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 is time to remember that old wisdom our soldiers will never forget: that whether we are black or brown or white, we all bleed the same red blood of patriots, we all enjoy the same glorious freedoms, and we all salute the same great American Flag.

- Donald Trump

本站所有资源均源于网络,仅做汇总整理,不保证数据完整性。

《读者》2014年9月下(第18期)

《读者》杂志创刊于1981年1月,是甘肃人民出版社主办的一份综合类文摘杂志。原名《读者文摘》,1981年创刊时的《读者文摘》只有48页,而且是双月刊,新闻纸黑白印刷,售价三角。杂志创刊一年,发行量达到16万。

1993年3月号《读者文摘》刊登征名启事,在读者中引起强烈反响,共收到应征信十万多封。信中提到新名有:读者、读友、读者之家、谈天说地、共享等等。最后使用了《读者》一名。1993年第七期,《读者文摘》正式改名为《读者》。

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

  1924年7月的一天,天气炎热。哥伦比亚阿拉卡塔卡镇,一个小伙子出现在马尔克斯上校宽敞舒适的客厅里。这个皮肤黝黑、身材修长的小伙子,是镇邮电所新来的报务员,手里拿着一封写给马尔克斯上校的引荐信。

  举荐他的天主教神父对他说:“埃利希奥,你是个有教养的年轻人,讨人喜欢,小提琴拉得好,会写诗。你甚至会很快成为马尔克斯上校家庭中的一员,因为他有一个很俊俏的女儿。”

  埃利希奥是母亲和一名小学教师的私生子,他的母亲生他时年仅14岁。他在卡塔赫纳大学的牙医学院上过学,后因贫穷辍学。刚过20岁的他,在表兄不要早婚的劝告下,托关系成了阿拉卡塔卡镇邮电所的报务员。

  马尔克斯上校热情地接待了埃利希奥,第二天便领他与在圣玛尔塔市避暑的家人见面。在抵达圣玛尔塔市车站时,马尔克斯上校买了一只云雀交给埃利希奥,叫他送给自己的女儿路易莎。路易莎的确很漂亮,但当时她并未打动埃利希奥。

  埃利希奥的工作地点在小镇教堂后面,距马尔克斯上校家只隔几个街区。在举荐他的那位神父的帮助下,埃利希奥进入教堂的“玛利亚的女儿们”唱诗班当业余小提琴手。这个唱诗班里,有20名豆蔻年华的姑娘,路易莎也在其中。埃利希奥喜欢上了一位名叫罗莎的女孩。他经常念自己的诗给这些姑娘听,这些姑娘后来才知道,他其实是念给罗莎一个人听的。在一次庆典上,路易莎问埃利希奥什么时候和罗莎结婚,他爽快地答道:“很快。路易莎小姐,您将会是我婚礼上的伴娘。”然而,他与罗莎的结婚之日并没有到来。埃利希奥渐渐发现,罗莎并不喜欢自己。而且有意思的是,多年以后,埃利希奥曾经一往情深的罗莎,竟然成了他与路易莎的第一个儿子的第一位老师。

  不久,路易莎中毒,被父母送到玛瑙雷德尔塞萨尔村。30年后,他们的第一个儿子称这儿是“世界上最优美的村庄”,“坐落于超凡脱俗般静谧的郁郁葱葱的高原上,只有一条宽阔的街道,房屋都是一个式样”。

  一个月后,路易莎回来时,埃利希奥身穿崭新的衣服去火车站接她。这件衣服,花去了他买彩票中奖的全部奖金。“我轻轻地握了一下她的手,想和她寒暄,她没有挣脱我的手,却把我带的糖果递还给我。虽然她始终没跟我说一句话,可从她颤抖的手中,我察觉到她心里对我若有所动。”这是埃利希奥多年后的回忆。

  几天后,在一次星期日弥撒上,隔着其他人的脑袋,他们有意无意地交接着目光,目光的对视里有探询,也有期待。

  1925年3月的一个下午,在路易莎家的一棵扁桃树下,埃利希奥向路易莎吐露了自己的心迹,说自己因想她而睡不着,如今他心里没有别的女人,他要和她结婚。而且,他只给她24小时的考虑时间。

  第二天一见面,埃利希奥就迫不及待而且自信地说:“你要是不答应我,路易莎小姐,我就不等了。在许多阿拉卡塔卡姑娘眼里,我是最有竞争力的好对象。”

  “你能对我保证什么?”她耳闻过他与其他姑娘的一些事情,有些犹豫。

  “我一定要娶你,除非我死了。”

  于是,她接受了他的请求:“我也一样,如果不嫁给你,那除非是死了。不过,我父母还不想让我出嫁……”

