘皆输。 左宗棠大感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