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另一种蓝(山本文绪)

主人公苍子结婚后的第六年,她和丈夫处于分房分居的冷漠关系中,在工作单位她有一位比自己年轻的情人。而且,她和情人也正面临着分手。

苍子和情人海外旅行的归途中,因为台风的逼进,乘坐的飞机不得不降落在福冈机场。苍子决定要一个人在博多住上一晚。那天晚上,她在偶尔塔乘的地铁中,遇见了一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主人公大吃一惊。那女子的名字和自己一样,也叫苍子,甚至连记忆都和主人公完全一样。

在博多遇见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其实就是另一个自己。从前,苍子曾经和一位恋人分手了。但是,在博多遇见的她并没有和那位恋人分手,而是和他结婚了,一直生活在博多,她是另一个自己……

作者信息

山本文绪,日本当代作家。1962年生。1999年获第20届吉川英治文学新人奖,2001年获第24届直木奖。著有《蓝,另一种蓝》、《恋爱中毒》、《涡虫》等。 “爱”是流动在山本文学世界的一贯主轴,但作者往往对人们习以为常的各种形态的爱抱以极为怀疑的态度。在这怀疑背后,是作者清醒而洞彻的眼神。


译者:张苓,1995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日语专业,2001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大学日本学研究中心,获硕士学位,现在中央戏剧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译有《燕尾蝶》、《蓝,另一种蓝》、《关于莉莉周的一切》等。

相关推荐

编辑推荐
★《山本文绪作品01:蓝另一种蓝》编辑推荐:五月天阿信感动推荐,直木奖获奖者山本文绪代表作!这个世界上肯定有另一个我,做着我不敢做的事,过着我想过的生活。


★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总觉得当年如果做了不同的选择,人生一定会比现在强几百倍,因而活在无尽的悔恨中,那么,请你务必要来读一读这本小说。——彭蕙仙(台湾资深媒体人)
★如果打个比方来形容作家山本文绪的话,我觉得万花筒是非常贴切的比喻。阅读的人阅读小说的方式不同,她的小说也随之奇妙地变幻形态和色彩。这本《蓝另一种蓝》使我第一次领略到了山本文绪这种不可思议的魅力。——三桥晓(小说评论家)

★变成什么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是否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爱、是否已经找到自己真正要的是什么?“选择”只是一个机会,“身份”只是一扇窗户,你要看到什么样的自己、什么样的世界,重点是你用什么眼光检视自己的人生剧本。如果你不喜欢现在的自己,总觉得当年如果作了不同的选择,人生一定会比现在强几百倍,因而活在无尽的追恨中,那么,请你务必要来读一读这本小说。——彭蕙仙(台湾资深媒体人)

★没有另一种选择,你所有现有的选择都是对的,它就像人的情感一样,无须去假设,因为无论怎样去假设,那假设都不会成立。人有的时候真是奇怪,选择了的会后悔,放弃了的会遗憾,但是完美只能是一种理想,而不可能是一种存在。 ——猿渡静子(本书译者)

★每当我们做出了一个重大选择,另一个自己就会存活在那个被舍弃的选择里。 ——〔英〕珍妮特·温特森

相关评论

我应该是想要自己的,可是,真正能自由时,我又感到痛苦的要死。 我说不出话,盯着她的嘴角。 你认为,怎么样我才能够满足呢?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呢?我曾经打算尽自己的可能,全心全意地去爱佐佐木,却遭到他的拒绝,他又有情人,我还要努力地去爱他吗?假如努力去爱他,就能够填补冰冷而空虚的心灵吗?这样努力地去爱一个人,不成了演戏吗?难道说只要有了完美的演技,就能站上美好的人生舞台吗?


