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街: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起源》揭开尘封的档案,重述纽伦堡审判的传奇!

在今天被称为利沃夫的城市,赫希•劳特派特和拉斐尔•莱姆金,两个互不相识的人曾在同一所大学跟随同样的法学教授学习法律,根据各自的所见所闻、亲身经历以及家庭变故,劳特派特注重对个人的保护并提出了危害人类罪,将其引入《纽伦堡宪章》,最终用于给纳粹头目汉斯•弗兰克定罪;莱姆金则侧重对群体的保护,提出了灭绝种族罪,他们二人及其法律思想至今对国际司法体系影响重大并发挥着积极作用。作者在讲述他们的同时,也追溯了自己的外祖父莱昂•布赫霍尔茨在面对纳粹暴行时穿越欧洲的神秘故事。

本书以亲历“二战”的四个主要人物及其家族为切入点,从深刻的个人视角追溯了“危害人类罪”和“灭绝种族罪”的诞生过程,最终导向纽伦堡审判这一伟大结局。看似庞杂的内容架构在作者笔下却做到了完美交织,让读者既拥有小说般跌宕起伏的阅读体验,又真切感受到历史的凝重。

作者运用小说式的写作技巧,围绕着外祖父莱昂•布赫霍尔茨、“二战”时期担任波兰总督的纳粹头目汉斯•弗兰克、国际法教授赫希•劳特派特以及检察官兼律师拉斐尔•莱姆金四个主要人物展开叙述;以不着痕迹的文笔、恰到好处的表述将几个家族的故事完美地交织在一起。

荣获英国图书奖非虚构图书奖、贝利•吉福德奖非虚构图书奖、《犹太季刊》温盖特文学奖、海伊文学艺术节散文奖,被评为《卫报》年度好书、《星期日泰晤士报》十大畅销书。

入围Slightly Foxed最佳传记处女作、达夫•库珀奖决选名单、坎迪尔历史奖初选名单。桑兹以惊人的研究成果将几个家族的故事巧妙地编织到一起,这些故事在纽伦堡法庭上引起了巨大反响。没有哪部小说能与如此重要的纪实之作相提并论。

主 要 人 物

赫希·劳特派特(Hersch Lauterpacht),国际法教授,1897年8月出生在若乌凯夫小镇,1911年举家搬迁至几英里外的伦贝格市。父母是阿龙和德博拉(娘家姓为蒂尔肯科普夫),他在三个孩子中排行老二,有一个哥哥达维德和一个妹妹萨宾娜。1923年,他与拉谢尔·施泰因伯格在维也纳结婚,他们的独生子伊莱休在伦敦的克里克伍德出生。

汉斯·弗兰克(Hans Frank),律师、政府部长,1900年5月出生在卡尔斯鲁厄。他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妹妹。1925年与布里吉特(娘家姓为赫布斯特)结婚,育有两个女儿和三个儿子,最小的孩子名叫尼克拉斯。1942年8月,他在伦贝格停留了两天,发表了几场演讲。

拉斐尔·莱姆金(Rafael Lemkin),检察官兼律师,1900年6月出生在比亚韦斯托克附近的奥泽尔里斯科。父母是约瑟夫和贝拉,家中还有两个兄弟,哥哥伊莱亚斯和弟弟萨缪尔。1921年,他迁居利沃夫。他终生未婚,没有子嗣。

莱昂·布赫霍尔茨(Leon Buchholz),我的外祖父,1904年5月出生于伦贝格。父亲叫平卡斯(曾是烈酒酿造师,后来成了旅馆老板),母亲叫马尔卡(娘家姓弗莱施纳)。他是四个孩子中最小的那个,有一个哥哥埃米尔,两个姐姐古斯塔和劳拉。他于1937年与雷吉娜·“丽塔”·兰德斯在维也纳结婚,一年之后,他们的女儿露德,也就是我的母亲,在维也纳出生。

摘录(序章)

下午3时许,被告席后的木滑门开了,汉斯·弗兰克走进600号审判庭。他身穿灰色西装,与看押他的两名脸色阴沉的军警所戴的白色头盔形成强烈对比。一次次审讯已经打垮了这位粉红色脸颊、细尖鼻子、头发紧贴头皮的前阿道夫·希特勒私人律师、波兰占领区私人代表。弗兰克不再是昔日被他的朋友理查德·施特劳斯所歌颂的身材挺拔修长的部长。的确,他的精神很是恍惚,以至于进入审判庭时转错了方向,背对着法官。

那天审判庭坐满了旁听者,当中有一位来自剑桥大学的国际法教授。秃顶、戴着眼镜的赫希·劳特派特像一只浑圆的猫头鹰一样栖息在长长的木桌尽头,身边都是英国检察官队伍的杰出同事。劳特派特坐在距离弗兰克不过几英尺远的地方,身着黑色西装,正是此人最早提出在《纽伦堡宪章》中引入“危害人类罪”这一概念,用这5个字来形容发生在波兰领土上的针对400万犹太人和波兰人的谋杀。劳特派特后来成了20世纪最杰出的国际法人才和现代人权运动之父,然而他对于弗兰克的关注并不仅仅出于专业原因。弗兰克担任波兰被占领区总督的五年间,伦贝格市也被划入他的管辖范围。那里住着劳特派特的大家族,包括他的父母、他的哥哥和妹妹,以及他们的孩子。一年前审判开始时,劳特派特仍未知晓他们在汉斯·弗兰克管辖范围的命运如何。

另一个同样关注着这场审判的人,拉斐尔·莱姆金,当天没有到现场。他当时正躺在巴黎一所美国部队医院的病床上通过无线电收听判决。他曾在华沙先后做过检察官和律师,1939年战争爆发时他逃离了波兰,辗转到达美国。他作为美国检控团队的一员,与英国检控团队一起参与了这次审判工作。他把好几个公文箱千里迢迢带到了美国,每一个公文箱里都塞满了文件,包括许多由弗兰克签署的法令。在研究这些材料时,莱姆金发现了一种行为模式,并为其创造了专有名词,用来形容弗兰克可能被指控的罪行。他将这种罪行定义为“种族灭绝”。与劳特派特旨在保护个体而着重于反人类罪的研究不同的是,莱姆金更多地关注于对团体的保护。为了将灭绝种族罪纳入对弗兰克的指控中,他工作起来不知疲倦,然而在审判的最后一天,他却因病倒而无法出席。他对于弗兰克的关注同样包含了个人原因:他在利沃夫市生活了很多年,而且他的父母和弟弟被卷入了据说发生在弗兰克管辖区的罪行。

“被告汉斯·弗兰克。” 法庭庭长宣布。弗兰克很想知道自己能否活到圣诞节,因为这关系到他能否向七岁的儿子兑现刚许下的承诺,他向儿子保证一切都会好的,他会回家和他一起过节。

​作 者 介 绍

菲利普•桑兹(Philippe Sands),国际律师,伦敦大学学院法学教授,同时也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英国广播公司(BBC)世界频道的评论员。桑兹在世界各地演讲,曾在纽约大学任教,并曾任多伦多大学、墨尔本大学和索邦大学的客座教授。2003年,他被任命为英国女王的法律顾问,现居英国伦敦。著有《无法无天的世界:制定和打破全球规则》(Lawless World: Making and Breaking Global Rules)、《酷刑团队:拉姆斯菲尔德的备忘录和美国价值观的背叛》(Torture Team: Rumsfeld’s Memoand the Betrayal of American Values)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