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世界的理性选择:判断与决策心理学(第2版)Rational Choice in an Uncertain World:The Psychology of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在本书中,我们尽可能地以非技术性的方式呈现判断和决策领域的一些基础理论和研究成果。这一方式在教学中受到了学生们的欢迎,因此我们希望读者也会同样喜欢这本书。30年来,我们在卡内基梅隆大学、芝加哥大学、科罗拉多大学、俄勒冈大学、西北大学和哈佛大学向学生讲授本书内容,发现它比我们讲授的其他任何主题都更受欢迎。

撰写本书的最初动机是:我们相信,了解理性决策的原理能帮助人们提升选择的质量,从而改善其生活。本书的内容不仅有深刻的学术魅力,而且有实践价值。当然,这也是学生们发现并告诉我们的。他们完成本课程数年之后,仍然经常说,他们所学的这些内容极大改变了他们的日常生活(比知道前扣带皮层是大脑的一部分或青春期精神分裂者智力会下降有用得多)。

本书分为六个部分。第1、2章介绍了判断和决策领域的学科历史,以及判断和决策的理性模型和描述性模型。第3~7章回顾了判断领域的心理学研究。第8章则集中于我们的一些判断习惯中的正确性和理性。第9章和第10章论述了我们所知的基本价值观的起源,以及当结果几乎没有不确定性但是我们的偏好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时,我们会如何选择。第11章和第12章介绍了理性决策的重要理论——期望效用理论和一种重要的描述性心理学理论——预期理论(prospect theory,也译作“前景理论”)。第13章概览了本领域的前沿研究方向。最后一章回顾了我们讨论的主要问题和结论,并真挚地劝告读者,使其认识并享受能够生活在一个不确定的世界中。最后,附录提供了数理概率论方面的一些概念——我们正是据此分析和完成本书的。

我们会将决策中的基本理性原则与实际行为进行比较,它们存在差异,并且,这种差异并不能归咎于随机误差或错误,而是自动有意的思考过程——它能影响人们如何理解决策问题以及如何评价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总之,提纲挈领的观点是:我们的思维过程存在系统的局限性,我们回顾了大量的行为学研究,它们均验证了这一结论。

我们尝试尽可能清晰有力地陈述研究的意义。然而,毫无疑问,将来的研究很可能证明,本书中某些研究结论是错误的或有待确认的。但是我们坚持:学术研究——不是趣闻轶事,不是似是而非的信条,不是常识或日常经验——才应该是理解和评价我们决策成果的基础。虽然如此,我们仍然把趣闻轶事作为一种教学手段。在超过50年的学习和教学过程中,我们收集到的许多趣闻轶事都表明:人们关于决策的思考是如何系统性地与理性产生了偏离。

有限认知能力的观点和我们对自己聪明程度的先入之见存在冲突。尽管大部分人愿意承认,我们的潜意识(对弗洛伊德主义者而言)、“动物性”(对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主义者而言)或头脑发热的本性可能会干扰我们的推理;但是,从根本上说,思维本身是一个存在瑕疵的、有局限性的过程,这一观点会令很多人不快。此外,许多人之所以拒绝承认思维的瑕疵,是因为他们坚持:我们在地球上为万物之主宰的地位是和我们的脑力相关的,这已经被我们的技术进步和人类文明所证实。然而,这个常识性的观点在几个方面都是有问题的。

首先,尽管进化论总是被说成“最适者生存”,但其机制表述为“更适者生存”才比较确切。与其竞争者相比,在特定环境中有更高存活和繁衍概率的动物更可能把基因遗传给后代。与那些优化的物理或数学标准相比,成功的动物其实并不一定是最优的,只须比竞争者和先祖好上一点儿就足矣。即使根据特定环境的需要和生存要求来定义比较优势,即使人类的大脑确实使我们的祖先胜过相竞争的物种,那也不能证明它就是最佳的思考设备,只能证明它仅仅比别的设备稍微好一点而已。我们不妨用视觉系统和判断系统来类比说明:我们的视觉系统并没有设计成用来获取环境中最多的光学信息,它仅设计为获取正确数量的信息,以便在脑海中形成图像,并有效地实现生存繁衍的目的。

