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短篇 | 《种种可能》 | 我偏爱不去问还要多久,什么时候

文/辛波斯卡 译 /胡桑

我偏爱电影。

我偏爱猫。

我偏爱瓦塔河边的橡树。

我偏爱狄更斯,胜于陀思妥耶夫斯基。

我偏爱喜欢人们,

胜于喜欢人类。

我偏爱手边放着针线,用于不时之需。

我偏爱绿色。

我偏爱不把一切,都归咎于理性。

我偏爱例外。

我偏爱及早离开。

我偏爱和医生谈点别的什么。

我偏爱线条优美的美式插画。

我偏爱写诗的荒谬,

胜于不写诗的荒谬。

就爱情而言,我偏爱毫不特殊的纪念日,

那样就可以天天庆祝。

我偏爱这样的道德家,

他们不向我做出任何承诺。

我偏爱狡黠的仁慈,

胜于使人轻信的仁慈。

我偏爱穿便装的大地。

我偏爱被征服的国度,胜于征服别国。

我偏爱有所保留。

我偏爱混乱的地狱,胜于秩序井然的地狱。

我偏爱格林童话,胜于报纸头版。

我偏爱无花的叶,胜于无叶的花。

我偏爱割掉尾巴的狗。

我偏爱明亮的眼睛,因为我的如此晦暗。

我偏爱桌子的抽屉。

我偏爱许多此处并未提及的事物。

我偏爱那些散漫的零。

胜于被编排成序的零。

我偏爱昆虫的时间,胜于星辰的时间。

我偏爱在木头敲打。

我偏爱不去问还要多久,什么时候。

我偏爱惦记着可能性。

存在自有其理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