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六记(周公度译注)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看那秋风金谷,夜月乌江,阿房宫冷,铜雀台荒,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机关参透,万虑皆忘,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僵。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

从初见的怦然心动到婚后的举案齐眉;从谈诗论画到赏月弄花,平平淡淡的柴米夫妻,将清贫的日子过成了一首诗。​他们遭逢家庭变故,半生坎坷,颠沛流离,却一直相扶相依,不离不弃。

本书有着落花流水的时光散漫,庭园梦境的从容静寂,与布衣蔬食的晨光之美。笔墨之间,缠绵哀婉,真切感人。

自光绪四年(1878年)首次刊印,百年来流传海内外,至今已有两百多种版本,被誉为“晚清小红楼梦”。

沈复和芸娘至死不渝的感情,即便是跨越了百年的风霜雨露,读来依旧令人心驰神往。

林语堂说,陈芸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同样,沈复亦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顶可爱的男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