第二,我们的技术发展不能作为人类个体聪慧的证据,相反,它是人类在代际之间可交流知识的证据。如果没有从他人或者前辈中借用和继承知识,一个人无法单独创造相对论、交响乐或者氢弹。借用包含了如何识别出有用的思想,但是识别一项有价值的智力成果比创造它要容易得多。相反,当我们在生活中面临一个重要决策时,我们通常会“自以为是”地考虑自己将会选择什么行为及其可能的后果。

我们也要反对另一错误观念:决策的重要性仅仅是因为在当今世界,我们作为个体或一个种族所面临的选择极其浩瀚。诚然,我们的曾祖父母很少认真思考离婚的可能,他们那代的政治领袖也很少考虑冒着灭绝人种的危险来达成某项国际政治目标。那时的工程师也未曾被要求建造复杂的工厂来生产能源,而那些工厂可能因为一个运营者的错误决策就会毒害广阔的地区(例如,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不过,尽管我们的选择要远远多于我们的祖先,但我们的决策并不见得比他们更艰难。这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和适应必须做出决策并承担其后果。这种适应既是祝福(例如,当一个人处于最糟糕的监狱时,可能吃一点面包也会经历狂喜),又是咒诅(例如,当那些似乎已“功成名就”的人习惯了自己的富有时,就会发现自己还是处在不满足的“享乐跑步机”上)。主观性在决策中所占的权重是不少的。我们在书中介绍决策领域方面的一些新的知识,这些知识是有关理性决策的一些简要原则和导致我们做出非理性决策的认知缺陷。

现在我们来谈谈本书的格式。我们没有使用脚注,某些次级的解释和评论已被纳入正文。在大多数情况下,文本的引文页码也省略了,因为从作者的名字查找到有关材料是非常容易的。我们已经尽量使用以非技术方式来呈现论述基础问题的那些材料。当我们提到的材料在本书中的别处出现时,我们提供指向某一章中某个小节的节标题(例如,章节3.4指的是第3章内的第4小节)。

在理智上和情感上,我们对太多的同事和朋友负债累累,以至于我们不敢列出他们的名字,因为我们很可能忽略了某位重要的、值得感谢的朋友。我们的出版商,Gerard McCauley,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我们的辩护,来帮助我们穿过此书发行过程中的险滩,我们简直无法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我们也要感谢Andrew Hastie在此版本的图表编排中做出的杰出工作,还有坦普尔顿基金会(Templeton Foundation)的财政支持。

摘自本书前言(雷德·海斯蒂 & 罗宾·道斯)

作者简介

[美] 雷德•海斯蒂(Reid Hastie)毕业于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和耶鲁大学,在哈佛大学开始其学术工作,积极寻求校外研究的机会,在医院和法庭中展开关于医疗和法律决策的研究。他的研究兴趣在于认知心理学的方法和理论在判断决策方面的应用。他终生致力于现实情境中的研究,包括医疗决策、法律决策、天气预报、消费者和商业金融决策等领域。

[美]罗宾•道斯(Robyn M. Dawes)1958年获得哈佛大学哲学学士,后进入密歇根大学临床心理学系。两年后,他怀着对行为决策、社会互动和态度测量的兴趣进入了数学心理学系(1963 年获得博士),并在数学方面完成了研究生教育。1985年秋转到卡耐基梅隆大学,在社会和决策科学系担任心理学教授,他现在是Charles J. Queenan,Jr. 大学的教授。道斯发表过150 多篇论文、出版了6 部书籍。

译者简介

谢晓非

北京大学心理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心理学系硕士,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博士,研究领域为组织行为学和人力资源管理,在培训、风险决策与判断方面承担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参与王晓田博士领导的美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Division of Decision Risk and Management. Risky Choices in Social and Cultural Contexts ”。

李纾

中国科学院心理学研究所社会与工程心理学研究室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心理系硕士,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University of New South Wales)博士。研究领域为“确定、不确定及风险状态下的行为抉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