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就是雨
读过很多书,读懂的不多,干做很多事,干好的不多。

诗选 | 一朵绝色的玫瑰从暗影中翩然而起

丽苑小巷二维码

连续两个月夜以继日加班+出差的节奏之后,静下心来写点像样的文字还真的不容易。然而不管是朝哪个方向,或只是饶个弯路又回到原点,我们终究是在一刻不停 地向前。时钟的每一声“嘀嗒”,都是你我或轻盈或沉重的脚步;每一步迈出去,沿路的景色便渐行渐远,渐渐定格成“旧园”。

▍旧园

○ 作者 / [西班牙] 胡安·拉蒙·希梅内斯        ○ 翻译 / 罗秀

我透过篱墙张望

荒芜的旧园:

仿佛一切都沉浸在

怀旧的梦中。

幽暗的树林之上,

黄昏澄澈的天空中

颤抖着,闪耀着

一颗钻石般的星辰。

从暗影深处

传来,悸动的回声

那是,被水滴亲吻时

水的叹息

…我梦呓般的视线,迷失在

小径的轻雾中:

一朵死去的花,

花瓣已了落无痕;

枯黄的枝头,

一片苍白的叶子正在凋落,

在凛冽的寒风中,

盘旋着,终又归于尘土。

…枝叶忽然摇曳,

不知是什么打破了秘境:

从那浓墨般的暗影中,

仿佛一团馥郁的烟云,

一朵绝色的玫瑰翩然而起,

黯淡飘忽的面纱后,

她那柔嫩无比的身躯

隐约可见,永恒而孤寂。

她把双眸凝视着我的眼,

又在雾中倏然遁去,沉默而悲伤,消失在

小路的尽头…

从密林深处,

传来,单调的回声

那是,被水滴亲吻时,

水的答语。

而那丛木兰花上

黄昏凝滞的天空中,

闪耀着,颤抖着

一颗眼泪般的星辰

…旧园重又陷入

忧伤的梦境,

一只夜莺,甜美而锐声地,

在深沉的寂静中啜泣。


▍后记:

译这首诗时的心情,在当天同时发布的推文里已经讲得明白——是一点点怀旧,一点点惆怅,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忧伤。

第一次接触这首诗不是读到的,而是听到的。在一个遥远的非洲小岛上,精神生活及其匮乏,有限的几本书已经被翻烂了。有一天偶然听到一个电台节目“Buzón de Poetas”(诗人信箱),除了发表一些当地年轻诗人的作品,每期都会挑一些西语诗歌名作朗诵。

那时正是我人生中最迷茫的时期,年轻、固执、内心骄傲,所以处处碰壁,遍体鳞伤。

这个节目成了我每天黄昏散步时的背景音乐,其实也并没有每次都在很认真地听,但是主持人沙哑忧伤的嗓音使我孤单的脚步显得不那么寂寞。每天散步的路线是固定的,出驻地大门右转,在法国文化中心的路口左转,一直走到海边,在温暖潮湿的风里,看看夕阳在墨蓝色海面上投下的粼粼波光。

有一天,就听到了《旧园》。

那个黄昏,那个瞬间,全世界只剩下在陌生空气里回荡的《旧园》。

突然明白,每一段生活无论如何荒芜,总有一支惊鸿般的玫瑰,带你走出这个旧园,走入下一段生活。而我当时见到的玫瑰便是那“另一个声音”,虽然带着“黯淡而飘忽的面纱”,虽然身躯“娇弱无比”,却有着永恒的力量,并促使我终于下定决心逃离了非洲。

如今我早已习惯了失败,也磨砺出了坚如磐石的心。每一段被抛诸身后的过往,都是一座静静的旧园,我会时不时地“透过篱墙张望”,也会听到“水的叹息”,看到“钻石般的星辰”,却再也不会有“忧伤的梦境”。

荐诗 / Alicia

2016 / 09 / 08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