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阅读文摘

《卡夫卡全集》认识独到,批判深刻,描写入木三分

本书共包括九卷。收入卡夫卡全部作品。读者可以领略到卡夫卡的作品全貌。河北教育出版社2003年出版的世界大文豪系列丛书中曾包括此全集,现已断货。卡夫卡被认为是现代派文学的鼻祖,是表现主义文学的先驱,其作品主题支离破碎,思路不连贯,跳跃性很大,语言的象征意义很强,认识独到,批判深刻,描写入木三分。 作者简介 &n…

《凤凰项目:一个IT运维的传奇故事》基恩·金

在当年我还想着成为 IT 人的学生时代,阅读各种 IT 类书籍是一件苦差,需要在月明风清的晚上备好香茶点心,沐浴更衣,鼓足勇气才能翻开书本,而且预想的彻夜苦读经常以一夜好梦而告终——书还翻在一开始的几页,似乎字里行间都散发着不可思议的催眠魔力。 然而这本书似乎打破了这种魔咒。在翻译期间一些同样月明风清的晚上,我沉浸在阅…

《达维多维奇之墓》见证东欧社会、政治的自我毁灭|丹尼洛·契斯

东欧文学有特定的社会和政治背景,与中国有一定的相似性,这也是东欧文学受中国知识界关注的原因。有不少东欧作家被中国读者所熟知,比如米兰.昆德拉、赫塔·米勒,也有不少作品被引入。南斯拉夫作家丹尼洛.契斯倒不是那么被中国读者所熟知,但这并不影响其在文学界的地位,包括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约瑟夫·布罗茨基在内的多位作家都对他给予了…

下载《Ruby程序员修炼之道(第2版)》[美]David A. Black

这本书和其他书不一样的就是,上来直接就是面向对象,讲解类、方法、实例、变量等。然后才讲解了基本的语法,判断、循环等。中间,又花了大量篇幅讲解Ruby核心类的常见用法,最重要的,还把Ruby代码块和迭代的原理是用代码一一实现来深入讲解,这点非常赞!讲Ruby,肯定少不了元编程,在最后,花了三章的篇幅讲解了一下Ruby的元…

下载《世界因何美妙而优雅地运行》约翰·布罗克曼

1981年,我成立了一个名为“现实俱乐部”(Reality Club)的组织,试图把那些探讨后工业时代话题的人们聚集在一起。1997年,“现实俱乐部”上线,更名为Edge。 在Edge中呈现出来的观点都是经过推敲的,它们代表着诸多领域的前沿,比如进化生物学、遗传学、计算机科学、神经学、心理学、宇宙学和物理学等。从这些参…

廖超国:烦恼是提醒我们该自省和调整的机会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没有烦恼。无论你年轻还是年老,无论你是男还是女,无论你位高权重还是一介平民,无论你是哪个民族生活在哪个国家,无论你受过何种教育或者根本没读书,无论你过得富裕还是贫穷,只要你活着,就总无法摆脱烦恼。烦恼是人类特有的情感现象 ,当一个人结束了无知的幼童年代,开始有独立的生命意识时,烦恼就随之产生,并一直伴随…

尚仲敏:人们对诗人的工作表示轻蔑的理由

诗歌犹如一个大型组织,它给其中的每个成员都分配一席之地,使之按照一种整体精神进行工作。 诗歌会消失吗?这种组织有土崩瓦解的一天吗?作为诗人,我们是退缩、放弃、趋于缄默,还是继续支撑住它,使它不至于解散? 人们对诗人的工作表示轻蔑的理由是:写诗只需要一张纸、一支笔,几个键盘,以及印刷和传播。周围到处都是拒绝的耳朵,写诗似…

张充和: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

合肥张家四姐妹都是才女,其中四妹张充和更是多才多艺。王道新作《一生充和》书写张充和平凡而充盈的一生,让我们看到一位民国才女在乱世中的命运选择和艺术追求。 一个福地:青岛 王道先生用八个地标串起充和的一生,儿时的合肥、少女时期的苏州、中学时期的上海、养病时期的青岛、避难时期的昆明、抗战时期的重庆、北平时期的姻缘、美国的后…

悦读!100部经典,100句话,值得珍藏

在百部卷帙浩繁的世界名著中精心选取一句话的精华,以冀传之久远,并让人从中更加深刻地体会名著的精义。 1.神要是公然去跟人作对,那是任何人都难以对付的。 (《荷马史诗》) 2.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哈姆雷特》) 3.善良人在追求中纵然迷惘,却终将意识到有一条正途。(《浮士德》) 4.认识自己的无知是…

读诗 | 天下文章一大抄,皆因前辈绕不开

▍宿江边阁/杜甫【唐】 暝色延山径,高斋次水门。 薄云岩际宿,孤月浪中翻。 鹳鹤追飞静,豺狼得食喧。 不眠忧战伐,无力正乾坤。 陈孤翻说,上期写了一首王安石的集句诗,很多人感兴趣,尤其是对于集句、抄袭的分辨。知乎的剑影清波留言说,钱钟书先生指责王安石「每于集中做贼」,这怎么看? 我已经说过了,「天下文章一大抄,皆因前辈…

蒋勋 | 过年是件大事,有许多期许,有许多愿望

时间其实是一条永不停止的长河,无法从其中分割出一个截然的段落。我们把时间划分成日、月、年,是从自然借来某一种现象,以地球、月球、太阳或季节的循环来假设时间的段落。时间,也便俨然似乎有了起点和终点,有了行进和栖止,有了盛旺和凋零,可以供人感怀伤逝了。 “抽刀断水水更流”,在岁月的关口,明知道这关口什么也守不住,却因为这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