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就是雨
读过很多书,读懂的不多,干做很多事,干好的不多。

走出唯一真理观(与其说需要共识,不如说需要学会没有共识的人应该如何一起生存)【豆瓣评分9.0】

丽苑小巷二维码

读陈嘉映的文字,既有智识的快感,也常常听得见诵读,那语言的朗朗之声。不敢写读后感,尽管每一次读了之后都忍不住点一个大赞,有时竟自言自语到出声,真是好啊,用字简单素朴,平平说道理,从大到小,形而上下,过渡无痕;有时又顽皮出镜,一个落地,幽默掉整栋大厦,这个写字的人原来很好玩啊。可他确凿是那个翻译海德格尔的人,说来最晦涩的形而上,在他一说,你去看他说存在与时间,没有人用中文比他讲的更明白;他说庄子呢,他这样说:“若无风骨,所谓无所谓只是油滑而已。庄子可有一丝油滑?气之盈者,堂堂正正。”

——作家 陈希米

本书是陈嘉映先生选编自己于2007—2018年间所作演讲、访谈与评论结集。

有不同的道,从前有不同的道,现在有不同的道,将来还有不同的道。重要的问题不是找到唯一的道,而是这些不同的道之间怎样呼应,怎样交流,怎样斗争。你要是坚持说,哲学要的就是唯一的真理体系,那我不得不说,哲学已经死了。

哲学,尤其今天的哲学,不是宣教式的,不是上智向下愚宣教。我们之所求,首先不是让别人明白,而是求自己明白。

作者介绍

陈嘉映,1952年生,先后任教北京大学哲学系、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现为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特聘教授。

著有《海德格尔哲学概论》《〈存在与时间〉读本》《无法还原的象》《从感觉开始》《旅行人信札》《哲学•科学•常识》《说理》《白鸥三十载》《价值的理由》《简明语言哲学》《何为良好生活》等;译有《存在与时间》《哲学研究》《哲学中的语言学》《感觉与可感物》《哲学与伦理学的限度》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