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就是雨
读过很多书,读懂的不多,干做很多事,干好的不多。

中國十大禁書之國色天香

丽苑小巷二维码

中国十大禁书是中国民间长期流传,最具神秘色彩的十部屡遭禁毁的小说,这十部小说既大名鼎鼎,又讳莫如深,既精彩恣肆,又良莠不齐,正补传统经典文学作品之遗,属“民间珍品”之林。

就整理中国古典小说而言,一个世纪以来,无数先贤进行了大量艰苦、细致而扎实的耕耘;很多出版社在把先人的文学遗产化为有实际价值的可供普及、流传的现代出版物方面,陆陆续续做了大量有意义的工作,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为广大读者提供了许多有营养、有价值的精神食粮。在传统文化的弘扬逐步深入民间的今天,出版界在这方面的动向,更有理由引起业内外人士的高度关注。

今夫辭,寫幽思,寄離情,毋論江湖散逸,需之笑譚,即縉紳家輒藉為悅耳 目。具劂氏揭其本,懸諸五都之市,日不給應,用是作者鮮臻雲集,雕本可屈指 計哉!

養純吳子惡其雜且亂,乃大搜詞苑,得當意,次列如左者,廑廑若干篇,蓋 甚寡也,彼見遺者,豈必皆蠹魚。亡得當養純者,何哉?夫採珠者貴在明月,而 群璣非寶耳;伐南山者貴在豫章,而尺箭非材耳。是集也,夫亦群璣尺箭之不顧 而有所未暇與且也。悟真者,間舉一二示之,將神遊牝牡驪黃之外,集固已饒之 矣。匪悟真者,即累牘連篇,浩瀚充棟,渠方卻臭尋聲,不能一一領略,雖多奚 補?是以付之剞劂,名曰《國色天香》,蓋珍之也。吾知悅耳目者,舍茲其奚辭!

春宵十詠:


少年紅粉共風流,錦帳春宵戀不休;

興魄罔知來客館,狂魂疑似入仙舟。

臉紅暗染胭脂汗,面白誤污粉黛油;

一倒一顛眠不得,雞聲唱破五更秋。

其二曰:

對壘牙牀起戰戈,兩身合一暗推磨。

採花戲喋吮花髓,戀蜜狂蜂隱蜜窠。

粉汗身中乾又溫,雲鬟枕上起猶作。

此緣此樂真無比,獨步風流第一科。

其三曰:

梅花帳裡笑相從,興逸難當屢折衝。

百媚生春魂自亂,三峰剪彩骨都融。

情超楚王朝雲夢,樂過飛瓊曉露蹤。

當戀不甘纖刻斷,雞聲漫唱五更鐘。

其四曰:

二八嬌嬈冰月精,道旁不吝好風情。

花心柔軟春含露,柳骨葳蕤夜宿鶯。

枕上雲收雙困倦,夢中蝶鎖幾縱橫。

何緣天借人方便,平露為涼六七更。

其五曰:

如此風流興莫支,好花含笑雨淋漓。

心慌枕上顰西子,體倦牀中洗祿兒。

妙處不容言語狀,嬌時偏向眼眉知。

何須再道中間事,連理枝頭連理枝。

其六曰:

邸深人靜快春宵,心絮紛紛骨盡消。

花吐曾將化蕊破,柳垂復把柳枝搖。

金槍鏖戰三千陣,銀燭光臨七八嬌。

不礙兩身肌骨阻,更祛一捲去雲橋。

其七曰:

仙子嬌嬈骨肉均,芳心共醉碧羅茵。

情真既肇桃源會,妙促西施柳葉顰。

洞裡泉生方寸地,花間蝶戀一團春。

分明汝我難分辨,天賜人間吻合人。

其八曰:

花兵月陣暗交攻,久慣營城一路通。

白雪消時還有白,紅花落盡更無紅。

寸心獨曉泉流下,萬樂誰知火熱中。

信是將軍多便益,起來卻是五更鐘。

其九曰:

兩身香汗暗沾濡,陣陣春風透玉壺。

樂處疏通迎刃劍,摭機流轉走盤珠。

褥中推枕真如醉,酒後添杯爭似無。

一點花心消滅盡,文君謾訝瘦相如。

其十曰:

暗芳驅迫興難禁,洞口陽春淺復深。

綠樹帶風翻翠浪,紅花冒雨透芳心。

幾番枕上聯雙玉,寸刻闈中當萬金。

爾我謾言貪此樂,神仙到此也生淫。

相关信息

《剪燈新话》

明·正德年间禁 遭禁原因:扭曲的情欲表现

元末明初的社会大动荡,摧残、扭曲着社会中、下层男女的情欲生活。此书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禁毁小说,除摹书普罗男女的畸变离奇隐秘外,其人鬼相恋,”交合之事,一如人间”,亦成为遭禁主要原因之一。作者自己都坦陈此书”近于诲淫,藏之书笥,不欲傅出”。

