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就是雨
读过很多书,读懂的不多,干做很多事,干好的不多。

鲁迅全集(最新修订版)

丽苑小巷二维码

鲁迅〔1881年9月25日~1936年10月19日〕,中国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原名周树人,字豫才,浙江绍兴人。出身于破落封建家庭。青年时代受进化论、尼采超人哲学和托尔斯泰博爱思想的影响。

1902年去日本留学,原在仙台医学院学医,后从事文艺工作,企图用以改变国民精神。

1905―1907年,参加革命党人的活动,发表了《摩罗诗力说》、《文化偏至论》等论文。期间曾回国奉母命结婚,夫人朱安。

1909年,与其弟周作人一起合译《域外小说集》,介绍外国文学。同年回国,先后在杭州、绍兴任教。辛亥革命后,曾任南京临时政府和北京政府教育部部员、 佥事等职,兼在北京大学、女子师范大学等校授课。

1918年5月,首次用“鲁迅”的笔名,发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狂人日记》,奠定了新文学运动的基石。五四运动前后,参加《新青年》杂志工作,成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主将。

1918年到1926年间,陆续创作出版了小说集《呐喊》、《彷徨》、论文集《坟》、散文诗集《野草》、散文集《朝花夕拾》、杂文集《热风》、《华盖集》、《华盖集续编》等专集。其中,

1921年12月发表的中篇小说《阿Q正传》,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不朽杰作。

1926年8月,因支持北京学生爱国运动,为北洋军阀政府所通缉,南下到厦门大学任中文系主任。

1927年1月,到当时的革命中心广州,在中山大学任教务主任。

1927年10月到达上海,开始与其学生许广平同居。

1929年,儿子周海婴出世。

1930年起,先后参加中国自由运动大同盟、中国左翼作家联盟和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反抗国民党政府的独裁统治和政治迫害。

从1927年到1936年,创作了历史小说集《故事新编》中的大部分作品和大量的杂文,收辑在《而已集》、《三闲集》、《二心集》、《南腔北调集》、《伪自由书》、《准风月谈》、《花边文学》、《且介亭杂文》、《且介亭杂文二编》、《且介亭杂文末编》、《集外集》和《集外集拾遗》等专集中。鲁迅的一生,对中国文化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领导、支持了“未名社”、“朝花社”等文学团体;主编了《国民新报副刊》〔乙种〕、《莽原》、《语丝》、《奔流》、《萌芽》、《译文》等文艺期刊;热忱关怀、积极培养青年作者;大力翻译外国进步文学作品和介绍国内外著名的绘画、木刻;搜集、研究、整理大量的古典文学,编著《中国小说史略》、《汉文学史纲要》,整理《嵇康集》,辑录《会稽郡故书杂录》、《古小说钩沈》、《唐宋传奇录》、《小说旧闻钞》等等。

1936年10月19日因肺结核病逝于上海,上海民众上万名自发举行公祭、送葬,葬于虹桥万国公墓。

1956年,鲁迅遗体移葬虹口公园,毛泽东为重建的鲁迅墓题字。

1938年出版《鲁迅全集》〔二十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鲁迅著译已分别编为《鲁迅全集》〔十卷〕,《鲁迅译文集》〔十卷〕,《鲁迅日记》〔二卷〕,《鲁迅书信集》,并重印鲁迅编校的古籍多种。1981年出版了《鲁迅全集》〔十六卷〕。北京、上海、绍兴、广州、厦门等地先后建立了鲁迅博物馆、纪念馆等。鲁迅的小说、散文、诗歌、杂文共数十篇〔首〕被选入中、小学语文课本。小说《祝福》、《阿Q正传》、《药》等先后被改编成电影。

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

鲁迅有一个铁屋的譬喻,他是那铁屋中醒来睁开眼看见黑茫茫一片的人。痛苦是来自于铁屋,还是来自于醒来,来自于长了一双眼睛呢。然而,对于一个人而言,铁屋是无奈何的。那就闭上眼,继续睡,他又不甘心。嵇康阮籍就是如此吧。他们生就了自由的心性,却活在那样一个乱世里,抛开这心性吗,哪我又活得是谁,活成一条走狗吗,不如任性地活自己,活一天,是一天。如此而已矣。

他们也许后悔醒来,但是已无法再睡去,他们也并不漠视小命,于是他们不希望儿子辈学样。大概如此吧。

嵇康的《幽愤诗》中有一段云:“嗈嗈鸣雁,奋翼北游,顺时而动,得意忘忧,嗟我愤叹,曾莫能俦,事与愿违,遘兹淹留。”大雁随着春来秋去,顺时而动,嵇康却不能,鲁迅也不能。大雁的春秋之时是天地之时,嵇康所处的世道又是谁作的春秋呢,鲁迅所处的世道又是谁造的铁屋呢。是天地吗。我也想顺我的天地之时啊。那人造的春秋和铁屋,我岂能顺承了它。不得已而身在其中,不甘心啊。

颜延之有诗咏嵇康,他说:“鸾翮有时铩,龙性谁能驯。”我们俗人常以生死来论存亡与成败,会觉得这句诗太高调了。这于嵇康,却是实录。这天地任来去的龙性,非但他人驯服它不得,自己也是驯服它不得的。他雅成这个样子,的确是有不得已的苦衷的。

临了又想起“嗟来之食”,那个不吃嗟来之食而活活饿死的人也有他的不得已吧。让我试着去理解他吧。

临了又想起《论语》中一则与吃饭有关的文字,如下:

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

每读此段,总觉得孔子太不近人情了。不是“民以食为天”吗。难道除去武备和食粮,人还有什么可以取信于人,并引以为自信的东西吗。难道这东西才是人成其为人的最根本的东西吗。

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又奇了怪了,道与死怎么老连在一起呢。闻道就非死不可吗。在不道的世间,我们错认了道,人道还是太不道了。闻道才是真正的活着自己呢。闻道一天,便活了一天,不曾闻道便枉活百年。闻道者为了道死于不道亦在所不惜。总不能亲手杀死自己那颗与道相适的心,以求得肉躯存活于不道的世间吧。

“朝闻道,夕死可矣。”嵇康抚琴于东市的屠刀下,何以琴心淡定。也许他曾得意地想:闻道在朝夕之间就可矣了,我闻了这些年,实在是赚过了头了,死了就死了吧。

1 Response

  1. Arataka说道:

    站长,链接失效,烦请更新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