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散文随笔

《一个人的村庄(精制多看版)》刘亮程

一条狗能活到老,真是件不容易的事。太厉害不行,太懦弱不行,不解人意、善解人意了均不行。总之,稍一马虎便会被人剥了皮炖了肉。狗本是看家守院的,更多时候却连自己都看守不住。 活到一把子年纪,狗命便相对安全了,倒不是狗活出了什么经验。尽管一条老狗的见识,肯定会让一个走遍天下的人吃惊。狗却不会像人,年轻时咬出点名气,老了便可坐享其成。狗一老,再无人谋它脱毛的皮,更无人敢问津它多病的肉体。这时的狗很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世界已拿它没有办法,只好撒手,交给时间和命…

把握我们有限的今生

刘墉的书,从稍微年轻时候的为人处世之道,写到现在的生命情感的质感。前者是人情练达的话,后者是世事洞明,越来越精彩。      一些摘抄:   把一切生时的爱憎,都化作烟尘。肉体为尘,成为大地的一部分。心灵为烟,成为天空的一部分。于是,你里有我,我里有你,成为永恒的和谐与安详。      你的孩子出了事,你不疼,谁疼?你的老伴犯了错,你不原谅,谁原谅?如果你不疼爱自己的人,这世界上没有人会在乎,只有人会看笑话!   亲人不正是如此吗?那么巧合地,他(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