  得知路易莎私订终身后,马尔克斯上校极其生气,不许埃利希奥登门。马尔克斯上校有充分的理由:路易莎的姐姐马加里塔死后,路易莎成了父母唯一的女儿,是马尔克斯上校的掌上明珠。除了经常发烧外,她容貌美丽、衣饰精致,是阿拉卡塔卡镇的美人。而埃利希奥呢?只是个私生子,只是小镇几千个外乡人中的一个,他的家庭不属于马尔克斯上校所属的阶层。而且,马尔克斯上校认为,女儿一向顺从,只要把自己的意见告诉女儿,她便会放弃埃利希奥。然而,他想错了。

  自从马尔克斯上校不许埃利希奥登门后,这对热恋中的情侣就设定了一个个错综复杂的暗号,以保证他们能随时随地见面和联系。无论是在教堂门口、电影院入口、玻利瓦尔广场,还是上校家附近十字路口斜对面的药铺,路易莎都能准时收到意中人的信件。不仅如此,埃利希奥还常透过一扇挂着粗麻布帘子的小窗遥望她,为她献上小提琴独奏曲,为她写诗。在托人送给路易莎的手绢上,他曾写下这样的诗句:“河边风流的兰花,夏为她宽衣,冬给她着装。别为往昔感伤,别感伤,我的梅娘。”

  路易莎的双亲越来越感觉到危险的来临,这种危险在他们看来是致命的。他们觉得,只有距离才能斩断这对年轻人炽热的恋情。马尔克斯上校和亲友取得联系后,一队骡子驮着路易莎和她的母亲出发了。要知道,马尔克斯上校的亲友们分布在沿途400公里的各个城镇上,随便哪一个亲友家都可以让她们住上一阵子,而一个小镇邮电所的报务员怎能做到这一点?

  然而,埃利希奥没有服输。他应该感谢那个时代先进的电报技术。在路易莎沿途经过的城镇邮电所报务员们的配合下,埃利希奥和路易莎能通过电报进行联系。路易莎的母亲经常感到莫名其妙,不知女儿的喜悦原因何在,直到有一天傍晚,她在客厅角落里发现了埃利希奥的画像。她马上意识到,距离并不能阻拦这对年轻人的恋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思念,反而使他们的恋情更加热烈了。甚至在她们到达圣玛尔塔市刚走下船,路易莎的母亲就发现,衣冠整齐的埃利希奥竟然正在岸边等候。

  路易莎住进了她哥哥在圣玛尔塔市的家里。圣玛尔塔市也是他们第一次相识的地方。埃利希奥每个周末都去波索大街,隔着窗户上的铁栅栏看她,劝说她最好留在圣玛尔塔市,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可以偷偷结婚。为此,路易莎找到父母的好朋友、圣玛尔塔市大教堂代理主教埃斯佩霍,求他向自己的父母说情。埃斯佩霍给马尔克斯上校写了一封长信,在信中推心置腹地说,两个年轻人十分相爱,不必干涉他们,最明智的做法是同意他们的婚事,以免发生“更大的不幸”。埃斯佩霍主教预言:“我深信他们将会非常幸福。”怀着痛苦和无奈,马尔克斯上校与妻子应允了这对年轻人的婚事。

  1926年6月11日,这对新人十分风光地结了婚。1927年,路易莎生下第一个儿子。

  1985年,他们的这个儿子发表了长篇小说《霍乱时期的爱情》。有人赞誉道,这部小说“展示了所有爱情的可能性,所有爱情的方式、表现、手段、痛苦、愉快、折磨和幸福,堪称一部充满啼哭、叹息、渴望、挫折、不幸、欢乐和极度兴奋的爱情大全”。

  这时,你该明白,他们的儿子就是我们熟知的马尔克斯,1982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在《霍乱时期的爱情》的扉页上,马尔克斯写道:“自然,此书献给梅赛德斯。”

  梅赛德斯是马尔克斯的妻子。18岁的马尔克斯第一次遇见梅赛德斯时,13岁的她刚小学毕业。据马尔克斯描述,这个有埃及血统的女孩儿,有着“尼罗河一般的娴静之美”。遇到梅赛德斯的当晚,马尔克斯便请求这位苏克雷镇药铺老板的女儿嫁给自己。此后,马尔克斯常到药铺去,用六孔箫吹奏小夜曲向她倾诉衷肠。后来的日子里,虽然聚少离多,但他始终坚信她会嫁给自己。经过13年的恋爱,两人于1958年喜结良缘。或许正因为此,马尔克斯才发出“没有比爱更艰难的事”的叹息。

百度网盘下载地址

链接:http://pan.baidu.com/s/1i3ssUYL
密码:d5e5

所有分享的资源均来源于网络公开资源,本站不保存任何数据,仅做汇总整理,不保证数据完整性。若此处无下载链接,说明分享已失效或被取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