《醋葫芦》

清·乾嘉年间禁 遭禁原因:婚外性行为集中描写

通篇皆为男女情事,尤以大量的婚外性关系描写令人啧舌。其间男女道德观念淡薄,无视理法,随意通奸而无羞耻感,反映了当时社会风尚的变迁,人的本能欲望得到重视,对个体生命、感官快乐的追求得到强调,是中国社会早期”婚外恋”现象的真切记载。

《品花宝鉴》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同性恋生活揭秘

中国古代小说中最富盛名的”同性恋”之作。所谓”品花”之”花”,实为”男花”。书中专写男风盛行的梨园酒楼戏馆生活,大肆宣扬”同样好色,不必分男女;好女而不好男,是好淫而非好色”等谬论,不厌其详地揭秘种种歧变性心理,将文人雅士,公子王孙与之间貌似同性相恋,实为同性相奸的丑恶状态栩栩如生地呈于纸上,是晚清中国文人津津乐道的”必读”闲书之一。

《隔簾花影》

清·康熙、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比《金瓶梅》更新奇的性模式

《金瓶梅》三种续书中最受”好评”的一种。其露骨的性描写仍一脉传承《金瓶梅》之窠臼,除继续演绎西门庆淫逸故事外,更以几个女子之间的”女同性恋”情节为特色,独具阅读价值,书中并穿插金兵入扬州奸淫妇女场面,更犯大禁,作者亦因此于康熙四年被捕入狱,书即诏令焚毁。

《国色天香》

明·万历年间禁 遭禁原因:展示各种偷香竊玉手段

本书以”乌将军”、”毛洞主”等最具勾构瓦肆特色的语言,专写市俗男女之事,是一部渲泄性、娱乐性很强的艳情小说。女主角或为思春少妇,待字闺秀,或为大家之婢,皆风情万种,可欲可人之尤物,或慕男色,或爱男才,细腻生动,可读性较强。本书作者俨然以无比艳羡的心态觊觎偷香竊玉等艳行,且拒不回避具体性行为过程,甚至屡屡以一男数女聊床作乐为情节高潮,其”色”其”香”,的确使人疑为”天国”。

《飞花艳想》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女偷男”的新香艳情节

本书所写风情,多涉淫荡,属才子佳人小说的”旁流”典型。除艳谈性经验及性感受外,还嘉偷窥他人性爱场景。与一般才子佳人小说”男偷女”定式不同,此书多写”姐偷郎”的社会新风,其他有关”采战之法”,江南选秀女造成民间男女乱配,甚至乱伦的情节,皆触 朝廷忌讳,屡屡遭查禁。

《空空幻》

清·道光年间禁 遭禁原因:压抑中的性幻想

清道光年间著名情爱小说,主要情节由丑陋男子艳羡风情所产生的”不安分”的性幻想构成。书中鄙弃世俗情爱价值,大写喜新而不厌旧的花痴型男子走马灯般更换情人,不仅先后与十女发生性爱,且同时以数女为妻妾,日日聊床大战,而女性亦纵情享乐,丫環拉小姐下水,小姐为情郎獵艳,最终姊妹、主僕、母女、闺友網常颠覆秽乱不堪,极逞性想像之奇,令人目瞪口呆。

《玉楼春》

清·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房中术、性虐待情节

本书为臭名昭著的明清淫书《巫山艳史》的翻版,其刊刻书坊啸花轩为康熙年间专刊淫书的书坊。书中主人公皆不务正业,四处拈花惹草,以道家”房中术”折磨摧残青春女性,品行极其恶劣,是封建男性歧视女性、虐待女性的一部活證。 《九尾龟》 清·同治年间禁 遭禁原因:妓院生活 以一晚清书生在新兴城市上海青楼妓馆中的荒唐生活,不厌其详地细述城市环境下男性的嫖妓心理以及花样翻新的变态行为,引起一时轰动,被同好者奉为”娼家指南”、”獵妓经典”,甚至有人持此书按图索骥,一一遍访书中各处”仙乡艳境”,模仿书中人物作派狎妓取乐,因而遭到严令毁版,自此长期处于地下传抄状态。

《红楼春梦》

清·嘉庆年间禁 遭禁原因:格调低下、色情

本书为《红楼梦》诸多续书中格调最为低下的一种。语言淫秽,情节以《红楼梦》中人物为主,但时有色情场面出现,对于少年男女间两性关系,远较《红楼梦》更为直露,一经刊出,不仅立遭禁毁,即连大批推崇《红楼梦》的文人学士,亦同声讨伐攻讦,成为一时盛事。

3 Responses

  1. ling说道:

    何以成其书?欲探究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