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抒。一年将尽,只剩明月与积雪

岁暮诗 谢灵运【南朝宋】
殷忧不能寐,苦此夜难颓。
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
运往无淹物,年逝觉易催。

一年之末,正是默默总结的时候。如果此时正好赶上下雪,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除了无法捉摸的风,仿佛什么都没有,那么,这种心情就别是一番滋味了。

这就是谢灵运所谓的「明月照积雪,硕风劲且哀」。雪上的月光越明亮,越显得什么都没有;呼号的风吹得越猛烈,越觉得什么都在逝去。

于是,谢灵运的感觉便是,「运往无淹物,年逝觉易催」。

淹,就是水化的奄,奄,上面一个「大」,广大,下面一个「申」,伸展,原本是「大而有余」的意思。

所以,在一个地方住的久了,叫淹留;形容一个人知识渊博,叫淹博;样样精通,叫淹通。这也仿佛是说,多胜于少,过胜于不及,就算那些没用的东西都把自己淹没了,也肯定好过一无所有。

而谢灵运回头一看,发现一切都在流逝,连「淹物」都不曾留下一件,自然会觉得,年华逝去得实在是太轻易了。

《古诗十九首》有一句诗,「所遇无故物,焉得不速老」,与此句是同样意思。

不过,故,本有驱役之意,故物,说的不仅是旧有的事物,其中隐隐还藏着怀旧的感情。所遇无故物,也就没有任何故旧的感情,情无所申,自然使人感慨。

而光从用词上来讲,「故物」是有感情的,「淹物」是无感情的。那么,连无感情的「淹物」都没有了,就真的太干净了,只剩下不属于自己的明月和积雪,天地之间一片白茫茫,只有北方的风强劲地吹着,夹杂着许多悲哀。

可抒。一年将尽,只剩明月与积雪》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