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食穷民》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社会

本书收录的三篇纪实文学写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到九十年代,这些文字可以看成我当时企图通过探索人们的内心世界,来描绘日本社会状况的一种尝试。

作者: [日]斋藤茂男 / 原作名: 飽食窮民 / 译者: 王晓夏

那个时代,日本社会宛如梦幻泡影一样变化无常,又像断梗浮萍一样飘忽不定,到处充斥着不安的色彩,脆弱得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化作幻影消失殆尽。然而却有一群来自绝望深渊的使者,他们昂首挺胸、趾高气扬地支配着这样一个金钱和物质泛滥的时代,仿佛在说只有精神有问题的软弱分子才会感到不安。

有人在金钱和物质面前丧失了理智,也有一些人在充斥着竞争和效率至上主义的社会体系中摸爬滚打,导致身心失衡——但是,他们都是我所深爱着的“普通人”,也是我珍贵的采访对象。

第一章“饱食穷民”写于一九八四年,主要聚焦于当时新闻报刊的社会板块所关注的贷款和债务问题。

第二章“快节奏的城市”主要揭示飞速发展的计算机化潮流给人们带来了怎样的变化。计算机这一仿佛有生命的机器会不断给社会带来各种各样的改变。虽然与这一时代的潮流唱反调本身就是一种十分愚蠢的行为,但对于我来说,这也是一个永远不会失去新鲜感的主题。

第三章“呕吐的女人”主要以拒食、过食呕吐症这一女性特有的疾病作为素材切入点,试图通过女人们的内心世界揭示出现代社会背后所隐藏的问题。

从第一章到第三章,时间跨度将近五年半。尽管在这段时间里时代始终发生着飞速的变化,但我还是有意将这三篇时代报告集于一册,好让读者通过这三个时代的断片,感受到现代社会底部所流淌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潮流。

需要说明的是,这三章内容均通过日本共同通讯社发送至各个加盟报纸连载刊登,其中第一章得到了共同通讯社社会部记者池田信雄的协助。

内容解读  · · · · · ·

日本世相系列(套装共2册):妻子们的思秋期+饱食穷民

本书记载了这样一群“饱食穷民”的故事,他们中有因自我迷失而参加心理咨询团体寻求慰籍的OL、难耐超负荷的工作节奏而人间蒸发的金融行业从业者、背负贫穷家庭期待而在东京打拼的保险销售者、为了不落人后的生活水准被贷款消费逼入窘境的夫妇……一边是超饱和、让人身心临近崩溃的工作状态,一边是同侪压力和鼓吹消费的宣传导向下的过度购买,表面的经济繁荣背后日本人的阴影,害怕竞争失败而跌入底层的恐慌和不安全感,埋藏在每个“饱食穷民”心中,也预告了即将到来的泡沫经济崩溃的危机。

第二部分描写了快速发展的工业社会作用下人的异化问题。比如,从事程序员工作的青年男女渐渐习惯于自闭的生活状态,将电脑视为爱人,在与电脑相对的“孤独”中才能获得安心感,对现实社会逐渐失去实感。“与其说是异性,不如说是植物”——一位女程序员如此评价她的异性同僚,同时她也为自己在过度理性化中逐渐失去了感受人类温情的能力而感到忧虑。另一位程序员的妻子也吐露了看似美满的家庭背后冷漠和缺少温暖的现实。报道揭示了这个机器越来越像人、人也越来越像机器的时代的深刻危机。

第三部分以因过度心理压力而患上过食呕吐症的几位女性的案例为中心,探索了现代社会消费文化下人们的心理问题。深夜家人入睡后,女主人偷偷起床,打开冰箱暴饮暴食,之后又去厕所将吃下的东西全部吐光,每个夜晚都要经历这样宛如佛教里“饿鬼地狱”般的折磨。这一症状背后是生活的高度不安造成的心理空虚、自我厌恶以及对安全感的渴求,也折射出这些家庭表面平稳关系下夫妇关系的冷漠和紧张。一些临床医生指出更深层的社会心理因素,这些女性成长期间为在学业上达成父母的期待付出极大努力,但进入理想大学后就失去目标,或者说被剥夺了进一步与异性竞争、上升的空间,在环境压力下开始寻求向社会期待的“女性化”形象转变。在此期间,一方面受到广告、媒体宣传的女性形象的影响,另一方面潜意识中又抗拒男性主导的社会,因此逐渐产生了拒食、过食等症状,甚至在潜意识中期待自己肉体的消失。这些症状正是“世纪末”精神危机的肉体化表现。

作者简介 · · · · · ·

斋藤茂男(1928—1999),日本著名记者。东京出生,毕业于庆应大学经济学部。1952年进入共同通信社,历任社会部记者、次长、编委,1988年退休。1958年获第一届日本记者会议奖。1974年因系列报道“啊,繁荣”再次获奖。1983年,因长年的新闻报道活动和作为新闻记者的高声望,获得日本记者俱乐部奖。1984年“日本的幸福”系列获日本新闻协会奖。1993年岩波书店出版其12卷著作集。

斋藤1958年因“菅生事件”的报道一举成名。他终身关心弱势群体,敢于暴露社会黑暗面。斋藤认为,“对于我们生活的这个社会的现实,光用所谓冷静客观的观察是无法准确捕捉的。记者必须越境进入弱者的状况中,只有彻底站在弱者的立场和视角上来观察世界,我们才能接近情况的本质。必须自觉‘中立、公正、客观’等常识的虚构性”。

有人曾用“生涯一记者”来形容斋藤茂男,认为他是全日本最符合新闻记者形象的人,甚至在晚年,面对犹豫是否要告知癌症实情的医生,斋藤说“新闻记者需要知道真实情况”,让医生告知实情,像新闻采访一样用本子一一记录下自己的病况、还能做多少工作、延缓病情的措施有哪些选项等。这是他失去意识倒下的5天前的事。他作为业界榜样至今依然受到许多年轻记者的仰慕和怀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