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边读边抄

关于边读边抄

读书是快乐的,好书是要分享的,书中人生,享聚大爱!

《被禁锢的头脑》切斯瓦夫·米沃什[波兰]

在某种意义上,米沃什的这本《被禁锢的头脑》,比乔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更加伟大和富有意义。奥威尔的那本是预言幻想小说,重在描写人们在巨大的外部压力及恐惧之下,如何思想变形,完成了从属和归顺的过程。身在英国的奥威尔,并没有亲身经历极权主义,没有看见它是如何从一个社会内部成长出来。实际上任何被称为“怪胎”的东西,都不可能…

《 迭代:新商业,新媒体与逆袭之路》沈帅波

本书从商业、新媒体等多个维度,启发人们对于时代变更的思考,从一个新的角度挖掘商业变革的意义,帮助读者从耳熟能详的事例中梳理出新的观点。 懵懂少年时,写作常怀着的是“一鸣惊人天下知”的壮志与野心。 青春少年时,写作常怀着的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怀着的是白衣少年与 红裙少女的浪漫幻想。 少年初长成时,自以为一支笔可以征服世…

《刷屏:视频时代的疯传法则》-[美]凯文·阿洛卡

47岁的保罗·瓦斯克斯(外号瓦斯克斯熊)家住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附近。一天,一道阳光直射入家中,保罗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拎起 他那几乎从不离身的摄像机便跑到屋外。在那里,保罗见证了神圣的一 刻:他的面前是巨大的峡谷,两道壮观的彩虹横跨其间。保罗兴奋地捕 捉到了这个壮美的画面。此前,保罗上传过数百个视频到他的YouTube…

《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 [英]亚当·凯

2010年,经过6年的职业训练和紧接着6年的病房生涯后,我终于辞掉了医生的工作,我的父母至今也没能原谅我做出的这一决定。 去年,英国医学总会写信通知我,他们将会把我的名字从医生注册名单上移除。其实我已经有差不多5年时间(1)没接触过医疗相关的工作了,所以这件事对我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的情感伤害,但直到那一刻,我才情绪化地…

《萨拉戈萨手稿》一部神秘感长存的著作

错综复杂的叙事,丰富多彩的情节,幽默的笔调,离奇的情与欲,不断闪现的大胆构思——开卷后,我们会惊叹连连地沉浸在这部作品的世界中。《萨拉戈萨手稿》是一部神秘感长存的著作。 纵览全书,扬·波托茨基如同博尔赫斯所说的那位崔鹏[1],不但想创作一本比《红楼梦》人物更多的小说,同时还要缔造一座让所有读者都如堕烟海的迷宫。 或许波…

《神迹(The Wonder)》[爱尔兰]爱玛·多诺霍

爱玛·多诺霍的新书《神迹》同样直指人性深处。小女孩安娜在禁食的情况下活了4个月,人们称之为神迹,报纸竞相采访,信徒纷纷前来朝拜。英国护士莉比受雇于委员会前来观察安娜的生活,以此证明神迹的真伪。小说用揭露神迹作为楔子,但故事的重点并不在于揭露,因为我们都知道,神迹并不存在。 标题:神迹作者: [爱尔兰] 爱玛·多诺霍原作…

《中国缺什么 日本缺什么》(日本)近藤大介

中日虽互不信任,但也要彼此摸底。这是隔海相望的一次“国民谈心”,作者真正探究到了中日文化的精髓,并实现了有趣的跨文化比较。是国家性的缺失,还是国民性的痼疾?哪怕一个伟大的国家,也常常通过它的缺点和所处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中国缺什么?其实每一个中国人心里都清楚,但从一个日本人口中说出来,总会觉得有些不自在。近藤大介先生的《…

《以色列:一个民族的重生》犹太民族的建国之路

1898 年,马克·吐温在《哈泼斯杂志》(Harper’s Magazine )上写道:“俄国制定了驱赶犹太人的法律,西班牙在 400 年前决定驱逐犹太人,几个世纪后奥地利做出同样的决定。基督教占统治地位的欧洲几乎在每个时代……都限制犹太人的活动。犹太人被禁止从事一个又一个行业,到最后几乎无事可做。犹太人不能务农,不能…

《奥斯曼帝国六百年》[英]帕特里克·贝尔福

奥斯曼帝国六百年,是三百年的强盛加上三百年的衰落的故事。它是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庞大帝国、世界的十字路口,国运兴衰牵动了世界历史的走向。 土耳其人的祖先来自中亚大草原。公元1300年左右,他们迁徙到亚洲的最西端,在此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土耳其人拥有草原民族一贯的凌厉作风,而他们的灵活与包容则在那个时代独树一帜。仅仅经过三位开…

《浅薄》互联网如何毒化了我们的大脑

1964年,正当英国甲壳虫乐队向美国电视广播大举入侵之时,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出版了《理解传媒:人的延伸》(Understanding Media: The Extensions of Man)一书,并迅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学者变身为大名鼎鼎的明星。这本书犹如神灵的训谕,充满着玄妙的格言警…

《人类群星闪耀时》的14个历史时刻

没有一个艺术家能在全天二十四小时始终保持不停的艺术创作,所有那些最具特色、最有生命力的成功之作永远只产生在难得而又短暂的灵感迸发之时。历史亦是如此,虽然我们称颂它为一切时代最伟大的诗人和演员,然而它也绝非一个毫不懈怠的创造者。 歌德曾怀着敬意把历史称为“上帝的神秘作坊”,但在这作坊里所发生的,却也是数不清的寻常琐事,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