   结婚六年的佐佐木苍子,和丈夫相敬如冰,各有外遇,内心十分空虚。
   “如果当初嫁给河见,现在会过得比较幸福吧?”苍子开始后悔原来的选择,不禁向往起另一种人生。当年,她在河见和佐佐木之间左右为难。河见木讷老实,而佐佐木多金英俊。犹豫了许久,苍子嫁给了后者。
   对现有的生活厌恶到极点时,有那么一天,佐佐木苍子却在博多巧遇另一个自己──河见苍子。那是当年作了另一个选择的自己。那个苍子穿着朴素,脸上却洋溢着幸福。羡慕和嫉妒涌上佐佐木苍子的心头。她主动跟河见苍子相认,甚至突发奇想,希望跟对方交换一个月的生活,体验一下渴望已久的幸福。
   谁知两人互换生活之后,才发现现实跟期待有高山与海沟一般的落差。佐佐木苍子经常被河见拳脚相加,而河见苍子则觉得生活空虚无聊。被河见暴打一顿,佐佐木苍子狼狈地逃回东京,却发现原有的生活被河见苍子完全侵占。两个苍子开始用尽一切手段,拼命争夺身份……
   “有了过度的自由,就会寻求心灵的寄托;被人深深地爱恋,就会觉得那是种束缚。”过着平常日子的我们,大概总会有一些这样的幻想吧——当初选择了另一种生活,一切会不一样吗?
   主角佐佐木苍子完成了许多读者的心愿,引导我们乘着幻想的翅膀和对“另一种可能”的期待,暂时脱离现实,展开一段惊悚旅程,向着梦想中的幸福国度前行。然而,落到了那国度的地面上,才发现自己向往的幸福不过如此,甚至还不如原来的不幸。
   人们只能构想另一种选择的圆满与幸福,看不到其中同样存在的痛苦与无奈,就像佐佐木苍子不知道河见苍子过着随时被打的生活一样。作者叙说的不仅仅是苍子的故事,而是真实的人心,将人的自私与不知足赤裸裸地呈现出来。
   如果你正为当年的抉择后悔不已,那么好好翻一翻这本书吧,或许就不会再那么迷茫,而珍惜起眼前的时光来。
   我们常常幻想在地球的另外一端,有一个和自己极其相似的人,过着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
   玻璃房子,实木家具,睡觉的时候可以看到海和海上的月亮。
   或者,和自己喜欢却得不到的人在酒吧里一夜狂欢然后做爱,纠纠缠缠过上白马王子白雪公主般理想的生活。
   然而,它只是幻想,如果真实存在,并且让你和这个极其相似的人做交换,你得到了你想要过上的任何一种方式的生活。可是,你能得到幸福吗。这谁也说不准。
   幸福这个词汇太平凡了,几十年来我们像嚼一块烂肉一样嚼来嚼去,却少有人在自己的脸上贴一个我太幸福的标签。
   山本文绪准确的抓住了女性柔软可爱的一部分。故事的脉络也很简单。一个人在穷光蛋男朋友和富裕的求婚者之间选择了后者,她以为有了钱就可以得到一切,事实是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如果你遇到一个很有钱的人,他每天都塞给你钱花,却不和你进行任何的精神交流,你每天要靠地下情和自我的意淫过日子,这对于过了短期激情期的女性而言,确实是无法让人忍受的吧。
   于是恰好就有了和另外一个女人交换身份的机会让她回到最初的选择,和相爱的穷男友生活。可是,仅仅相爱掩盖不了没钱的生活带来的困窘以及男人逐渐累积的坏脾气。
   最近新浪微博上有一句话疯转,说你现在的任何幸或者不幸都是由最初你的一个选择决定的。
   可是仔细想想,是,当初你的逻辑思维笨的跟猪一样可是碍于可笑的骄傲还是选择了学习理工科,导致沦落到不入流的三流五流大学。这是不幸的吧。可是在这所大学里,原本显不出优秀的你显得特别的优秀,学生会主席,编辑部部长,策划晚会,和老师有更多机会交流,利用闲余时间拼命的把图书馆浏览个底朝天。毕业后你一样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所以没有一种选择要用简单地对或者错来衡量,但前提是它的的确确是你自己的选择。
   逝去的都是历史,每个人都活在当下。
   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他请求和你交换生活,你还是送给他一本《安娜卡列尼娜》或者这本《蓝另一种蓝》吧。顺便在书中夹一句话:人们的幸福大致相同,不同在于各有各的不幸。


   与许多费尽心思策马奔腾想象力的日本作家相比,山本文绪的目光一直都专注在最遥远的生活和最朴素的人心上。爱情和家庭,始终是山本文绪作品的主旋律,在成名作《恋爱中毒》中,她犀利地撕裂灰姑娘童话的假面,不管不顾地执意揭示什么是爱的真实,到了《蓝另一种蓝》中,这位现年50岁的妇人,已经开始思考爱对于生活的反面意义。 
   “你的此处很美,但你自己却浑然不知,或者根本不懂珍惜,但当别处成为此处,你又会渐渐失去当初的感觉,继而厌倦,又开始寻找新的别处,永不满足……”这是米兰·昆德拉在《生活在别处》之后发出的第一声长叹,这声长叹和山本文绪在《蓝另一种蓝》中抒发的感慨同属一个音色,那就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在《蓝另一种蓝》中,结婚六年的女主人公佐佐木仓子表面上和丈夫相敬如宾,实则却早已各有外遇,触了礁的婚姻对于女人的打击往往更大,那是因为女人的耳朵往往能听到更为空旷寂寞的空虚回响。“如果当初嫁给河见,现在会过得比较幸福吧?”仓子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不禁向往起另一种人生。当年,她在河见和佐佐木之间左右为难。河见木讷老实,而佐佐木多金英俊。犹豫了许久,仓子选择了高富帅,成为了佐佐木仓子。现在,她开始对“此处”的生活厌恶到了极点,当初没有选择的“别处”生活此时看来却是那么美艳新鲜。
   小说到这里,已经和张爱玲在1944年写下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的精髓不期而遇,如今的佐佐木仓子身份成为了墙上的那抹蚊子血,而昔日没有选择的河内仓子便高高在上遥挂着成了床前的明月光。与其说这是一个小说的桥段,倒不如勇敢地承认这是一个大多数人都有过的假设和心境,那些从未得到的和永远失去的,往往是让人最难忘的,而手中握着的,无论当初如何瑰丽,在时光的冲刷之后,也都只剩下了一层锈了迹的青黄。山本文绪叙说的不仅仅是仓子的故事,更是变幻的人心,是贪婪的人性,是对人生的一场残忍揭穿。
   这样的情节,其实总是在我们生活中一次次的反复上演,在冯小刚电影《非诚勿扰》中,香山说:“婚姻怎么选都是错,长久的婚姻是将错就错。”其实这是个万能的句式,生活怎么选都是错,美好的生活是将错就错。
   (转载自《大众日报》,作者王若馨)

下载地址

蓝,另一种蓝[山本文绪][TX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