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短篇

短篇。年度最佳短篇小说 | 历史重读

|壹| 湖北,某高中。 男孩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男孩是交了择校费进来的,可是那个女孩很优秀,男孩费尽一切努力来引起女孩的注意。 开学一星期后,他顶着染黄做了造型的头发大摇大摆进了教室,看着秃头班主任长大了嘴巴看他。全班同学都哄堂大笑,看着秃头班主任的反应,可是男孩却只是望着女孩。 女孩头也没抬,静静的坐在座位上做题。 …

短篇《只是欢喜随意而至》柴静

在中国,文学被当成“闲书”,是无用的东西,人的天性里的一部分也被这么看待。无用的东西不被鼓励,我自己有好几年不太看小说或者散文,平常带书出门,也会先犹豫半天“带本政治的……经济的吧……起码也得是历史的……总得吸收点什么吧……”,这种下意识的焦虑都不自知。 | 1 | 一片沼泽,潮湿泥泞,草很深,一家人也没有,只有对面山…

短篇阅读 | 《阿难》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 丰子恺

宇宙间人的生灭,犹如大海中的波涛的起伏。大波小波,无非海的变幻,无不归元于海,世间一切现象,皆是宇宙的大生命的显示。阿难!你我的情缘并不淡薄,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无所谓你我了! 往年我妻曾经遭逢小产的苦难。在半夜里,六寸长的小孩辞了母体而默默地出世了。医生把他裹在纱布里,托出来给我看,说着: “很端正的一个男孩!指爪都…

短篇 | 怎样才算一个好的时代 | 王开岭

一死囚在临刑前哭喊着说对不起家人,因为他参与了一桩灭门杀人案; 一人在医院偷患者钱包,因母亲病重急需钱; 一官员贪污几千万,为了让深爱的女人锦衣玉食; 一父亲为了女儿上大学,设局顶替了别人家的女儿; 一老板拖欠民工的血汗钱,称别人欠自己的也没还; 一妇女从产房里将婴儿偷走,理由是太喜欢孩子却不能生育…… 一个坏的时代,…

去中国的小船(中文+英文)

《去中国的小船》大约是我读过的第十八本村上的书。村上也由此是我读过作品最多的作家。由于近来对某些事物有了切身体会,再加上读过的村上的书确实有一定数量,所以觉得有必要就其小说本身扩散开去谈一谈。除去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挪威的森林》,村上的大多作品读起来常令人摸不着头脑,即荒诞味十足,某些现实中绝不可能发生的事在村上的小说中…

我执

我无法纵容自己一次读完这本书,只因它实在不像一本书,与其说是书不如说一本小集子,可以与《南方周末》、《读书》等杂志一同放在枕边或卫生间的马桶水箱上。      如果说《常识》是梁文道的言论所在,《噪音太多》既是他的业余爱好的抒发,而《我执》呢?这的的确确是他的心灵所至啊,如此坦承漏露的文字,说自己就如小说中的主人公,将…

最初的体验(作者:[俄]帕斯捷尔纳克)

《最初的体验:帕斯捷尔纳克中短篇小说集》包括帕斯捷尔纳克的《最初的体验》、《一个大字一组的故事》、《第二幅写照:彼得堡》、《无爱》、《柳维尔斯的童年》、《中篇故事》、《帕特里克手记》等13篇小说,也即除《日瓦戈医生》之外作家的全部散文体小说。这些作品多角度地表现了作家青年时代对于外部世界的独特理解和心理体验,对艺术与生…

推荐《十七岁的轻骑兵 III》路内

路内小说的好处,在于无意间触碰到了90年代社会转型期间工厂里的矛盾、世情和人心,没有观念先行、刻意而为,故显得自然而又松弛,这才是路内价值之所在。 某小城的化工技校,班中40人清一色男性,故得“四十乌鸦”的诨号。1991年的严冬,乌鸦们前往郊外的破工厂实习。飘飞的雪花、破败的工厂、街边的洗头店……在一派萧瑟的世界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